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歌大展:王俩合

作者:王俩合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27 | 阅读: 次    

  导读:王俩合(回族),笔名远方,1994年出生于甘肃天水,现工作西藏阿里。作品见于《诗歌周刊》,《中国首部90后诗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中国诗歌大观•365人选》(2014,2015卷),《贵州作家网精品选》(2014卷),《中国诗人生日大典》(2016.2017卷),《威宁诗刊》,《月亮诗刊》,《青年文星》,《温度》,《关山文艺》等,获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甘肃文学网《网络诗刊》第三期“三等奖”,2015年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优秀奖,首届

寻找那朵丁香花
 
时常含着泪水
独自在雨中沉思悲伤
缓缓走进一段深巷
听惯了雨打伞的默情
也看淡了尘与雨的缠绵
偶尔大喊几声
却不见归来的回音
 
巷子很长很长
我用一生也走不完
风中的青草味
是否
也该夹着丁香花的笑容
 
 
残骸
 
西北风过后
收获被遗忘在无垠的山岗
我静静诉听稻子弯腰的故事
于是,熟悉了一个人的模样
 
抓一把黄土
慢慢净化丑陋的躯体
把熟知的信仰背满死亡的口袋
人们都很匆忙
遗忘注定是我们的本性
 
看着祖祖辈辈,用白布裹入土中
最伟大的葬礼便开始
我走在路上
脚却跨在悬崖的两个世界
 
一弯新月
 
白天刚刚谢幕
黑夜掌管了太阳的皇冠
每次新生成为痛苦的经营
离别土地,久违了苍老的麦穗
离别蓝天
离别祖辈的坟头
一弯新月,一把刀
从此两重天
 
 
雨夜
 
这个夜晚注定是无眠的
正如想起生与死
雨一直泣泣不停
每一滴浸透我的躯体
每一滴都如烈火深深烙进灵魂
 
爷爷是位医生,又是农民
而父亲一直坚守着最初的信仰
对于岁月,他们比门前大山更憨厚
每一次痛的经历
我都喝下比黄连更苦的人生
 
去年的麦子割了一茬又一茬
今年,别人家的又绿了
大山荒了
到处野草丛生
以后,注定铁犁生锈
 
祖辈的墓堆越来越多,越来越熟悉
新生的面孔总是陌生而又遥远
终有一天,我占满鲜血的躯体将化成白骨
与之碰撞
 
遗忘了半个世纪
 
提起笔儿
遗忘了半个世纪
思绪是个断乳的孩子
渐渐失去爱的襁褓
 
铺开纸章
我的田园荒草丛生
湮没懒惰的躯体
不要以活着的名义,口是心非
 
我要把躯体一点一点填实
等待灵魂的又一次净礼
趁现在开垦土地
把一粒粒麦子洒向春天的裂痕
 
因为,饥饿的人不会背叛它
 
仰望天空
 
抬起头
常常在想每一片飘过的云衣
时薄时厚
时散时聚
多少的风风雨雨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遗忘了童真的梦
 
我错过了秋归的大雁
是否把期盼交给白云
带给我一丝惊喜
一片云散去
另一片又会填忘的色彩斑斓
 
拼命的找了一遍又一遍
却带给我雾霾
也许是枯萎了虚伪的心
才能更好的去消毒
太阳是我的歌
我愿用诗一生谱写胜利
 
急诊科感想
 
寂静刚拉上窗户
鸟儿嘶鸣起葬礼的哭泣
山岗上的一草一木早被遗忘
此刻,疼痛接踵而来

每次汽鸣发出嚎叫
我们与造物主彼此擦肩
一秒钟,一个世界
一番热血,一个涌动的奇迹
心跳—呼吸—血压,走在边缘的路上
第一声哭啼,死亡没有了新生的苍穹

每次日落
穿过茫茫十字路口
我的呼吸都变得窘迫
匆忙抛弃了疲惫的外套
一条不归路把躯体戳穿两截
只剩下不起眼的微笑燃烧着古老的余晖
 
 
遗忘
 
夕阳刚落下比生命更精彩的演出
而死亡的脚步从未停止
永远年轻
 
种子未发芽
花未开放却早已夭折
忙碌像镰刀磨平一茬一茬麦子
空旷中无人问津
 
曼陀罗把黑夜的王冠高挂枝头诉说胜利
往事掠过,永远没有了青春
相反,这个夜晚无限漫长
无数个明天后都会遗忘
 
秋天,瘦了
 
昨晚经历太多的痛苦
叶子从绿到黄可以做炭火
果子腐败在荒野
我的内心可以听见撕碎的呻吟
 
远方有一个叫远方的要去远方
他瘦骨嶙峋
行囊装的比自己还重
 
我拥抱温暖的心房
和太阳的王冠
祈祷生老病死
祈祷没有悲欢离合
 
花草比枯萎更枯萎
人比憔悴更憔悴
这个秋天,瘦了
 

桂花情
 
秋天
造物主把沧桑赋予大地
你却带着神圣使命
用体香浸痛我的心脏
 
你是南国的楚子
在梦中相约
于是我许下全部诺言
等待在迢迢千里之外
 
爱情老了
时间来不及等待
风吹来时
收获的日子不远了

春风
 
置身春的海洋
把脚步放的很轻很轻
深呼吸
每一秒都是火热的跳动
 
清风徐来
染白少年的发梢
那一刻
我已不再有懵懂的心房

风起了
 
1
风起了
在昨日的肆无忌惮中
每一片叶子
每一朵花
却在枝头苦苦挣扎
2
我早早的关闭了窗户
重复着昨日的梦
然而
青春就被一分一秒挥霍
3
风起了
沙尘暴也跟随而来
我却闻不到黄土的味道
于是心慌了
4
风啊
故乡的杏花已吹落一筐又一筐
毕竟
六七月份承载了许多梦
5
我错把岁月当做玩伴
却不知丢了儿时的梦
现在
我愿甘受惩罚
黑夜是我的祭日
黎明将是我的新生

 
耕耘
春天是个喜悦的日子
太阳把光明挂在枝头
挂在破旧的屋檐
柳条卖弄纤腰
燕子筑起新巢
 
你听,那远处山在蠕动
你看,那黄牛驮起铁犁
 
我笨重的躯体布满罪恶,迷失了方向
骨骼僵硬   肌肉麻木
笔儿迷失了纸张
没有语言
没有华丽的诗句
 
灵魂的摆渡人,给我一条永恒的生路
切开肌肉—血管—骨骼
把干瘪的种子洒进去
生根发芽

秋天就可以丰收万千头颅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