杨汤琛|蕴藉古典美感的现代抒情诗歌:王晓波诗歌阅读札记

作者:杨汤琛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15 | 阅读: 次    

  导读:王晓波质朴而古典的抒情诗仿佛一串悠远的民谣,它从古典诗词歌赋中款款飘来,真挚而优美,既呈现了蕴含中国传统之美的诗意、诗境,又细致入微地呈现了现代个体的情感维度与噬心体验,其古典与当下、传统与现代的浑融一致使之成为古典抒情传统在现代有效转换的重要诗歌样本。

  在崇尚异质性写作,并对泥沙俱下的扩容式书写抱有普遍兴趣的当下诗坛,王晓波质朴而古典的抒情诗仿佛一串悠远的民谣,它从古典诗词歌赋中款款飘来,真挚而优美,既呈现了蕴含中国传统之美的诗意、诗境,又细致入微地呈现了现代个体的情感维度与噬心体验,其古典与当下、传统与现代的浑融一致使之成为古典抒情传统在现代有效转换的重要诗歌样本。
  罗兰·巴尔特曾说“古典时代的写作破裂了,从福楼拜到我们时代,整个文学都变成了一种语言的问题。”[1]印之当下新诗创作场域,亦然如此,如果说雪是雨的精魂,那么,语言便是诗歌的精魂,言为心声,特别对于迢述情志的抒情诗而言,语言更成为我们辨识诗人面目的重要印记。王晓波的诗歌语言醇厚、古雅,宛然夹杂有现代的情绪、旧时代的风情又兼得古诗词的中正,如《相信爱情》一诗,不但用典考究、诗词歌赋信手拈来,而且又毫不违和,诗人以融古典于笔端的丽辞典故对当代爱情进行了深情吟咏:

在空山新雨后几度怅望
在浔阳秋瑟中几分相送
隔着多少春秋 千百度 遥望
枯禅苦等中
洒落了多少唐风宋雨
佛说缘定前生  几多前尘往事
几回人闲桂花落
千百次凝眸换来今生的擦肩
浮生多变
别问  别再问
今生相遇是缘是劫
 
几度彩霞满天
几许风雨满途
撑伞默然走来
盼只盼  能与你途中遇见
相信爱情  相信未来
你我能在途中遇见
只盼与你途中遇见
  上述诗作写的婀娜多姿、跌宕有致,其中化用了王维、白居易、戴望舒等前辈的诗情诗境诗语,不仅如多宝楼台般炫目地构造了有关相思、苦恋、错过等古典爱情场景,而且在古典诗词歌赋的语言化用上体现了作者炉火纯青的功力。空山新雨直接取自王维的《山居秋暝》,本意是对隐逸之地的诗意描绘,而被诗人巧妙衔接于爱情之相思的“怅望”,古老的语言在创造性的缝合间迸发了新意,而“空”与“怅”的词语对举则让开篇之句包孕了回环无穷的意蕴;同理,第二句的“浔阳秋瑟”化用了白居易名诗《琵琶行》的首句“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诗人择取浔阳秋瑟两词, 不仅诗语由此沉淀了历史风尘而愈发古雅,而且巧妙地将千年前的送别之景与当下的情人相送进行了场景折叠,亦真亦幻、亦古亦今,时空交错间,别离因历史的厚度而更意味深长;另诸如“几回人闲桂花落”、“撑伞默然走来”等语都隐隐回响着王维的禅意、戴望舒的深情,王晓波如语言魔法师,将古今诗语进行复杂化合、变形,造就了这首深情绵邈的当代抒情杰作。

江南  多荷多莲
荷叶田田倚天碧
总是错把每朵红莲
看成伊  羞红的笑脸
又把随风的那朵白莲
看成伊  盈盈的背影
多蜻蜓 多蝴碟
又多燕子的江南
再仔细也分不清哪只是伊
好想  问一问
那飘逸的风筝
伊却缠着那根绳线不放手
            ——王晓波《江南》
  古语的化用、言辞的考究是王晓波诗歌古意盎然萦回、繁衍的特定物质,亦构筑了属于王晓波诗歌独有的古典气息与文化场域,《江南》一诗仿佛诗人将时光追溯至思无邪的上古时代,又悄然一瞥,将眼底波影投向了五四时做着青春之梦的湖畔诗人之上,千年的江南绵延至今,不仅是文人的梦乡,更是文化的故乡。

《汉字》一诗思接千载:
我的字里花飘香
我的字里见荷塘
我的字里散浮云
 
我的字里有造纸术
我的字里见北斗司南
我的字里有夸父逐日女娲补天
我的字里有愚公移山精卫填海
 
我的字里有楚河划汉界
我的字里有鼎足魏蜀吴
我的字里长江长城万里长
我的字里看见昭君出塞依恋难舍
我的字里有寒风列队兵马俑嘶鸣
我的字里番邦胡骑朝贺华夏文明
我的字里有上下五千年秦汉盛唐
 
