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 盛华厚

作者: 盛华厚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05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盛华厚,男,1982年生于山东夏津县,200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水墨人物专业,现为中央美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毕建勋教授。著有诗集《默读》,诗文被翻译成日语、韩语等国文字发表。陈式太极拳第十三代传人。录制有电视访谈节目《八零上线:盛华厚---用艺术玩穿越》。个人事迹拍成电影《因为有你》及纪录片《青年画家盛华厚》在俄罗斯国家2台和中国央视播出。2014年被评为“中俄友好交流年50名优秀青年”。2018年被授予中欧文化交流十佳艺术家。
 
                巴黎印象
 
一个不懂浪漫的人在香榭丽舍大道与我邂逅
一个像茶花女的性感女郎在酒吧向我们招手
“我从未浪漫过,从未”我们异口同声说出隐私
一群不懂艺术的文化人在卢浮宫与蒙娜丽莎合影
他们需要在朋友圈晒各种伸着剪刀手的幸福形象
他们需要以此证明他们的生活水平已超过了小康
 
踽行于塞纳河畔,我看到一位白衣素裹的女神
她背后的泉水流过一个住着神父的村镇
这个干旱的小镇犹如从天而降,但被上帝接住
站在最古老的新桥上,暮然感受到一丝颤栗
我用力扶正内心的倾斜,瞭望西岸的埃菲尔铁塔
心中默算着从铁塔顶上一跃而下需要多久?
 
1682年6月,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烈日炎炎
穿着高跟鞋的路易十四在花园打扮的花枝招展
这位自号太阳王的西方大帝一定梦到过康熙
一定在梦中畅游过与凡尔赛宫相媲美的圆明园
但他一定不会梦到1793年凡尔赛宫沦为废墟
更不会梦到1860年英法联军将圆明园付之一炬
 
听到巴黎圣母院的钟声,我被迫想到了爱情
想到又丑又穷的卡西莫多付出再多真情又有何用
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
貌似古今中外感天动地的爱情大多都不善终
我鼻子一酸,想到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慌忙走进人群,以便让孤独抵消我的旧梦
 
2018年6月19日法国巴黎
 
 罗马假日      
    ----给奥黛丽·赫本 
    
 
两个互不相干的人因为相信爱情而成为情敌
一个经常对天发誓的人在新婚之夜残遭雷劈
整个世界一定有很多对的人与你不会谋面   
一定有终生爱你的人因为自卑而选择无言 
 
你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而渡海穿山来到远方
你扔在罗马许愿池的硬币帮市政完成了愿望
三个有两次婚史的有钱人和你先后成为夫妻
一个啃着烧饼长大的儿童与你发生了一段交集
 
婚姻面前,凯撒大帝展现出政治家超人的风采
令上流贵妇甚至埃及艳后都列队等候他的青睐
被尼禄阉割充当皇后的斯波鲁斯是否拥有女心
这个像萨宾娜的男孩身不由己的成为政治葬品
 
从世人瞻仰的万神殿到君士坦丁堡凯旋门
再到斗兽场观看角斗士蒙斯为爱奋不顾身
我想起李小龙曾在此拍过一部弘扬正义的电影
我深吸一口罗马的空气像是认识了西方文明
 
多少饭局上的朋友互加微信后却从不联系                    
多少通讯录上的名字却始终无法将他们想起
一段尘缘的起灭承载着多少人的爱恨离别
多少选择退出的人含泪笑着吐出一口老血
 
我说:“一辈子与一天的错过都是一个错过
安妮公主和记者乔若在今天也许会有结果。”
你说:“我多想与你有一段越描越黑的谣言
让我在自己虚构的爱情中满足一生的爱恋。”
 
盛华厚
2018年6月15日 意大利罗马
 
                 夜色
 
黄昏将阑,等待宰割的羊群迷失在草原
多么辽阔的视野都随着夜色浓缩于脚下
多么渺小的格局都会在隐忍中笼盖四野
 
一个人的夜色比一群人的夜色更加坚定
我说:“自言自语比互诉衷肠更加冰冷”。
一个人的过去叫记忆,两个人的过去叫回忆
我对尼采说:“疯癫与失去都是一种经历”。
 
谁将阿炳的夜色撕下一块挂在我的窗外?
谁趁我伤情时打开了《黑色的星期天》?
谁将我的灯光调的比贝多芬的更加漆黑?
 
