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诗歌大展:王子军

作者:王子军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08 22:49:31 | 阅读: 次    

  导读:王子军,大理祥云人,汉族,1997年出生,现就读于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酷爱读书与写作,作品散见于《作家导刊》、《诗客微刊》等文学期刊和各大口语诗公众号。

 


诗评:
子军的口语诗可以用"毒"来形容,比较讽刺和犀利因为受于坚和伊沙为代表的口语诗的影响。所以这位后新生代诗人,一直想在口语诗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虽然他年纪还小但是他的诗歌思想的确让人在会心一笑后留下的更多的是让人所深思的社会现象。所以我也希望他能在口语诗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诗人、评论家马丰
王子军的诗看似很简单,平淡但其实每一首诗的背后都能读得出社会的现实性和人性的复杂性,希望90后的他在诗歌的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诗人赵沁

 
※ 家

丽江的天气总是千变万化
时而骄阳似火
时而狂风暴雨
来丽江上学已经两年了
每当同伴们掏出手机看天气预报时
总是听到
它妈的,又要下雨了
而我的内心总是毫无波澜
因为我的手机只显示祥云县的天气预报

 
※ 诗疯

自从学写诗后我就感觉自己变得神经兮兮的
路上走着
总是东张西望
上看下看的
即使是电线杆上巴掌大的一个广告
我也要盯着仔细看半天
毕竟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我写诗的灵感

 
※ 酒场

我一直不明白喝酒为什么要碰杯
我认为应该是古代的人们怕酒里有毒所以用力碰酒杯
把自己的酒撒到别人杯里要死大家一起死
怪不得现在大家都说
来,走一个
但不知道走的是


※ 后街小巷

大学的后面是一条小街
在小街的岔路口左拐
是一条小巷道
小巷道里全是30元一晚的小旅馆
在小巷道的出口处
经常看得到
一对对狗在巷子里跑出跑进的
但我也偶尔看得到
三只狗同时进巷道的
要么一公两母
要么一母两公

 
※ 高贵者

她看着桌子上的红烧猪舌说
我才不吃从动物口里出来的东西
随后夹了一个牛蛋放进了嘴里
 
 
★   老城
 
祥云县城钟鼓楼建于1386年
老城里有四道城门
分别叫做
东城门及钟鼓楼
西城门及钟鼓楼
南城门及钟鼓楼
北城门及钟鼓楼
2006年为了顺应新时代的发展
钟鼓楼的牌匾被拆了
现在的四道城门
我们只叫它
东门
西门
南门
北门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1985年我们村公路边有一个汽车旅馆
里面养了一些小姐
周围的男人们经常去嫖
赶上没钱就先记账
老板也不担心赖账
秋收之后
汽车旅馆派出一辆大车
拿着账本挨家挨户收粮食


★53岁的爸爸
 
爷爷在十八年前去世了
奶奶今年96岁了
浑身病痛
一直想寻短见
爸爸总是
把家里的农药藏得紧紧的
奶奶忍受不了病痛时
总是叫爸爸给她农药
爸爸总是跪在奶奶身旁
让奶奶好好活下去
他不想成为孤儿
 

★ 平凡人
 
在这汹涌的人流中
在这急躁而又忙碌的社会中
在这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的地球中
在这星河灿烂的银行系中
在这广袤无垠的宇宙中
我想
能感受到我存在的
估计就只有自动感应门了

      
★  命
 
妈妈是家里的老大
二姨和小舅是妈妈背大的
我和姐姐也是妈妈背大的
现在姐姐五岁的孩子
依然是在妈妈的背上渐渐长大
妈妈曾对我说
她现在最大的心愿
就是能背上我的孩子


★阿斗
 
五岁了
躺在婴儿车里
奶奶一只手给他撑着伞
一只手推着婴儿车
头倚靠在婴儿车里的他
嘴里衔着一颗棒棒糖
左手拿着一块蛋糕
右手正在玩弄着自己的鸡鸡
抱着一堆玩具的爷爷
跟在婴儿车后面缓缓而行
而婴儿车里的是一滩死水
眼神空洞而无彩

             
★守礁战士
 
自从被选拔进特种部队后
他就被拉到了一个小岛上进行五年的封闭魔鬼式训练
作为一个男人
岛上五年连女人的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那玩意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存在意义无非就是可以撒泡尿而已
每次打靶的时候他都瞄准
靶子两胯的中间
疯狂的用机枪射击


★堂哥的童年阴影
 
堂哥相亲
妹子长得不错
但是却被堂哥拒绝了
堂哥嫌那女的胸大
堂哥的朋友们都骂堂哥
身在福中不知福
堂哥说到
小时候看村里大胸下垂的妇女
背上背着孩子
直接把胸甩到肩膀上喂奶
你们知道那场景有多恐怖吗
       