我的字里带走一盏渔火
我的字里回头一片沧海
我的字里拥抱永远乡愁
我的字里洒落烟雨把秋水望穿
我的字里人海浮沉相思比梦长
我的字里藏着寂寞笑看清风瘦
我的字里岁月悠悠思念也悠悠
我的字里太多无奈红尘来去一场梦
我的字里不管桑田沧海停泊枫桥边
 
我的字 象形宋隶楷柳新魏
我的字 堂堂正正不屈不挠
我的字 有流云翅膀下呼啸飞逝
  汉字作为文化之根、文明之源,在诗人笔下,汉字晕染着神话的神秘,也焕发着历史的光芒,更包含了朝代兴亡、个人情长,王晓波充分调动其纵横捭阖的想象力,以连绵不绝的典故将文字的内涵与外延一一道尽;这些融古典诗词于一炉,将古典意象运用自如的诗作再现了古典抒情在现代性境遇下的美与力。
  可贵是,王晓波对于古典抒情并非一味沉溺其中,而是有所创生与发明。毕竟,古典抒情有着强大而惯性的传统,词语的择取、典故的呈现、诗意的安排都有着一套固定乃至僵化的程式,几千年的重复已经成为不断自我繁衍与复制的形态,再精美的诗作都有可能成为古典诗歌的一道幻影。正是介于对诗歌创作的警惕与现代性生存境遇的敏感,王晓波在缔造风流蕴藉的古典美感的同时,总是以反转的姿态于古典的光滑肌理上划以现代情绪的利刃,从而使得仿佛迷失于古典迷途中的诗作稳稳落脚于现代地平面,如《相信爱情》一诗,层叠出现的清词丽句不脱古典情诗的巢穴,爱而别离、求而不得,很容易让我们记忆起《诗经》的“在水伊人”“辗转反侧”、李商隐的“相见时难别亦难”,但是,诗人清醒地意识到不能在惯性的情感中滑行,因此,在倒数第三句,他喊出了充满力量与现代情绪的“相信”,决绝而重若千钧的“相信”两字不但是当下情绪的肯定,亦是对前述古典情绪的内在否定,它以倒转的方式推翻了古典情绪的重重叠叠,以简洁而有力的方式宣告了现代情感的诞生。
  曾几何,在现代新诗的论述脉络中,认为经过口语化改造、白话文引入、欧化熏陶等杂合而成的现代汉语,已是一种与文言文截然不同的语言材料,构成了与古典汉语世界相分离 的“场”,由此,古典诗词的典故抑或词句被视为老旧、落伍之物,似乎古语抑或古诗词中的语言始终与僵化、符号化等同,而对于诸多当代诗人而言,语言与意象的现代性追求成为唯一可能的方向。在这种倾向性的场域下,现代诗歌书写与古典抒情诗愈行愈远,然而,对传统的背弃也让中国新诗失去了文化血脉与独特的民族性,逐渐沦为日常生活碎片化的见证与西方他者的复制品。而王晓波对古典语言的淘洗与把握让我看到现代新诗与传统之间的有效勾连与充满生机的承续,他擅长对古语进行妥帖的变形、对古典诗境进行创造性的化用与创生,以柔和的方式在现代文学的借鉴与综合中融入了古典元素,缔造了古意盎然又洋溢着现代情感的别具一格的抒情诗歌。 
 
( 杨汤琛,文学博士,主要从事中国当代诗歌批评、晚清文化与文学研究。华南农业大学校聘教授,硕士生导师,曾在《文学评论》《当代作家评论》等刊物发表论文四十余篇,出版有《迷途的风景:微观视野下的中国现代文艺研究》等。)
 
附录;
 
王晓波2018年诗九首
 
《重阳,王维与我》
 
秋意渐浓
推窗,左手随意拧亮
寒露沾衣的月色
右手拔通微信电话,问家兄
南方以南是否明澄与暧昧依旧
雾霭冉冉升起
十七岁满襟离愁的王维在山东
近半百的我如染黄树叶在中山
思乡的孤独指数
相近与否,无人奉告
坐禅、画荷、茗茶、品乐
王维与我
相隔了1099个重阳
相隔了千山万水的路途
相隔了万紫千红的花香
此刻,一只瞌睡的蝴蝶
正扑翅惊飞
 
(原载《诗林》杂志2018年第1期)
 
《此时寂静》
 
万物之灵裸露在外的善良
笨拙、难看、微不足道
不善言辞,不习惯寒喧
 
鹰隼不闻千仞远,俯瞰着
篝火东倒西歪高原空旷无比
松针落地,雪斜吹向河床
 
愈是寒冷,会愈是孤独
此时风开始消褪冰雪的凛冽
泥土里,一点点地伸展嫩绿
 
神的气息,在黑暗中
闪烁、舞蹈、奔流
夜深深几许谁正记录此时寂静
 
(原载《诗刊》杂志2018年4月(上半月刊))
 
