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这颗“道钉”不安分

——黄开建《铁路工人的祖国(组诗)》读后

2022-03-16 16:57:36 作者:曾祥书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曾祥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国家二级编剧。著有报告文学集《万里家风万里扬》《中华第二国门的守卫者》等,话剧剧本《守水人的故事》《国旗卫士》,出版文学作品9部。散文《叩拜塔里木河》获第六届冰心散文奖,《母亲的肤色》获徐霞客散文奖等多种奖项。

  在充满艰辛苦涩的漫漫文学路上,有这样一位坚毅、执著的铁路工人,在坎坷的人生旅途中,把文学作为精神寄托、追求、梦想。在漫漫长夜向稿纸倾诉。在低矮小屋与书本对话;面对着岁月的蹉跎、都市的繁华,他没有痴迷、淡然,更没有怨恨命运多舛。而是以一颗甘于平凡却不甘在平凡中溃败的积极心态挑战文学,先后创作出版多部小说,影视剧本,被业界称为当下最富有潜质、最有实力的作家。

  从小就不安分的黄开建,也曾有过当演员走上荧屏的理想,有着当宇航员遨游太空的愿望。然而,当命运的罗盘将青春的一叶小舟指向那无言的铁路时,他找到了生命的乐趣,找到了人生的诗章。于是,那两条伸向远方的平行铁轨,在承载他身躯、命运的同时也承载着他诗性的灵光。尽管铁路工人的工作很忙、很忙,但他那双拥抱诗歌的手臂没有疲惫,有的是那风舞秀发的才情弹拔着道钉的乐章:

  一颗钉子\一颗坚强的钉子\默默地一动不动\任凭暴雨无情地冲过\铁轮疯狂地辗过\生命的本质\赋予了她优质的品格……我常想一块铁变成钉子的过程\不也正是一位位铁路工人\自我完善的人生吗\历经锤轧火炼\去杂质取精华\生命在一次升腾过后\便是默默地坚守自己的岗位\直至结束生命。

  ——《道钉》

  在诗人直观的印记里,道钉是瘦弱的,而这并不显眼且身躯瘦弱的道钉却背负着沉重的使命,将平凡和伟大连在一起。平凡到宁可让自己后悔,也不给别人留下任何遗憾。伟大到即使终老还能化作一湾染红岁月的钢水。与其说,这是黄开建哀泪笑洒写就的诗篇,倒不如说,这是他发自内心深处的吐纳,当过道口看守员的他,铆入枕木的道钉已嵌入他的骨骼、溶入他的血液。他听过太多的列车嘶鸣,看过太多的信号灯闪烁,习惯了太多的黑夜。故他对道钉有着与常人不一般的感悟。在他的另一首《铁路恋歌》中,这种感悟更加深邃、更加立体:

  一根根绵延无尽的钢轨\一道道长长远去的电网\在祖国铺满钢轨的土地上\信号灯如那东方升起的太阳和月亮……\悠悠汽笛高歌\闪闪汗珠流淌\一朵朵无名花盛开的路基旁\复兴奔腾的高铁\将我们铁路工人的歌声\带向祖国的四面八方。

  与《道钉》的写作风格不同的是,在这里,诗人没有探究钢轨的自然属性?也没有诘问通往人们幸福旅途的钢轨承担着什么样的安全责任?而是用“绵延无尽的钢轨”、“升起的太阳和月亮”等柔美句式作为诗中的意象,在赋予钢轨灵魂、人性、人情的同时揭示钢轨的生命本真,从而歌咏广大铁路工人为国为民的博大情怀和坚不可催的精神力量,较好地达到了融情于景、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

  无疑,诗歌创作过程是一个观察、感受、酝酿、表达的过程,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造过程。当人们迈进高铁时代时,道钉光荣下岗,而钢轨的生命仍然忍辱负重,车轮的使命仍然呈现倔强的身影。对此,诗人没有书写一生都不曾站立的钢轨就是生命的年轮,也没有直白表述铁路工人的奉献、真诚,而是用一朵朵盛开在路基旁的无名花朵遥寄铁路工人的心愿:“将我们的歌声,带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对此,我视它为借景抒情、直抒胸臆的情感表达。