★赌桌上的最后觉悟
 
赌让他失去了左手的全部手指
本性难改
虽然左手的血依然还在流淌
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又开始下注了
意料之中
他的右手也只剩下中指和食指了
当他在思忖这两个手指该不该下注时
他瞥见了对手墨镜里倒影出来的美元
他明白了
人之所以戒不了赌
是因为自己的眼睛看到了欲望
他用仅剩的食指和中指
戳瞎了自己的眼睛

 
★上帝的公平
 
为了救患心脏病的女儿和眼睛失明的老婆
已变得倾家荡产了
变卖了结婚戒指
但几万元
看来
那只不过是杯水车薪
想到了赌
刚开始
赢了几百万
已经够医治女儿和老婆了
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想让钱滚钱
很遗憾
几百万输得分文不剩
便向黑社会借了高利贷
造化弄人
借的钱也输光了
还不上钱
黑社会活活打死了他
取了他的心脏和眼角膜
卖到了国外
救了两个人


★记一次有意义的活动
 
校青协组织大家扫垃圾
作为志愿者的我积极参与
签到
每人发一对手套领一把扫帚
集合
举着校青协的旗帜
合影
部长发话了
“好
大家拍完照
把手套扫帚放起
就可以回去了”

 
★ 键人
 
现在在网上发表言论
我已经不再自称为笔者了
毕竟我已经没在用手写作了

 
 
★虎爸
 
大伯家小儿虎子
不是打架就是逃学
虎子初二那年
大伯家全家出去打工了
只留下年迈的奶奶照管虎子
过年大伯回家了
亲戚朋友都问到
怎么放心得下把虎子丢在家里一年
大伯说到
如果他的QQ显示wifi在线
说明他在家里
这是我最放心的
如果显示2G网
说明他在学校
我也比较放心
我最怕的就是4G网
说明他在外面鬼混
这时我的电话就得跟上了


★男人时间
 
晚上下班
车开到停车场的车位上
熄火
不着急着回家
拿出一支烟
点燃
每个车主无论先来后到
都静静的坐在车里
点着烟
即使不抽烟
也默默的扶着方向盘
悄悄地坐着
如同参加默哀般寂静
有人刚停车就打开车门
走了
全体的人将会打开双闪
照亮他一路前行

★妇女主任
 
作为根据地的妇女主任
她仅六岁的儿子被敌人杀害了
她总是每晚都和丈夫房事
巴不得让自己生
十个
三十个
甚至一百个儿子
她想
十个我就可以组成一班
三十个就可以组成一个连
一百个就能成为一个排了

 
★小时候的违禁片
 
记得六岁那年
放学回家的我
在村子的大路中间
看到两条狗连到了一起
我觉得很奇怪
平时怕狗的我
那天竟然拿起了一个石头
使劲的砸向了狗
两条狗被吓得分开了
村里的大人看到了都笑着骂我天杀的
现在每当我见到村里的那两条狗
我都会自觉的低下头或者绕道而走
如同一个偷看黄片的小孩
被父母发现般愧疚


★天下母亲一个样
 
小时候妈妈打了我
我就往外面跑
妈妈反而说到
有能耐就别回来
所以小时候都觉得妈妈太狠心了
现在六岁的侄子被姐姐打了
依然是往外面跑
姐姐依然说到
有能耐出去就别回来
然而侄子前脚才出去一小会
姐姐后脚也跟着出去了

 
★对话
 
网吧里
一老头正在玩坦克世界
一群高中生嘲讽到
大爷,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知道,62式轻型坦克
它是中国自行研制的一型轻型坦克
该坦克于1958年研制
1962年设计定型
1963年投产并装备使用
是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第一代轻型坦克
它主要用于南方丘陵山地的装甲师团
遂行侦察、迂回
同敌方轻型装甲车辆作战等主要任务
具有良好的机动性能
一定的火力和防护能力
我当年在越南开过

 
★当代父母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既然嫁出去了那就是别人家的了
酒席过后
整个院子都是空荡荡的
只留下一片狼藉
两位老人收拾到晚上才完工
看着天色一晚
老人们把大门锁紧了
紧接着老两口跑进了卧室
拿出了女婿家送来的彩礼
一张
两张
三张
……


★ 买卖
 
2010年村里唯一奔四还光棍的他要结婚了
就在结婚的前两天
女方家人把彩礼从原来的10万提到了30万
否则就不让女的嫁过去
他一咬牙同意了
现在2017年了
孩子也五岁多了
但他至今没给媳妇回过一次娘家
更没让孩子见过一次外公外婆