《沙漏》
——致洛夫
 
暮色四起
雨雾冉冉飘散
一轮皓月落在
粼粼波光的映月湖畔
游鱼揺曳着斑斓
你是随风的
一缕荷香,一闪而没
没法触摸的思绪
万象皆由心生,五蕴皆空
谁人正游向永恒
时间在瓶里滴溜溜地转
 
(原载《椰城》杂志2018年1月;美国《新大陆》诗刊2018年6月(总第166期))
 
《荡漾》
 
蝴蝶翩然在尖尖小荷上
池塘一阵荡漾
没有风  没有水流
分明听见池塘的心跳

颤动了小荷  生动了水面的
盈盈是一种
爱意  荡漾

(原载《诗刊》杂志2018年4月(上半月刊))
 
《菩萨》
 
乡间千年传说,到禅城祖庙祈福
能给五行缺水的人添福消灾
 
返乡前,母亲诚心去了一趟祖庙
添了香油请了开光佛珠

念珠至今在我手腕,已近十年
穿连念珠的绳子断了数次

每次我将这念珠串起佩戴手腕
总觉自己被一尊菩萨搀扶
 
(原载《诗选刊》杂志2018年2月上半月刊)
 
《恋》
 
思念你

    想
        中
那一声沉重感叹
成了静夜飞逝的流星
遥远的你
可有望见
 
(原载《诗潮》杂志2018年5月)
 
《传说》
 
哪年哪月 
那个桂子飘香的牵手晨曦 
那个荷香渺渺油桐伞下的午后 
那个花灯中烟火里的元宵 
那个石头记里的西厢往事 
那个死与生   又生与死 
那个打不成又解不开的结 

我是你前世的守望 
无奈却让你化成了 
石头   却望不到头 
盼不了 
望不见 
在江边守望千年的一个传说 

你是我无心却相遇 
无缘 
却千里寻觅 
望得见 
盼不了 
化蝶双飞的前尘往事 

刹那的思绪如电闪 
现世的我 
惊疑前世 
一个个遥远的爱情传说
 
(原载《诗选刊》杂志2018年2月上半月刊)
 
 
《我叫你梅或者荷》

无需要太多 期盼相逢
纵使千里独行跨万水越千山
纵然旅途  千里封冰万里雪飘  盼只盼
遇见一名叫梅或者荷的女子

无需要太多  祈盼相逢
不惧畏独行千里险阻满途
不畏惧万里无路  觅前路
心中有光  定能看见光亮  盼只盼
遇见一名叫梅或者荷的女子

她有梅的不畏苦寒有荷般高洁清芳
 
(原载《诗选刊》杂志2018年2月上半月刊)
 
《狮城》
 
你听,点点星光
在歌唱着真善的暖
望海,望向星海
此刻与你站于窗前
远眺无垠太空
星星在心中无尽无远
 
曾经有你,因此有我
并肩而行的你我
在狮城,和风拥抱着心爱
请不要问街角的胡姬花
请不要问河口的鱼尾狮
请不要问绚丽的18棵天空树
一场关于星月的恋爱预告
我和你几时再见
 
(以上原载《诗林》杂志2018年第1期)
 
《六月天》
 
我把一月的天空打扫干净 
期待二月
飘落足够的寒冷雨雪
你我的梅   不羨春暖   傲雪而立
待到三月莺歌燕舞
这个季节万象更新   心存感恩
望着雨落大地  雨洒庭院
你虽沉默   笑而不言
转眼却已是人间四月天
清晨黄昏吹着风的软
飞花散似烟    
你我牵手走进晴朗五月天
一说到六月
便想到海天广阔  万里相牵
拔开浮云  随缘即安
 
(原载《诗选刊》杂志2018年2月上半月刊)


(王晓波,1968年出生于广东廉江,中山市诗歌学会主席、中山市作家协会第四届副主席、《香山诗刊》主编。著有《骑着月亮飞行》《雨殇》《银色的月光下》《生命·情感》;其诗学评论《吹掉泡沫 还诗歌以亮丽》(载《人民日报》2002年6月11日)和《不敢苟同的错误诗学》(载《作品与争鸣》2003年7月)曾受到广泛关注;有作品载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诗刊》等刊物;有作品被《青年文摘》《意林》《诗选刊》等刊物选载;有作品入选《中国诗歌选》《中国诗歌年度选》《天天诗历》等多种选本。)
 
[1]  罗兰·巴尔特:《写作的零度》,《符号学原理》,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8 年版,第 65 页。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