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 执立

作者:执立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11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于执立,1981年生,湖南隆回人,系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已在《文学界》、《邵阳日报》、《邵阳晚报》《济宁日报》、《常德晚报》、《长江诗歌》、《中国诗影响》、《中国诗歌》发表诗文多篇。获首届国际诗酒大会作品征集现代诗类优秀奖。
 

 
等一趟公交要半个小时
等一场花开要一年
等你过了头七,上了山
戒了饭,打了碑,要三年
等父亲写好回忆录,要十年
等我回到故乡
等儿孙满堂,要三十年
等十只土鸡生成,等你挑上城
等做好午饭,用保温盒装好
等不识字的你穿过陌生的街道
等我走过老家的屋檐
等你唤我的乳名,要来生
 
清明
 
父亲与爷爷犟了一辈子
他们唯一的亲密时光
就是父亲给爷爷剃头的时候
那时,父亲拿出剃头刀
小心仔细地给爷爷刮光头
掏耳朵,刮胡子
爷爷微微颔首,一脸惬意
 
现在,父亲小心仔细地
割掉爷爷坟头上的杂草
动作轻柔,满怀虔诚
就像当年给爷爷刮光头
掏耳朵,刮胡须一样
坟头的经幡微微吹动
似爷爷微微颔首,一脸惬意
 
2016年除夕
 
零下三度没有空调的乡下房间
七个月大尚认生的女儿
患病半年未曾平躺过的母亲
 
凌晨三点,村庄此起彼伏
燃放的烟花炮竹
调蜂蜜水给母亲喝的我
 
庄子
 
庄子偏偏不尿富贵那一壶
他摆一个小摊,卖点自织的草鞋
饿得面黄肌瘦
 
他说北海有鱼会化而为鸟
它的翅膀像遮天的云
没吃的了他就去钓鱼
 
他的女人也很简单
男人选择了自己的路
她便也风雨相随,了无怨言
 
江畔
 
透过疏疏落落法国梧桐的心形叶子
上午十时的阳光,正好
噼里啪啦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回忆如小溪艰难迂回在昔日的崇山峻岭
波浪一层一层不断推搡
一根弯腰吸露的芦苇
 

 
阳光是你的巫术
你是那细腻的毛毛虫
儿时的香椿上
住着一大堆这样的诗人
 
毛毛虫是诗人
就和蝉一样
我见过那些蝉
小不点的个头
叫声异常凌厉尖刻
夏日的午后
我常常被它的诗歌吵醒
 
它们总是高高在上
娇柔地朗诵诗歌
你不知道它那神气
矜持又美丽
它的触角是八卦的图案
这是作诗的利器
 
爱人的声音
 
外界寂然无声
他却听见许多声音
人们在议论
声音如浪涛汹涌
 
外界寂然无声
人们只听见
巨大的闷响
来自天宇
 
此时
世界寂然无声
他只听得见
爱人的声音
 
在老牛背
 
凤凰山集泰山之雄伟
华山之险峻,庐山之幽静
峨眉之秀美于一身
过老牛背始知
其险峻犹在华山之上
 
过老牛背
人须匍匐贴石而行
如蛇,如虫,如蜥蜴
 
须小心翼翼,心静如水
须无名、无功、无我
稍有杂念
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过一回老牛背
犹如度过这如履薄冰的一生
 
 
六岭
 
在天池山,他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下雨,他氤氲在烟雨中
天晴,他隐没在暮色里
更多时候,他独自面对这片苍茫
 
许是太平寺的钟声有了佛性
白鹤的鸣叫响彻朝野
他提笔写下“江山一览”“烟雨奇观”
便潜龙一跃,腾空而上
他来时茫然若失,他走时心如止水
 
 
一粒沙子
 
一粒沙子
是在海水中沉没
还是在汗水中融化
 
一粒沙子
是在沙滩中泯灭
还是印在爱人的脚心
 
一粒沙子
它期盼被风吹起
飘落在遥远的远方
 
啊,一粒沙子
它担心的,恐惧的
永远是成为千万分之
一粒沙子
 
 
聊斋老人的白日与黑夜
 

这位山东临淄老汉
清癯羸弱而神情枯槁
一顶旧方巾一袭旧长衫
一颗与生俱来的黑痣注定了他
萧条的一生
 
那条通往省城乡试的羊肠小道
你走了三年复三年
少年得意 老大蹉跎
前后巨大的落差造就的 势 力
将你才气纵横的一生击打的
粉碎 溅起的浪花是无数怪异的眼神
落下或者扬起 都是痛
 