穿越六道轮回,没有一个对的人与我相遇
进入大孤独的人,深谙诉说孤独毫无意义
无人同行的路上,只有月光始终将我照耀
而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在他乡等待我的归期
 
我想说的每句心里话别人都已说过多次
我想用内心爱的人别人都已用内分泌爱过
我想回到黑暗里,却发现早已人满为患
 
从此孤身一人走在茫茫人海里,不发一言  
看到一个没有影子的人始终走在我的前面
我夜以继日的追赶,却发现总有一段距离
直到我猛然惊醒,看到夜色变成远方的你
 
 
            2017.7 内蒙古多伦-河北承德
 
                          子非我 
 
全世界的大路通往罗马,而你却去银河
全世界的董永找到织女,而你却找嫦娥
燕雀对鸿鹄说:“泗水亭长亦可成为帝王”。
我对庄子说:“子非我,我的爱你怎会懂得”。
 
经过游离于绿水青山,凤凰涅槃的遗忘
你适应了一个人洗澡,吃饭,独守空房
自从感情失败,你发现玫瑰花照样盛开
尽管海枯石烂,有情人照样被现实拆散
 
需要一片天,让号称真心的人用来立下誓言
需要一种爱,让两个发誓的人终生不得相见
一生太长,莫过于等待与寻觅一个人的绝望
一生太短,大多人的梦想都寄托给孩子实现
 
翻遍朋友圈,有多少人走进你的心里?
直到你或化成灰葬于大地,又有多少人
时常在夜不能寐时将你想起并为你哭泣
所以缘起就有缘灭,而缘灭未必有缘起
 
放飞思念的青鸟,却被时空的猎人狙击
你想收回思绪,却发现归途下起一场大雨
世事无常,谁也无法预料何时会一无所有
十年河东,也许韬光养晦后一年就能河西
 
午夜的王母宫山下,你挥别生无可恋的落寞
你关上手机,开始向内心的广大世界求索
当掌声四起,你在讲坛上娓娓道来你的过去
当繁华落尽,人走茶凉,关灯的只能你自己
 
 
2017.6  甘肃泾川---陕西咸阳
 
            雅典漫步
 
我以资深北漂的身份在雅典的街巷穿行
无数希腊女人不时打量着我这张东方面孔
她们会不会像庞德一样写出《在地铁站》?
而我准备像西蒙尼德斯在雅典漂过大半人生
并试着用他的大脑记住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名字
再像品达用热血抒发对奥运胜利者的崇敬
 
走在希俄斯街上,我蓦然发现荷马的塑像
他拄着盲杖悠然沉思,而头顶闪烁着星光
我是否该问《伊利亚特》和《奥德赛》
是否真由他所作?是否该对他说我是一位
来自两千八百年后喜欢他诗歌的中国读者?
 
在国会大厦,我看到李白醉卧在大门台阶
让精雕细琢的柏拉图和苏格拉底为他脱去长靴
他吟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杨贵妃听懂了,但雅典娜听不懂,所以我
只好继续前行,继续寻找缪斯听懂的诗歌
 
在放着爵士乐的披萨店,在成双入对的咖啡馆
我呆望窗外,一个受伤的希腊女人坐在我的对面
她一边喝酒一边傻笑,一边和我一起呆望窗外
直到她手机响起,直到她吃力的用中文诉说爱情
直到她停止声泪俱下的表白并面无表情的打量我
我猛然从她的故事中醒来,然后默默识相的离开
 
盛华厚
2018年1月  希腊雅典
 
爱琴海的缪斯
         ---给萨福

 
一只发情受伤的海鸥从黑夜飞到黄昏
缪斯的爱琴海只适用于埋葬殉情的人
“得不到!”,你在整个古希腊自言自语
茫茫人海谁会因为爱而将你苦苦追寻?
 
不要以为牵手就是“海枯石烂,春暖花开”
在爱琴海拍几张婚纱照就是找到了真爱!
当爱情变成亲情,初见的窒息变成打鼾声
玫瑰变成酱油,面对那个人再也没了冲动
 
帮忙拍照的路人,抛向大海的石片
有些缘份一旦错过就终生无法相见
没有经历诀别的人不会真正懂得珍惜
“在一起!”你望着大海说出爱的秘密
 
“你就是美,你的年龄最适合风流享乐
你的魅力是袭击我的伏兵。”我听到
萨福在海底用诗句对法翁低吟,而我则
日夜站在爱琴海边做一个劝说殉情者的人
.
盛华厚
2018年1月  希腊爱琴海
 
            黑光
 
总有一束黑光照在你走投无路的地方
总有一个人走在你前面却始终无法赶上
总有一场风雨只吹打无家可归的人
总有一只手在我背后偷拍你的肩膀
 
一条从天而降的梯子掉进我的身体里
一个人在我身体里低头弯腰将它抓起
他用我内心的力量去完成他的梦想
他用我的眼睛看见黑光照不到的东西
 
黑光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集在你的前方
而前方不是一个方向如同黑光不是光
我左手摸了摸右手感觉不再孤独
我一迈腿就是前进哪怕方向错误
 