 
★戏里戏外
 
电影院在放映《变态杀人狂》
影片结尾
杀人狂拿出了一把剃须刀
在自己的脖子
划了一圈
这时观众席上的一位
大约40来岁的男子
跟着电影里的画面
拿出了一把刀
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一圈
惊慌的人们报了警
第二天
报纸上刊登出了
某杀人狂逃案十八年
昨天在电影院自杀的消息

 
★时钟里的齿轮
 
早上的景象很有趣
6:30出门晨练
路上一群大妈跳广场舞
6:40
路上出现了一群上学的小孩
6:50
桥洞里的乞丐
准备开始工作了
7:10
上班族们
准时出现在了
春意早点铺
7:30往回跑
一家又一家的店铺开门了
不过
我每天看到的
都一样

 
★十八个半
 
拆迁队共有十八个男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是领班的媳妇
女人因为在六年前
儿子在工地上被倒塌的墙砸死后
便把脑子急坏了
在家无人照顾
所以领班便把媳妇带到工地来了
女人每月至少有一半时间处在发病期
发病时提着锤子
疯狂的去砸墙
月底老板来发工资时
给领班一点五倍的工资
说多出来的一半工资是你媳妇的
 

★男人
 
为了她
男人戒了烟
为了她
戒了酒
依然为了她
戒掉了游戏
忍受这样的生活一年多了
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今天是她周岁
她叫出了人生的第一声
“爸爸”

 
 ★ 身价
 
老王的儿子成了村里最有钱的人
隔壁老李每次与老王相遇都不敢抬头
更不敢与其大声说话
他觉得自己就是比老王要低一级
老李的儿子杀了六人
逃跑了
警察局开出了六十万的赏金
已经过去五年了
警察依然没有捉到老李头的儿子
现在开出的赏金到了100万
老王的儿子
因公司破产
身价已由几年前的上千万
到现在的负债累累
为了逃债天天东躲西藏
老李现在见到老王总是趾高气扬的
理由很简单
自己的儿子是身价越来越高
而老王的儿子是混得一年如一年
 
 
★像对待老板一样对待父亲
 
加班到很晚回家
父亲打来电话
“我明天给你寄个火腿上来
城市里的不健康
还贵……”
我口气有些生硬地说“
你折腾啥
一个火腿能值几个钱呀!”
随即挂了电话
这时
老板打来电话
让好好休息
感动之余
和老板在电话里掏心掏肺
聊了还不到五分钟
老板来了一句
“说够了
就休息吧
我累了”
      

★ 锁
 
一把生锈的锁
锁住了一个方形的柜子
有时候
看到奶奶
总是偷偷摸摸的把屋子的门扣上
自己进去
接着便听到一阵
翻箱倒柜的声音
小时候我总以为
柜子里藏着好吃的
便趁奶奶不注意的时候
去撬锁
但是一次都没成功
奶奶总是
像幽灵般
来到我的身后
一天夜里
奶奶走了
第二天大伯
打开了柜子
大家看到的是
一张全家福
那是奶奶
一辈子
锁着的幸福


★埋没人才
 
我从小就比同龄人长得壮实
奶奶逢人就说
我家的那大孙子
那身板就和他死去的爷爷一个样
又硬又壮实
这要是当年在生产队干农活
估计我们家又可以多挣点分红了
人们说现在的这一代谁还干农活
奶奶说
是啊,可惜了
简直是埋没了人才啊

 
★ 二人世界
 
姐姐是一名教师很少回家
在外上学的我只有假期才能回家
家里只剩爸爸妈妈
两个人的世界里
没有笑声
没有语音
一年中
他们说话最多的
是在
二月和八月


★孝子
 
村子里两老头出去游玩被车撞了
医生到来时两个老头断气了
宣布死亡
一老头的几个儿子非常有钱
立马就把老人火化了
当捧着骨灰盒回到家时
得知另一老头有了呼吸
经抢救活下来了   
 
 
★预感
 
姑妈家媳妇水性杨花
平日里总是与村里的男人们眉来眼去
并且极不孝敬姑妈和姑父
生孩子那天
姑妈家媳妇反复跟医生说
如果我生孩子时发生意外
无论我的家人说什么
请你记住两个字
保我
 