你绝对是输在一种美好的遐想中
就如朝生暮死的蜉蝣
永远看不清明天
选贤授能 量才取士的时代已然远去
给予你的只有已经僵化的 科举和八股
而你连八股的格式都不熟练
 

 
如果说还有黑夜之王
那就只能是你
夜的帷幕一揭开
所有的一切都为你活过来
腐朽的化为神奇
木讷的石头都会欣喜若狂
 
深夜孤灯的静寂里
你的寂寞都悄悄开了花
一定有一只狐为你幻化成人间的仙子
她衣袂飘飘 明目善睐
她随着月光流于聊斋
一定有沉痼多年的女子从满是绿苔的深井里爬出
她沉吟苦思 还是想不出下联
她一定为你株守了多年
 
 一定有无数的萤火和无数的星星
无数的精灵将你的黑夜点缀的灯火通明
于是 总有一些时候
黑夜比白天更接近光明
 
 
 
情到深处总是诗
——读于执立诗歌《等》有感
作者:方竹
 
等一趟公交要半个小时
等一场花开要一年
等你过了头七,上了山
戒了饭,打了碑,要三年
等父亲写好回忆录,
等我回到故乡
等儿孙满堂,要三十年
等十只土鸡生成,等你挑上城
等不识字的你穿过陌生的街道
等我走过老家的屋檐
等你唤我的乳名,要来生
——(于执立《等》)
 
在这一次千元十行诗歌大赛中,这首诗让人眼前一亮,除了此诗立意新颖,重要的是情感丰富细微。
首先诗歌的题目,一个字《等》,简单明了!慢慢读下来,才发现他的《等》,由浅入深,把读者的心一步一步往下揪,直到心弦“咯噔”一下。诗歌动人心弦的是那一份真挚的亲情,阴阳相隔的无奈,无法再续的寄托,在诗里呈现得不同凡响。手法看似单一,其实奥秘就在这单一里面。他把丝丝缕缕交织在一起的追忆、缅怀、放眼未来,融汇在简简单单的一个“等”字里。
“等一趟公交要半个小时”,作者把平常不过的一句话做了开头,看起来没有语不惊人的效果。但是第二句话就开始用起了诗人的典雅手法来了,“等一场花开要一年”。富有弹性的诗就是这样的,读者刚刚舒缓的心还没有放松,作者就环环紧扣了。“等你过了头七,上了山”,好像一道弯,把人惊立在了那里。读者的心跳,作者的欲语未诉,一起轻轻拍打着心的堤岸,拍打着一张薄薄的纸,纸上写着深深的眷恋。
可是等依旧那么漫长,“戒了饭,打了碑,要三年”。所有的等待都是重复的煎熬,只有内心深处有抹不去的挣扎,才能写出这种隐隐作痛的感受。
“等父亲写好回忆录,等我回到故乡/等儿孙满堂,要三十年。”隔着时空的裂痕,隔着时空的隧道,三十年的人生,很多事物早已物是人非,可是对父母的情感不会随光阴流逝而越来越少。
“等十只土鸡生成,等你挑上城/等不识字的你穿过陌生的街道/等我走过老家的屋檐/等你唤我的乳名,要来生。”全诗以一个“等”字贯穿,一气呵成,读来令人拍案叫绝。
从头至尾,作者都是在包装一个亲情的匣子,两头把它精心地拧紧,中间把它逐渐放宽,加一点回忆,加一点沧桑,加一点悲凉,加一点倾诉,再加一点寄托,整个空间就丰盈了。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