黑光由方入圆,让夜晚的游荡者彼此看见
我看见一个人满脸鲜血却笑容灿烂
而另一个人笑容灿烂却满脸鲜血
第三个人问我远方在哪,他却长着我的脸
                                
2016拉萨-北京
 
 特克斯夜雨
     ----给乌孙公主刘细君

 
一滴雨穿过我的梦境掉进茫茫黑夜里
一个人绕过茫茫黑夜只为了离我而去
雨,淋湿了远方和这个离我而去的人
淋湿了《悲愁歌》中身不由己的刘细君
 
总有人在我梦中哭泣,哭声将我惊醒
我看到梦中的乌孙公主至今孤苦伶仃
一颗政治的棋子决定着一个王朝的兴衰
我看到匈奴帝国的丛丛黑夜趴在我的窗外
 
特克斯,《史记•••••大宛列传》记载的乌孙国
中国唯一没有红绿灯的城市(当然也没雾霾)
这个载入世界吉尼斯记录的历史文化名城
记录了汉武帝的棋艺和侄孙女无奈的余生
 
诸葛亮的八卦阵让敌军迷惑,而特克斯的
六十四条八卦街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既通向沙漠和大海,也通向过去和未来
并且在深夜,它常带着雨通向单身者的窗外
 
一只雄鹰在喀拉峻大草原的上空久久盘旋
九个草原石人在千年风雨中守卫着天山
成千上万的小巴郎在马背上风一般长大
七只最肥的羊羔成为招待远方客人的晚宴
 
我曾独自走进科桑溶洞感受八月的冰冷
也曾独自在马山上品尝过马奶和巴丹杏
我曾独自亲吻过岩画、骆驼刺和哈族的姑娘
也曾和你走过这有12个世界之最的八卦城
 
你曾独自站在乌孙山上面向汉朝幽幽的哭诉:
“吾家嫁吾兮天一方……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而我对着夜空说:“爱情,只是一场漆黑的雨
这场雨带着你的哭声,从汉朝一直下到现在”
 
2016 新疆特克斯

  有很多年
         ---给elena
  
 
一本书里滑落的照片让你感叹时光飞快
一幕幕铭心定格的画面永远无法重来
太多不回头的转身变成诀别,太多
渡海穿山的相逢总在海誓山盟后分开
 
有很多年,我为等待一个人走在路上   
这个人专为我的等待而生活在乌有之乡
有很多年,我一个人挤公交, 买报纸
一个人吐鱼刺,一个人咳嗽,到处游荡
 
自欺欺人的等待,毫无意义的怀念
太多与子偕老的承诺常常是一厢情愿
有很多年,我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持独处
有很多年,我一个人在烛光下喂着老鼠
 
那些牵手走过的路,一起唱过的歌
那些祝你我幸福的人,如今都成为过客
有很多年,我一言不发仍感觉不够沉默
有很多年,我闭门谢客仍感觉不够孤独
 
你说:“不是所有的堵车都是迟到的借口。”
我说:“不是所有的背影都值得流下眼泪。”
你问我别人床下怎么发现了我的内衣
我说:“你的通讯录为何删掉了我的名字?”
 
然后我的车再也没有追上你离去的飞机
而我们中间从此下起一场越下越黑的雨
你问我:夏天和冬天的夜晚哪个更黑?
我问你:当你仰望星空时是否会想起我?
 
2016年3月  北京
 
 海洋水手号
       ---给elena

 
多少个刻骨铭心的名字终将埋藏于心底
多少个值得回忆的地方终生不会再去
有多少意外的相逢就有多少注定的分别
有多少苍凉的旧梦就有多少独处的午夜
 
海洋水手号,在这个世界十大美国邮轮上
我因一个电影中的凄美爱情故事而无比怀念
但是常常躲过睹物思人却躲不过触景生情
常常感慨却默默无语,而回首已是匆匆那年
 
搬不动的大海,回不去的曾经,得不到的人
痛苦是短暂的,一切到了最后都会归零
但爱情还在继续,还将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
在海誓山盟与杳无音讯后变的扑朔迷离
 
今夜海风习习,但不会遇到该遇到的人
空荡荡的月光将我潮湿的影子铺在甲板上
一只海鸥落在我头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我们一起望着大海深处,共同许了一个愿望
 
2015.9日本---济州海峡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