 
★ 人的远景
 
火车从站上缓缓启动
母亲渐渐远离了我的视线
母亲让我
走出去
窗外的两根铁轨
彼此对峙
永远同行
然而我
只想走下去



   浅论口语诗的时代性
                                                
                                                                                        
     作为1997年出生的人,我没有加入各种纷繁的勃发的青年写作圈子,我也仅仅只是和很有限的几个诗人有不多的交往,并从一些微信公众号和通过不多的渠道阅读和了解当下诗歌的一些状况。
     在我上大学以前没人给我念过一首口语诗也没有哪位老师给我提到过口语诗那时我心中最完美的诗歌仅限于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进入大学这个学术自由的小圈子后我读到了口语诗同时老师也为我们解读了一些了口语诗,最终我也渐渐爱上了口语诗。记得刚接触到口语诗时同学们都用质疑的目光质疑给我们上现当代文学的老师韩敬源,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为我们解读的两首口语诗一首是《我想有男朋友的时候》另一首《此物最相思》对于刚进入大学的我们都认为这简直就是黄色读物怎么能叫诗呢?甚至很多女生都在背地里骂老韩流氓。因为我们都认为这不叫诗这是污染我们纯洁心灵的毒药。但是经过一个学期的熏陶我们不止接受了口语诗同时还爱上了口语诗并且我敢大胆的预测也许十年后,二十年后口语诗也一样会被世界所推崇最终发扬成为主流并且还会像唐诗宋词一样进入到小学和中学的语文课本上。
      还记得我刚开始决定要写口语诗是因为我的老师韩敬源介绍了他的老师也就是我的师爷伊沙的两首作品《饿死诗人》和《车过黄河》让我真正领悟到了口语诗的气势与魅力。也就是在一刻我被口语诗所彻底征服了。不,准确的说我是被诗人伊沙所彻底征服了。所以我便开始手机上到处搜索与伊沙有关的作品和所获得的荣誉。接着我就买了几本师爷的作品慢慢细品,品师爷的诗如同吸毒一般,读着的时候全身舒服连灵魂都觉得在升华,而如果不读的话便如同毒瘾发作一样浑身难受,所以说现在我已经戒不掉师爷的诗了。通过我的老师韩敬源我知道了伊沙慢慢的我又认识了伊沙的弟子李勋阳老师和海泉哥等人,现在我每天都读他们的诗和他们所推荐的作品并且我每天都写一些口语诗,虽然我知道我的口语诗与我的各位老师相比那简直就没有可比性但我坚信只要我坚持写下去,那么迟早有一天我也能写出好的口语诗来。
    因为很多口语诗都是在网上发表的所以很多人都认为,依靠网络并不能催生一种新的诗歌精神。但我认为无论诗歌是在纸质文本上刊出发表, 还是在网络上张贴发表, 只要评判诗歌的标准在,诗歌就永远是诗歌。诗人伊沙说:“我以为对诗人而言, 不该有‘网络诗歌’这个概念, 诗歌以任何载体存在都不能降低它的至高标准——在此一点上, 不论是作者还是读者的我, 决不妥协。”
     口语诗这个称呼是在当代诗歌中正式提出来的,而推崇和倡导口语写作并成为口语诗歌最重要的代表诗人和成果累累的诗人无疑是著名诗人伊沙和于坚。当然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产物,唐代的唐诗宋朝的宋词元代的杂曲明清的小说新文化运动的白话文那么21世纪时代产物那就应该是口语诗当然并不是我抬高口语诗而是我认为文化是多姿多彩的口语诗的存在并没有威胁到那些好的古诗和现代诗的发展因为好的东西即使岁月如何残酷无情还是会被人们继承与发展而口语诗的存在只会让人们观念更加焕然一新让人们的思维更富有灵活性。
    口语诗最大的特性就是其先锋性而先锋性表现在它的真实灵活和犀利,它不像古代的那些诗一样要求我们要押韵要对仗工整,还要对每一个字每一个词进行反复推敲,然后读者还要反复揣摩作者想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感情,但口语诗你不用去通过研究作者的社会和生活背景来读懂作者,正所谓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口语诗你没必要过细的去揣摩思想你认为本诗表达了什么它就表达了什么。    我认为口语诗会成为当时代的潮流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口语诗是生活的日常语言中最接近人内心的语言。诗人最爱说的一个词“事实的诗意”,在每一个时代,民间日常的生活语言是流畅易懂的,事实的诗意应该也是流畅易懂的,而口语诗正好满足了这一条件。
    与传统诗歌相比, 口语诗歌更多的表现出对人文精神的解剖。其作品都表现出一种消解神圣、崇尚鄙微的倾向。是一种平民文学, 与平民的价值取向有天然的亲近感。这使得读者回避了传统意识形态的控制。因为读者们倾向于远离那种不现实的崇高, 甚至讨厌虚伪做作的诗歌,因为现实并不一定都是美好的。而纵观人类的历史其实是悲剧大于喜剧,所以写诗注重的就是该悲就悲该喜就喜,如果硬是要把现实的苟且写成喜剧那我认为就没有写诗的意思了,总之口语诗就是发自内心的我手写我口。
现在已经受口语诗印象一年多了我相信口语诗对我的影响远远不止一年十年二十年而应该是一辈子。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胡弦简介

    胡弦,1966年生,现居南京,出版诗集《阵雨》《寻墨记》《沙漏》;散文集《菜书》(台湾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