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带上你的道德之吻而往矣吧

​​​​​​​ ——七评80后诗歌大展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13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道德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基石。古代先贤对道德的论述比比皆是:《诗经》有“高山仰止”,《尚书》有“有容乃大”,《周易》有“厚德载物”,《论语》有“为政以德”,《老子》有“上善若水”,《左传》有“有德不可敌”......正因对道德的信仰,中华文化绵延五千年依然充满活力。
         如今,各个社会群体主体意识日盛,传统道德观念受到冲击,网络上经常会看到“随他去吧”之类的留言,一人尚可,众人皆不“忧以天下”,斤斤自守,可以吗?
近期,一则新闻火爆网络,想来各位看官在朋友圈也见到过转载:重庆市的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小轿车相撞后,坠入江中,车上15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后,真相让人哗然,除对逝去生命表示惋惜外,“遵守公德”、“包容忍耐”、“克己自律”、“挺身而出”成为热词。
         至此,想起我本家郭沫若老先生。郭老先生在斯大林七十寿诞时,写了肉麻的诗,想他一文坛翘楚,为民族写诗以待斯氏,其苦谁人能知,也无须人知,我那被人唾骂的本家呀!政治家们强悍如赫鲁晓夫,伟大如毛泽东者尚能不逞一时之快,壮哉、伟哉曲中取,你丢了你的天狗吧,丢了你的丧子之痛,赞也罢、毁也罢,你只能是你了!天狗,吞了月亮,火,烧了一切,那也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本家郭老先生。当人追伐你的道德之失时,谁想过你丢了的尊严,你愿让尊严置于一旁吗?对作古之人,仍举剑碎尸是社会之大伤呀。近日,李咏逝而遭骂,骂其国贼者有之,咒其艺薄该死者亦有之。放了他吧,饶过他吧,为他的弱弱小女,也该有点口德呀,他毕竟小丑着自己给人过欢乐。佛祖、耶稣均有宽恕恶之人,被宽恕之人,后成了护法者、传道者。人与人之间,真有那么多的仇怨吗?
        个人道德的高尚,并不是社会伦理的出路,自己是自己的上帝。80后正值盛年,应抱有“辱己以正天下”的精神,不必苦着脸慎独。“....../他牢记走失前夜,蛋炒饭滋味特殊/尖锐的记忆最为真实/....../此后他在饥寒和疼痛里奔跑/跑了三千里,依旧跑不出一段旧时光/......漆宇勤《命运》“街巷里春风不卷/丢失了土地又走不到城市/这夹生的人群/以神祗之名筛酒为歌/所有饱满的颂辞都是挽歌/而我终生仰望的麦芒/正走向宿命之火”马相平《乡村旧事》】,“....../第六台车,跟了一个卖药的走了/第七台车,跟了一个开饭店的走了/第八台车,跟了一个白领丽人走了/第九台车,跟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走了/第十台车,来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告诉我,刚卖了十亩地”尹宏灯《十台车的去向》】漆宇勤、马相平和尹宏灯的诗,关注世情,又写得痛快淋漓,一股肠中热气直喷我身,一个有道德的人必定想他人之想,老夫为他们点个赞!
         国家的繁荣,民族的进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的道德水平,当一个社会面对一切皆报以冷漠,忘了己乐人乐,该有多可怕呀。
         人如何过得更幸福?古诗中的伤怀、离别,不管简而繁,或繁而简,一脉相承,没有停止过对此问题的探究。延至今世,这个探究的推动力是强是弱了,是个问题。“....../一杯茶的哲学不是在水与火之间/简单的浮沉,当它放下一身妄念/整个世界/也就寂静了”辛夷《寒夜喝茶》“....../如何,接近一团火的魂灵/如何,超越来自内心的追问/在时间的空隙/种下一粒思考的种子/当世界开始萎缩/种子当然早已发芽/长成记忆的大树/那时的记忆,/如肆虐的蝗虫/再也找不到可口的食物/......”张洧《康德》】辛夷和张洧的诗,深思穷理,不是言不及义、驳杂无方,他们从容的处理着感知的诗象,也就是素材,通过诗直接反映着个人情绪,其表达方式、平视对象,呈现着本我的真容。成熟社会的人,己乐人乐,不会把使人幸福的基因还给上帝。
        诗人,应如扬雄般“默然独守吾《太玄》”,泊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同时,佑己又佑人,此乃诗者应有气质。正因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未至十全十美,更应唤起内心道德的力量。目前,精神领域尚缺乏丰腴诗歌的滋润,因此“风俗诗”不是赘物。使人微笑也算是一种德行吧,难是难,“虽千万人吾往矣”,最起码社会和谐一些。每一片土地,都应该是也有必要是温暖的,你们说呢?老夫期待着……
         任何一种文明,从未从内部产生其真正意义上的科学体系。种子是撒落了,甚至是多个流域,虽开花结果,却并不籽饱粒满。正因圆滑的无趣、破损的生动,世人方有何去何从之问。屈子“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以至于一条道走到黑。“伏清白以死直兮”,是 追求也,是忘我也。故,后来圣者总是竭尽所能唤起平衡的力量,以使社会制度日臻成熟,因此,道德便成为人类历史长河的特殊印记。
        诸葛亮“鞠躬尽瘁”,“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成就一代名相;范仲淹“断齑画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传颂后世千年;文天祥“鼎镬如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敢与日月争光。道德,博大又渺小,可尘世,真的需要道德的力量,来拯救灵魂、彰显希望。
        诗不是口号,不是段子,不是三句半。古诗中的落日、孤烟、渔火、人家、柴门、山窗、舟子、骡夫,这是及物,及物了便有场景。“街灯之于月亮/零星小雨之于市井/马厩之于穹苍/咀嚼茅草/之于反刍,茫茫牧场/....../青石路之于风铃/擦肩而过的路人甲/之于黄粱/烈酒之于翻江倒海/剧本之于生活/宁静,之于离离”【九月《之于离离》】九月的诗,就有着画面感,且优美又富于意味,境界深远,有着生于六朝、复兴于唐代的山水诗韵味,且又不同于古代的一部分山水诗,就山水而图山咏水,歌式微而写空林,她的诗中不乏对哲理的阐释,是有远见的诗,有一种道德的责任。
        有高度责任感的人,是道德水准过关的人。94岁的核潜艇之父黄旭华老先生,“痴”、“乐”于大国重器,隐姓埋名三十年,家人责之不孝。非不为,实不能也!非不孝,是大忠也!中国著名天文学家南仁东,是勇担民族复兴大任的“天眼”巨匠,淡泊名利、忘我奉献,以生命书写了爱国情怀,他的精神,如其生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美丽的宇宙太空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到无垠的广袤!
