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彭流萍

作者:彭流萍 | 来源:选择信息来源 | 2018-09-26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彭流萍,军旅诗人,1987年09月生于江西大余,陆续在《解放军文艺》《诗选刊》《星星》诗刊《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湖南日报》《散文诗》等发表诗歌。连续三年(2015~2018)分别荣获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解放军报社和《人民文学》征文奖,近年来致力于讴歌英雄精神,打造民族英雄文化特色,崇尚豪放派,2016年12月创作全军首部诗朗诵战斗精神培育宣传片《血色湘江》引发关注,代表作有长诗《汨罗江》《丝路赞歌》《一条在沸鼎中奔跑的马鞭》及宋词《念奴娇•黄河八百冷娃》《破阵子•“七七事变”》。
 
诗评:
       彭流萍笔下的军旅诗,为我们展示出一道绮丽,突兀、峭拔、刚毅的风景。我强调的是,彭流萍是一位年轻的军旅诗人,但他的诗并不幼稚,反而他的诗老道,成熟、视觉如炬,具有相当的穿透力!时代性、军人性、高蹈性,是他所有诗歌的鲜明特色。难以想像,在万象更新、物质繁盛、信息发达、和平盛世的今天,军人乃至以军人组成的武装集团,如何保持战争的准备,以英雄主义精神迎向战争的可能。在这组诗中可以得到圆满回答。
 
       作者亲临“战争”氛围,又站在战争和使命的高度,揣摩、假设一场战争的来临,代表了这支英雄队伍所有成员的心态。“战士眼中只有战争”,“一直想着如何将巨石砸碎,碾成粉末”,“我不断叮嘱自己,像枪刺一样,时刻保持冷峻,刚硬,锋芒。必要时插入敌人的胸膛,嗜血利刃实现真正的闪光。”见声、见胆、见心的诗句,足以证明今天战士的肝胆风貌。
       诗人是正义的发现者,是生命力量的推崇者,又是遇见光明的颂歌者。在一片华光辉映,歌乐升平的国度里,军人是这样看待和平的:“不要相信任何裸露的语言,不要相信命运的齿轮倒转。像我一样从不相信战争的甜言蜜语,给我一个‘和平’,我必须给他冠以引号。”从而发出勇士的誓言,如果战争真的临头,勇士们冲向前让长履带的一样厚的脚掌,钢铁般的骨骼,砸烂战争的机器,还我一个和平和安康。
       面对物质的丰盛、环境的艰苦、亲情爱情的牵累,面对死亡,军人自有军人的情怀。诗人与战友濡沫而生,最体会战士的心灵世界,对生死的现实最为慷慨、大度。
       在这里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中国新诗百年面貌纷呈,优劣得失,各有评判。而军旅诗是刚柔并济的铁血风貌,是由像彭流萍一代年轻诗人负载着。他们吸纳大环境的诗意营养,武装了心灵,又用汗水、血水浇灌了的军旅诗的参天大树。
——著名诗人、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兼编审、解放军画报社(主管业务)副社长、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峭岩
 
一枚假装睡着的子弹
 
孤独的阳光
炽烈炽烈地砸向山河五岳
闪闪发光的岩石
刺痛了月光的银色皮肤
允许一枚子弹用沙子洗脸
闪烁的珍珠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掉下来
那么多火热的青春
响亮的名字
闭眼冲锋
像战士游走在青春的刀刃
生疼生疼
依旧
   稳如
       泰山
 
假想一场战争

 
战士眼中只有战争
如同我,生死面前除了辽阔只有高地
 
一直想着如何将巨石砸碎,碾成粉末
这是必备的绝活
不断叮嘱自己
像枪刺一样时刻保持冷俊
刚硬,锋芒
迸发深邃的目光
时刻睁大眼睛盯紧敌人的森严堡垒
必要时插入对方胸膛
——嗜血的利刃
真正闪光
 
 
“和平”年代
 
不要相信任何裸露的语言,不要相信
命运的齿轮倒转
 
像我一样从不相信战争的甜言蜜语
给我一个“和平”,必须
给他冠以引号
 
如果不戴上紧箍咒——
注定被高地埋葬
 
如同“和平”年代不假想一场战争
就注定要被战争
   埋葬
 
 
     战争斗士     
 
来吧!勇士们!
拿起你日夜相伴的枪,叮嘱无数条
翻山越岭的腿
冲出死亡的无岸之河
推倒高处的恐惧
击毙虎视眈眈的敌人!
 
亲爱的战友
你准备好了吗?像我一样
时刻和风斗、雨斗、水斗!泥沙斗、烈火斗
和战争的机器斗
长出履带一样厚的脚掌
长出钢铁般的骨骼
长出雄心豹子胆
 
……双手红光闪烁
像淬火的钢钳
——敌人的颅骨
    一夹
        即碎
 
“一等”
 
“一等”
在我心里不是某个温暖而浪漫的词汇
没有芬芳或彼此的卿卿我我
是一种声音
只要听见
我怦然心动的儿女情长
抛到九霄云外
血液加速翻涌,像脱缰野马
因为,我不咆哮
敌人就会将我击倒
 
空情
 
防空
   警报
一旦拉响我的灵魂就已经交给山河
七情六欲在这个繁花般绚烂的季节
分文不值
只有将空情摧毁
人间遗落的情感才能复活
 
战位
 
爱妻儿,爱军大衣
爱白山黑水
更爱那首士兵们日夜拎高嗓子都唱不累的
《当那一天来临》
此生只爱冲锋陷阵的骁勇
一旦爱上了
九头牛
也拉不回来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