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李海浪

作者:李海浪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8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李海浪,《WM财富顾问》杂志副主编 、 ArtTouch主编。

今年夏天异常闷热,且时间漫长,烦躁的心情已不能平静地坐下来写点什么。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一位漂亮的女诗人,芳名叫李海浪。大海总是人们避暑的首选,又见海浪,顿时暑气全消。几杯下肚,几句交谈,方知她是来自贵州的苗族女性。她的性格有她那个民族的特点,质朴而坦诚,只是不知诗写得如何?便向她索要几首诗拜读和学习。不久,诗传过来了,粗看了一遍后,不敢妄评,托词说晚些时候细看再谈。在我熟识的女诗人中,海浪的诗较之翟永明的诗显得嫩了些,和傅天琳的诗相比又现代些,但难与傅的生活底蕴相比,但和夜娜不相上下。仅《肉身的记忆》,就可与伊蕾一拼。海浪无疑是会写诗的,而且起点不低。但从她的工作范畴和兴趣相比,诗尚不能成为生命中的芳草地。她还在寻觅着什么、追求着什么,她自已似乎也茫然。于是,偶有《梦魇》缠身,睡眠不好,《右眼爱流泪》,纵然喜欢看《啤酒花》,却又感叹“泡沫就是泡沫”。尽管《所有的一切都已失忆》,但坚强的苗族女儿始终没忘记亲爱的父亲!海浪,“回到你的海里去吧”,把工作、生活、家庭、朋友之间的关系调理好,拿出一部分时间,为诗歌作点贡献。
——陈松叶

 囚禁

逃走吧
把囚禁多时的牢笼打破
哪怕是奔向坟墓
自由是一粒甜蜜的毒药
在我们够不到的枝头
含苞待放

你曾经幻想锦衣玉食
温香软玉
于是隐忍会将白天吞没
在夜里审视自己
是我们亲手抛弃了流浪
俯下身子  甘愿做一只鸵鸟

在华服的包裹下
内心早已荒野
被拉得漫长的困渡
自由又在心里提上日程
夏娃和亚当
打破了沉默

来吧 狂风
来吧 暴雨
我将为怯懦践行
点燃我
将遗留的苟且 痛快地玉石俱焚
 
啤酒花

我喜欢看啤酒花碰着啤酒花的声音
就像我们都很真诚的样子
倾诉衷肠
没有谎言
就像我们情同手足
两肋插刀
就像我们真的可以
一辈子不离不弃
爽快地一饮而尽
在人声鼎沸中
推杯换盏
觥筹交错
酒醒后
才知道那啤酒花
不过是泡沫
泡沫就是泡沫

消失

我在每个空档里
填充阳光
塞满活力
塞满热闹、忙碌
像只辗转不停的蚂蚁
自以为是地劳作
 
你知道
所有的影子都已经模糊
模糊成你的样子
我惊悸般走过
后来
我再也不相信我的眼睛
 
缺口
张大了寂寞的嘴
我们的时间
已经生锈
我们的前路是
一座正在消失的灯塔
 
我装着开心的样子
装着欣赏彩云的样子
装着看欢畅的鱼
看到天空
水底
掠过你的影子
 
肉身的记忆

厌倦了所有的流程
和来自四面八方的空洞
日日月月
我们最吝啬的
是关于情感的词语
就要说出口
又烫伤了喉咙
于是 默契配合着
避而不谈过往和以后

我们像
贪婪又恐惧的猫
欢愉 孤寂
从不互诉衷肠
言语是一件利器
避之不及
 
只差一点点
就有了相爱的样子
呢喃低语
满心欢悦
抵不过肉身的苍白
我们,被小心翼翼地
呵护在以为不受伤的地带
暗自  独自
完成一场又一场的对白
 
记忆的那条河流里
我们干涸的速度
还来不及融入
长河  长河
多一道黯然神伤
 
肉身的记忆
比建筑
比家具
比一个饭馆  一张床
比它们的记忆
消失得更快了些
猝不及防地
来,和去

时光是个小偷

酒杯碰着酒杯
拼了命的尖叫
单调的寂寞的回响
一杯饮尽

那畏畏索索又多情的过客
等待仰慕者的青睐
等待被岁月垂怜
不,时光是个小偷
就像瓶中的酒
已经滴酒不剩
杯盘狼藉
再装不出多情的样子
 
一场寒流悄悄划过

这一场无人知晓的伤寒
那画布上未完的裸体
发处幽幽绿光
无数个长长的夜里
吞咽着焦虑
 
你干枯的十指
在那惨白的身体上
弹奏一曲又一曲哀乐
响彻云霄的呐喊
停在空气里
对峙
死一般的宁静
 
死亡是我们的歌
任你在画布填上什么颜色
寒流已经袭来
远去 远去
保持着缄默
寒流悄悄划过

父亲
1.
父亲
你是爱我的吧
你从不曾说过
什么时候起
你就在我们面前
惊慌如麋鹿
眼神逃离
三十年
数得清的言语
摸不着的温度
沉默 沉默
沉默是你的全部

父亲 没有爱好
从不知道自我
也不懂为自己而活
像倔强而顽强的耕牛
用黄土般的厚重
托起明月
借着你的光
明月闪亮
醇厚
亦是你给我的光芒
踏实
是你给我的富贵
我带着这些
前行
一如你那般平凡
我的血液中
也流着你的平凡、沉默,和深沉

2.