        时代洪流中,80后,应宁为百年一伐之木,勿做一岁一生之草。草枯而焚,木虽不能为栋为梁,腐而朽兮,人也不忍刈而薪之。老夫虽才乏纤洪,当与之自励也!
        在“子鱼论战”的故事中,宋襄公的做法被诟病为“蠢猪式仁义”,可深思,那种反向极端的“做不了圣人,就当个恶人好了”的观点是否可取呢?
        管子云:“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可见道德之重要。《战国策》中也有:“人之有德于我也,不可忘也”!古人尚能如此,今人能做到吗?
        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以“助人为乐”、“见义勇为”、“诚实守信”、“敬业奉献”、“孝老爱亲”为核心思想的“全国道德模范”评选,以“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为价值准则的“时代楷模”宣传,都昭示着中华传统美德在主流意识中的回归。陈慧遐、于执立已敏锐地触到了这一点。“尊重水的生命/就无需知道它的去向/感恩水的存在/就应该担心它会消失/水总会流向远方/就像女儿总会长大嫁人/可哪里有水/哪里便映照出家乡的模样/身嫁何方/何处便有思恋父母的生命哀愁”陈慧遐《一湾清流(组诗)四》“等我回到故乡/等儿孙满堂,要三十年/等十只土鸡生成,等你挑上城/等做好午饭,用保温盒装好/等不识字的你穿过陌生的街道/等我走过老家的屋檐/等你唤我的乳名,要来生”于执立《等》】人,乃万物之灵,施物以德,授人以慈,造化呀!“我是一名医生,见过很多死亡/但我依然不能自抑,因为我是众叶片的一枚/何时零落,我并不知晓/我的存在,只是让我这样的叶片尽量少凋谢/不管是什么样的叶片,我都是挺直的面对/我知道,任何生命的对待都如此庄严/......”魏国峰《死亡》】从魏国峰的诗中,你可感知久违的博爱,那是道德之力,也是人的观照之物,生发起来了!
         钱钟书说:“人性中皆有悟,必功夫不断,悟头始出。如石中有火,必敲击不已,火光始现。絮叨了这么多,来!来!来!后生,有几句秘籍,我只说于你!老一辈所经历的,你可知也不必知,知了,也不多:纯,是他们的本;苦,是他们的根;干,是他们的命;思,是他们永远也逃不出的结;忠,是他们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网。别说那禅、别道那佛、别言那主,即使他们装模作样。记着:超脱不是他们的,前卫不是他们的,先锋也不是他们的!他们是苦自我、福众生的一代,那是他们的潜意识。你懂的!个案除外。国家主义写作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意。
         五、六十年代的人,经历过太多的争斗,一部分人的善良在争斗中弄丢了。后生们拾起了善,捡起了德,诗意也温润可人。你看,左右和苏晓佳的诗,道德之吻,让阅者忘了秋尽冬来的寒意,“母亲喜欢读我写的诗,虽然很多她看不懂/但每一个字读得很慢,老花镜不知擦了多少遍还在看/我不让母亲看并跟她抢,她就跟我干着急/....../ 她好多次趁我睡着了或者不在家的时候,拿着凳子坐在院子里/一边读一边翻字典,读给脚下正在啄食的小鸡听/读给凳子下斑驳的树影听/读给来往的路人听/读给立在她身后默默抽烟的父亲听/有时她发现我出现在门口,就会红着脸读,读给我听”左右《母亲很多次偷偷读我的诗》】“....../渐渐的我大了/父亲还穿着这件中山装/灰色的,里边还有一个兜子/那里总有我想要的零花钱/我觉得它很漂亮/....../我的鬓角已有白发/父亲还在穿那件中山装/我让他换掉,他问我为什么/我嘲笑它已经过时该脱掉/父亲笑了笑/我感觉它是那么漂亮/漂亮的像一个梦”苏晓佳《父亲的中山装》】虽秋风吹衣,可诗中亲情的暖意,让老夫少了点悲愁,即使雪封冰冻,今冬有你们的诗在,天地何寒?
         一剑,可以封喉;一吻,足以暖人。吻,非滥施之物。80后,带上你的道德之吻而往矣吧,那等你的人,等着你的一吻。那幸福,是他(她)的,也一定是你的!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