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献东:《一部农民工的精神史诗》

——评郭栋超长诗《盛宴》

作者:赵献东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24 | 阅读: 次    

  导读:作者系中共许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诗以说情,诗以言志,诗以抒怀。不敢轻易言诗,总怕对不住心中的那份期待,今天漫天风影,盘腿而坐,品读老朋友郭栋超的诗作《盛宴》,心中竟有久违了的欣喜。读诗如同与栋超契谈,嚼人生百味,聊家国情怀,汹涌的思绪,如阳光般灿烂。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变化的不止高楼大厦,更是一代人的心境。家乡巨变、奔波迁徙、身份转换、情绪焦虑,乡土与都市、贫穷与富有、纯真与狂热、传统与现代,如何在快速变迁的时代洪流中,找到自己的心灵原乡,守护自己的精神家园,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多少人都沉默着。没想到,诗人郭栋超把目光聚焦于农民工这个恐怕最能记录三十年沧桑巨变的特殊群体,用“农民工,特殊的称呼,大写的人。”作为其新诗《盛宴》的主题。这普普通通的十二个字组成了一句发人深省的话,当代社会发展中独有的、有着特殊称呼的农民工和大写的人联系在了一起!一遍又一遍诵读《盛宴》,诗人用如椽之笔借助于出走、谋生、闯关、风景、身份、庄园、异域和盛宴这九个即循序渐进,又环环相连的章节,勾勒出了属于当代农民工的精神史诗。而诗中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章对我们来说,饱含着滚烫滚烫的深情和厚意,又何尝不是一场荡气回肠、感人肺腑的精神盛宴呢?
  诗歌,是酝酿在心头浓郁到不能再浓郁、不悱不发、不吐不快的情感,体现着诗人对时代的观察、对世事的理解、对人生的感悟。“西行的火车,爬过黄河/大雁塔,古城墙,晃动着/远了,远了/阳光,羌笛无音。”。诗人在第一章用一组镜头记录了一群来自中原、来自颍河边的农民工舍子别母、背井离乡的画面。面对吐鲁番的热浪、黄土的瓦屋、圆顶的帐篷,他们热情地呼喊:“偌大的城呀,让我干活吧/俺是闲不住的人呀/一天不流汗,心慌,憋屈。”毫不矫作,豪不夸张,典型的、朴实的、原生态的语言被栋超原封不动地搬进了诗里!每当读到这段话,就会有一种亲切之感扑面而来,眼前立刻浮现出中原大地上那熟悉的身影,憨厚的笑容。栋超的诗用中国农民最质朴的话语,让人们想起了祖祖辈辈那诚恳的面孔!
  琢句练字,贵在新而美,奇而妙。而栋超却别出心裁,不落窠臼!他很“吝啬”!没有给本诗的主角,他心中最爱、最敬佩的农民工一个优美的词语和一句华丽的语言,也没有用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词汇,只用平淡无奇、波澜不惊的白描手法向我们展示了中原汉子的坚强。滚石戈壁不苦,百米高架不怕,水泥裹手不疼,雪山沟坡不滑。但“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铁人也想家!此刻的诗人不但“吝啬”,而且表现的很冷漠。他惜字如金,在主人公的感情描写上不提思乡,也不说想家。那看似不经意、偶尔提起的萝卜菜、土豆香,奶奶的星月和家乡的柴垛,又哪一处不隐着情,藏着思呢?海面之所以平是因为水之深,表面之所以静是因为爱之切!原来诗人以其深厚的遣词造句、谋局布篇之力,蛇灰蚓线地描绘了于无言时胜有声,于无思处断人肠的意境!
  栋超也是我们中原的一名铁血男儿,他有的作品确实气势磅礴,豪放洒脱,但《盛宴》不是。《盛宴》既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脱俗之美,又有"低眉信手续续弹,诉尽心中无限事"的细腻之妙。“别在球场上找了/音哑了,无人应/合欢树,浓荫/回宿舍吧,姐姐/只是那不是个真家/翻遍所有的衣兜/寄回所有的钱/姐姐泪水汪汪/儿呀,你是否记起过娘亲/娘亲,梦里牵着你的手/爬上山峦/山顶野花芬芳/笑醒又拭泪/惹阿姨们也抽抽搭搭/耸着肩,湿了衣衫。” “找、翻、寄、梦、牵、爬、笑、拭、耸”,这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小女人动作竟被诗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艺高人胆大的栋超凭着自己熟练驾驭文字的功底把这些词不加修饰地放在了一起,于是,苍白的文字马上有了生气、有了灵性、有了感情。外出务工女人思儿、想儿、念儿,梦儿的殷殷之情、凄楚之态跃然纸上。
  当今,很多描写弱势群体的诗歌都给人凄凄惨惨、悲悲切切的感觉,而栋超的诗却没有。《盛宴》在触动我们灵魂深处的同时,更多的是给予我们孜孜前行的力量。当含辛茹苦干了一年的农民工没要回工钱时,他们实诚地说:“走吧,局长/除夕了,鞭炮炸响/节后又是一个花草繁盛的春日。”“中原人,实诚”。一句“节后又是一个花草繁盛的春日。” 把中原人的豁达、乐观、顽强不屈、不折不挠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农民工们在南水北调的工地上,没日没夜、无怨无悔地干着,面对孩子因为身份原因不能在城里上学时,他们不吵、不闹、也不怨,而是从心底里挤出:“牵上城里草喂大的羊/走!走!走/再不听城管的吆喝/再不受城里孩的嘲戏/羊儿,走,走,走/抠一点泥土放嘴里/家乡的味道甜丝丝着舌尖/立春了,天还是冷/老祖宗雕塑般的桥头等着/北风呼啸/残雪扑棱棱在车道上滚/滚着,滚着/手就摸着了门头/摸着了门头/就该跳那个龙门。”诗人准确、传神地用了一个果断的“走”字写出了农民工的豪爽和骨气!我们是农民工,我们更是中原人,我们有颍水的胸怀、星火的热情、钢铁的脊梁和雄鹰的志向!我们不认输、不甘心、也不认命,我们要跳过那个龙门,住进那座庄园,去看看异域的蓝天!
  初读《盛宴》,如尝一盏清茶,愈尝愈甘,唇齿留香!再读《盛宴》,如饮一杯陈酒,愈饮愈醇,酣畅淋漓!而细品《盛宴》,则如沐春风,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从第一章农民工的携梦出行到第九章老祖宗的喜丧盛宴,诗歌戛然而止,而诗终情不散,歌尽意更长。诗人说《盛宴》是一首诗,而我觉得它对农民工来说一部史,对于我们来说更是一场精神盛宴。而人生的盛宴也无非那么几场:不谙世事的满月宴、踌躇满志的成人宴、甜蜜幸福的新婚宴和生离死别的丧宴。生活中所有的荣辱与兴衰、痛苦与欢乐,终将是我们跌宕起伏的生命乐章中的一个个小音符,它们无法改变我们人生蓬勃向上、积极向前的主旋律,我们在栋超创作的精神盛宴中找到共鸣、认同和慰籍,一路高歌,向着属于自己的人生盛宴!
 
  

郭栋超:《盛宴》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