年轮
从你笔直的背上辗过
在每个年头里
每张薄薄的照片上
变化着
额头的皱纹
鬓角的斑白
衰老
比我想象的速度来得更快
当初
竟是怎样的绝情
就选择了远行
爱还爱着
只是苍白
病榻前
孤独时
哪有比遥远更遥远
从此
你习惯为我送别
习惯一顿饭,一杯酒
风尘仆仆
要多么绝情
才会舍掉那守望的眼神
遥遥无期
本该在每个晨起黄昏
挽着你的胳膊

父亲
是不是命中注定
我这一生的远行
悔恨,在每个无力奔向你的时刻

右眼爱流泪

 一个眼睛比一个眼睛强硬
右眼总是先流了泪
一个声音喊着
你的敌人在大笑
怯懦却仍然不停息
一个壳,我们在壳里
形同陌路
又互相牵制
以爱的名义

我的左眼是个英雄
在万般折磨下
近视的度数仍然小得多
冷眼看着右眼流泪
她说
不哭
哭是懦弱
她说别忘了自我
右眼,是个傻瓜
近视度数又深了
右眼的悲哀并没有好一点

一个眼睛在轻蔑地冷笑
一个在哭泣

真相与谜底

在远的地方看你
仿佛是投入爱河中莽撞的青年
有着无限的光辉
去挑战一次又一次的历练

近处看你
白的头发里
眼角的皱纹里
眉眼的沧桑里
藏着难以阅读的故事
只怕你自己都难以讲诉
哪一段
会轻轻敲打你的心口
他们说,你的爱情死了
你们养的鸟还活着

你更像一个要人照顾的孩子
像初生婴儿般
接受上帝的洗礼
给你母亲般的纯粹与无私

谁又会责怪你
曾经
不过是个认真做游戏的孩子

南鸟北飞
 
那不知名的鸟
不知疲倦地 整夜地鸣叫
生怕错过了它的季节
在城市里
在万千明亮的灯火里
那么地不合时宜
不眠不休地

它该在西南
催促庄稼人
却兀自飞往城市
格格不入地划破夜空
卖力地唱着自己的歌

你为什么不到我们的山林里去寻找伴侣
在这里,叫破了喉咙
也没有人懂你意思
黑暗被你唤醒
美梦的孩儿充满惊奇
这是怎样的叫声
我说,从前
一个遥远的地方……
我知道我欠着你
我知道我欠着你
欠着我的土地
欠着看我出走的那些眼神
   那些走过的路的泥泞
那鸣叫的
好像不是你 倒像是我自己

阿公的橙子树  四季无颜色

我的山怎变得那么孤独
那些个人儿呢
有的归为土
有的游离

树上的梨花也孤独
偷果的孩儿已远走
那棵树成了老树
记忆中的酸
侵入骨骼
再也没有人等待
从青色的橙子慢慢变红
我的阿公在这里离开

我们在这里亲如一家
和乐且湛
又各自远离
喜怒哀乐
归还尘土
我的阿婆再也不会在村外
啰嗦地叮嘱

流浪是谁种下的蛊
我的房屋也孤独
我的梨树也孤独
阿公的橙子树
四季无颜色

你走后 所有叶子都失忆

我们等命里的那个人
不为寻花
为这积压了多年的话
从头说起
一寸一寸的光阴
完成一场我们命里的抗衡
花都落了
摇醒了晨昏

遇见又开始悔恨
等了太久
不过是一夜借宿掌心
多了一道纹
在夜里假装沉睡
假装是冗长的梦我们跋山涉水病一场

你走后
草长莺飞的荒芜
花开了
所有的叶子都失忆

梦魇
 
总在夜半时
你站在那里,或涕或笑
为什么
久久不离去

那些埋葬你的土地
有一万个心结
无法终结的漂泊
无法守候的桂花树
我的老屋漏了雨
不安静
是你风雨飘摇的声音

山峦
不眠不休
远的人
远的是今生难见的坟

诵经
度我们累世的业障
重逢时
不必惊动星月
黑暗处
丛林里
黄土坡
点点星火

回到你的海里去
 
最贪婪的是灵魂的空虚
偷尽世界末日的欢愉
一个无底的洞
而你
不知在哪个时间
哪个空间
出现得不可抗拒
 
在成群结队的鱼里
明明已经看到了彼此
初遇你时
我曾一脸明丽
眼里泛着光芒
从地老幻想天荒
谁都不知道
聚散比我们想象中快得多
 
从此我用很长的时间
把你从胸口抹去
不要在呼吸时
在每个白天和黑夜
蛰伏 幽居
一疼再疼
 
你的躯体,像一条滑腻的鱼
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别的海域
耳边又响起
“回到你的海里去”
“回到你的海里去”
 
救赎

你的眼神灰暗
藏着过往的混乱
你的心房
满是成年人的哀伤
我终生固执地认为
你是我洗不清的那块污渍
是我爬满了寂寞的花树

每一次动念都像伤口拆线
生生的钝痛
就算我伤筋动骨一百次
在你出现的那时
却已然隐遁了爱恨

所有的傻事都不会再演一遍吧
忠心耿耿地泅渡
以为这是我们的功德圆满 
只是
枯燥的橡皮躺了很久 
和污迹 使命般地纠缠
谁才是谁的救赎

我再也不会在夜晚守望一个人了
孤灯 惨白 和无力的呻吟
我穿不透霾雾的距离
就像我扯不下冷漠的面具
隔离,防毒的口罩下
我们不说话也更自然了些 

再也不必拷问我
真的
如果一定要提及爱的话
要么你干净
要么我干净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中诗简牍】2018年7

    【中诗简牍】2018年7月卷(总第74卷),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烂柯人等8位诗人上榜。
  • 情人节为经典名画配情

    中诗网近期将组织“情人节为经典名画配情诗”主题征文活动,投稿邮箱:994729556@
  • 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

    本次论坛就文明与危机语境下的当代诗歌写作,以及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歌,围绕三
  • 当代著名诗人伊蕾女士

    伊蕾是中国当代诗人的杰出代表,是新时期女性诗歌写作的领军人物,是开创、推动和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