  北京是共和国的首都,是诗人学习、生活、工作之地,在这个给他无限温暖、神往的第二故乡,他有理由为其为其书写、为其歌唱:

  让无情的钢轨拉长你我分别的距离\让痛苦的思念化作心中隐藏的秘密\北京啊,我在歌声中抓着你的名字一遍遍呼喊你\北京啊,让我们一起搭上这列开往首都的高铁\让你我两颗狂跳的心\去迎接那春夜里渐渐苏醒的黎明。

  ——《开往首都的高铁》

  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是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志。从“绿皮车”到“动车组”,从蒸汽时代到高铁时代,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营业里程2.18万公里到现在的14万公里,中国铁路人在追梦时代为人民幸福铸就了辉煌的篇章。

  当中国已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时,诗人没有过度地渲染它的神奇,也没有高大全、红光亮式地高喊中国高铁的崇高,而是把探寻的视角定位在“苏醒”的创作立意中,使诗眼的内涵更加意味深长,引人遐想,极富艺术魅力。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诗人心中的雅克·拉康镜像。如果从雅克·拉康镜像理论对《开往首都的高铁》进行分析,不难看出诗人在自我建构的精神世界里,形成了独属自己的创作个性、诗歌风格。

  在诗人诗性的镜像里,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50余年建都史的北京苏醒了,苏醒的是帝都的黎明,每当他轻揉腥松的眼睛,眺望宛如长龙飞腾的高铁时,思绪伊是古城的风景。如画的古城中,因高铁这个新成员的加入焕发出诗画般的意境。又因高铁涌动的经济效益,再次闪烁着华夏文明。再次交融人与自然的和谐,再次鸣响时代的回声。当媒体言及《开往首都的高铁》的创作主旨时,黄开建曾这样表述:“当悠扬的汽笛萦绕在古城的晨露时,诗意便随着时代前行的步履而起,我们有幸赶上这个富强繁荣的时代,我有幸拥有铁路工人才能读懂的风景,惟一的心愿是为中华而歌,为中国高铁而歌。对此,我很荣幸。”

  我生有幸生华夏,来世还做中国人,作为改革开放的随行者,作为中国铁路飞速发展的见证人,诗人在《铁路工人的祖国》的章节中,从铁路工人日常生活中寻觅诗意,提炼诗情、不事雕琢,写得十分朴实、自然。且哲理丰富,读后耐人寻味:

  ……我的祖国\现如今作为一名铁路员工的我\我想和无限延伸的钢轨一起拥抱我的祖国\我想和流汗的车轮一起亲吻我的祖国\我想和奔驰在祖国广褒大地上的复兴号\一起热爱我的祖国\\我的祖国呀\静静站在天地间的一个角落\我只是垫在铁道下的一枚石子\虽然卑微虽然弱小\但我也要像奔驰的高铁一样高歌\祖国——\我爱你呀我伟大的祖国。

  应该说来,此诗在借鉴前苏联诗人沃兹涅先斯基《戈雅》中的圆周句式的基础上略有创新,所谓圆周句式,即把十分完整的语言单位的几个部分按圆周形进行连接排列,组成意义、音调两方面的整体,是诗歌创作常用的一种艺术手段,一种修辞方法。

  在《铁路工人的祖国》中,诗人叙述的是“我”与祖国的关系,其圆周句式的运用在一种程度上增加了挚爱的深度。开头两句是我对祖国母亲的眷恋,接着表明身份:“作为一名铁路员工的我,我想和无限延伸的钢轨一起拥抱我的祖国。”在这里,诗人借用“钢轨”作意象,给人以深思沉重之感;用“拥抱”、“亲吻”、“热爱”等词汇凸显情感的递进,显示出诗人委婉幽深、柔美隽永的抒情个性。然后“我的祖国”主词复现,泻于笔端。读后不仅意犹未尽也极大的彰显了诗人驾驭文体、语言的强大艺术功力。

  综观黄开建《铁路工人的祖国》,我视它为一组熔铸诗人哲思、充满激情、有着丰赡意象的力作,我视它为意境宏阔充满时代精神、弘扬主旋律、赞美劳动者的美丽诗篇。是诗、是史、是风、是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