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歌大展:北晢

作者:北晢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27 | 阅读: 次    

  导读:北晢,原名王波,90后。生于秋日,荒诞诗学探索者,柏舟诗派成员。主张诗与史要抵达思之旷野,人类在背离神的路上逐渐地远离盐和光,我们所做的就是要回归神性,用所默示的言语与父重新通连。著有诗集《七日》,现居兰州。

1207_1.jpg
临夏姑娘

在这流尽的黄昏
谁在远眺
谁手持青铜铁器
或是掌一碗汪洋之水,奔走于长空
谁双眼含泪淹没众生
或远山,或楼宇,或是罪恶
大夏河流淌乳液以及十万支孤独
十万支黎明之火。熄灭
是谁夜夜饮取
是谁夜半歌声,和你
这夜天子的脚下

唏嘘呢喃,虚度时光
虚度

北望祁连

我用这里灰色土地
埋葬你琥珀色胴体,琥珀的眼
祁连山子女
丰乳肥臀 ,牛羊尽失
山麓门户紧锁
望,一匹受惊的野马
杀入雪域草场
引,群雄逐鹿、母性蔓延
十万只公牛,尖角相向
十万只野马,野地交合
十万只黎民苍生,祈祷
护我祁连
白云覆雪,倾于西陲
白云覆雪,山河撼

苦水诗话

冰冻的河流是一匹白马奔跑
劈开河谷
劈开早收的谷米和家畜
老妇人掩埋孙女
老者溺亡于深井
将死之人,农耕于田亩,荒芜
暖冬,日子正长
白发者送黑发人,一路哭爹喊娘
这是苦水,一段可以被忽略的历史

关于父亲寥寥几笔

1
月亮,抖落了风尘
入梦
正好父亲也在赶路
长长的梦里
桌面崎岖
车马劳顿

2
冬日,疼痛愈佳
如果一只乌鸦从檐口跌落
必有一片羽毛飘浮
长长的天空里静待春天

3
他活着时话少
死后,除了梦里两年前大吵过一次
往后岁月,我知道月光惨白
村子荒凉
我俩要么不说话
要么疲于奔命

4
后来,有关
温暖的词汇
尖锐的词汇
我俩整整隔了一个青春

5
一场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面貌
医院,药片,疼痛,还有懒散
知耻而后勇是后话
中间四年,终是无力偿还

6

他帮我算过命
女巫说:我是战马投胎,将帅之才
恰巧,周岁生日我抓阄抓了一只钢笔
恰巧,他留给我唯一的书是《孙子兵法》
恰巧,我随了他的性,习得武艺
恰巧
至今,我一直相信
至今,我一直痛恨阻挡我成为将帅的人或事


七月讣告

故乡的大地传来撕裂的孤独
麦穗金黄,晚霞彤红
流亡的人,在七分贫瘠之地
拾荒,四季轮回或是岁月横亘
白杨葱郁,幼燕寻乳
生锈的镰刀刻成母亲劳累的身形
经纬纵横,麦垄之西等待故人归
苦水驿的城门已经沉睡千年
月光下收割后麦地空空旷旷
如鸽子的惨白腹部飞翔
故人,你何时归,青黄龙已被斩首
六百多年前荒诞的预言已经死亡
车前草的尾巴漫芜长山岭之东
你坐在空旷的麦地啃噬着麦茬
月光如你,如我,如母亲
川流不息  川流不息

聚会
              ――致兄弟
夜色隆起酒杯
从远方来,昏暗灯光里
我们,推杯换盏

沦落的年纪,房子,车子,爱情
这光里,异乡沦为他乡
未来,盐粒稀释泪水

杯外,雨水不断落入水中
喝下这酒
走,兄弟
走进水里,这光也是水

爱人

秋日街上,万物都选择死亡
除了兽,叫嚣
枯木,风,等掠过尖锐的光

疾病,十万火急地烧死根茎
秋日巨大幕布上
登三轮的女人和她的红薯一样,臃肿

而爱人啊,我已耗尽精血
拥挤的街上,阳光打落一日的种子
地上便已改朝换代

妹,风已吹淡了日落

妹,而风已吹淡了落日
你口中的爱情
已经不是盐颗熔化的骨骼

辗转反侧
依偎着黑夜的你
而口中的月光早已斑驳陆离

妹啊,爱情巨大的海沟
不再需要大海 
而大海永远也只是大海

母亲

天黑,你想着家
大水漫至麦野
你一滴粮食也未借来

水啊,千杯交错
猛灌生活墙

老茧刀子般尖锐
却始终迟钝

十一月的雪就要落下
月啊,黑铁一样发烫
十一月的母亲终是不来

父亲

你举灯而来
十一月的火
尸横遍野

谎言安抚谎言
唯独的,你没有撞开我的门
梦呵,白白浪费

绳子绑着自己的脖子
在深海里打结
命运从此纠缠

十一月的雾
河上来,村庄弥漫
爱人啊,相拥

十一月的,我们纷纷离去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