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 蔺正勇

作者:蔺正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06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蔺正勇,曾用名楚越狂子,1988年生,四川泸州人。2013年开始尝试分行文字写作,部分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副刊《雪峰诗刊》《诗歌周刊》《丹荔》《诗词》报《中国民间好诗2016》等。
 
《毒与爱》 
 
 
四川/蔺正勇

我曾见过两种毒
一种是戕害人的罂粟
一种是让人肝肠寸断的草
但我没见过像现在这样
云朵养于日落峡谷
这些云,滚动成胸口的疼
从未有过把一个名字写进诗里
仿佛它有巨大的能量
不停地写,又不停地擦拭着
让我把这毒种下,种成一支罂粟
花朵里包孕着果实,即使潮水退却
会否有一些花过于绚烂而忘记自己是野地里的一支
而这毒已在胸口蔓延
像你说的爱,一直疼着
 
《无题》
 
我这样焦虑地活着是为了什么
我这手掌没有一块沉默的石头
我这样焦虑地活着正好占满五根指头
 夕阳斜斜地路过窗户
黄昏在手指上并未指出哪条道路
(我这样焦虑地活着是为了什么
一些非物质的东西
正以荒岛般在海洋深处生长)
求生的本能使我忘记痛苦
穿过人行道与狭长的巷子
并没有遇见什么 并没有
一片树叶突然坠落树梢
像天空坠入地面的空白
(牢牢地钉住我这个擅自闯入者)
 
《落日》

水滴居于河流
彼此拥有黑暗、空白、沙砾
以及狭长的记忆
谁能目送你的暮色苍苍
以一滴水的重量倒置人间的成败
大海何尝不是。一遍遍
在海滩上画出朦朦胧胧的曲线
黄昏把巨大的能量堆积于云层
又以落日的姿势快速离去
假如雨水是河流的父亲
假如你在这个夏天遇见陌生的路人
 
《我相信这些事物的真实姓名》

落日灌满山岗和树丛
肉色中某种物质游走于皮肤的流域
而我相信雨水
相信黄昏是多么的空洞
九万朵云游天际
九万朵云不肯道破人间的秘密
夜色中我们渐渐睡去
无数虫子与虫子的寂静疏远
我们还给村庄荒凉和破旧的房子
泥土里埋着野草的尸体
更远的地方埋着祖先们用过的器皿
落日灌满山岗和树丛的梦境
肉色中某种物质游走于皮肤的水域
我相信这些事物的真实姓名
而与它们匹配的是越来越少的纪念
 
《天问  不要怕》

“居高楼以长啸
俯沧海以蓦然”
一个被黑暗养大的孩子
始终活在光明中
而一群活在光明里的人
却向往着黑暗
彼此之间多了对抗、猜想
一头牛在路上遇见另一头牛
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弯曲的牛角勾住彼此的落日
一个疯子遇见另一个疯子
世界在他们眼中
如同正在逃离的恐惧,转身
一条河在山脚与别的河相遇
有的水客死他乡
有的水原地蒸发,变成积雨云继续流浪
两个偷盗者在暗夜里碰见
你朝我吐口唾沫
我嘲笑你猥琐,而对相同猎物达成共识
一盏灯破灭后,灯芯葬于泥土
墙壁上隐隐约约有另一影子
替自己活着
     2018.08.14.晨
 
《一个人的753》

你从晨昏来
端出日渐成熟的秋天
向快速移动的景致道别
两个拥有共同命运的人
把彼此的道路伸进对方的界限
两个人脸对脸地站着
活着的一方,很快遗忘彼此的对抗
两棵站立很久的行道树
认真的抱住彼此的沉默
远山和近景打个照面
在时间走时的同时
它们正谈论着,迁移与定居
2018.08.08.晨于晨光初沐

《第七日》

第七日是无比沉默的一日
沙漏里的风声、嘴唇
空气密封在瓶瓶罐罐里
树叶坠落与树叶生长同步进行
第七日,包括搁置床头的
诗集、圣经、随意翻开一页
都有炊烟、祥云,知冷知热的文字
包涵,覆盖着。一些记忆
难以拆除
没理由不重新定格自己
第七日始于安歇
鱼群与水波安歇于河面
细拉  细拉  允许我把你画下
以一季春风度化。细拉  细拉
无比安静与祥和的一日
我们打开诗集
这些从遥远的地方吹来的
热词
      2018.08.03.晨于未知未觉中
 
《九峰山》

目击落叶与众多的随从
山道上日光流泻
台阶与台阶之间交换热度
远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
上山与下山
介于猛虎与蔷薇之下
而此时脚步沉稳
你看到更多地方被声音和树林占据
另一种物质快速抽离
游走于空气中
正当午时,山上无茶
无座椅。也没见那些或深或浅的客套、繁忙
 
《桥.景》

我想就这样吧
看一朵云慢慢老去
而我的身体成为器皿,用来
盛装云朵填补不完的空白
现在站在桥上
看云的人是我,看桥人是我,看江水与远山的人依旧是我
假如有什么心事可以挥霍
我想只有短暂是不够的
就像只有美丽还不够
需要一些缺陷、不完美
这些云有没有房子
梳妆台,抽屉,或是衣橱
你看它们穿各式各样的衣服
自顾自地,也不管有没有人欣赏
过问。
      2018.08.26.夜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80后诗歌大展: 盛华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