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刘坤

作者:刘坤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7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刘坤,80后,安徽临泉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诗选刊》《星星》《绿风》《散文诗》《天津诗人》《中国诗人》等报刊杂志,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录多个选本。参加《诗歌月刊》首届安徽新青年诗人作品改稿会。
 
诗评:有天赋的人是不一样的,加之他对诗歌的忠诚,虚心好学、博采众长,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在“长淮同题诗”群里,他负责组稿、初选,同题训练的写作角度、横向比较,思考与反刍的深度和广度多于他人。这对他,无疑是自我提升的绝佳机会。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刘坤的诗,已经脱去了一年前的粗糙与青涩。首先看他的语言,简洁之后的张力明显增强,几乎不见那些冗陈与拖沓;多向度与密度的增加,现代性的增强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其次是气息,每一首都是贯通的,冷静而浑然一体,既没有滑入口水,也没有艰涩、断裂。再有他的思考,深而广。对现实的关照,强烈的思想性让他的诗歌初放优秀品质之光。技艺的成长,风格的成熟是刘坤最大的收获。他的阶段性成功,再一次说明:找准方向,的确重要。(雪鹰:《长淮诗典》主编。)
 
 
 
《狗吠》
二楼顶的铁皮棚
关着一只狗
狗叫,另外三面墙
也就跟着叫
仿佛四只狗在叫
 
楼下的或者路过的狗 
却不知道这些
以为棚子里真的有四只狗
 
所以,楼下的或者路过的狗 
从这座楼下经过时
都很拘谨
往往闭上嘴,一溜小跑
很快离开
 
 
 
《凌晨鸡叫》
刚写完一首破诗
鸡就叫了
看看手机,刚凌晨十二点
我真佩服这只鸡的勇气
在现在的居民区里
都是狗的天下
各种关系都要打通
才能在小区里
有个立脚之地
况且晚上只有狗才能叫
还是按顺序的叫
 
这个时候突然有这么一声鸡叫
让边牧怎么想
让藏獒怎么想
让路边那只瘸腿的野狗怎么想
让写诗的我怎么想
 
娟子醒了,摸到手机
在朋友圈里留言
十二点,鸡叫了
 
 
 
《我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
切割的声音
通过一千个雨珠
来到我的室内
 
我用手指敲着
一堵白墙
 
臆想总是在脑顶徘徊
没有一块路牌
 
我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
散发的都是出去的
 
眼睛就能完成
这样一个过程
 
这种姿势
是那么的不谙世事
 
 
 
《碎片》
经阜阳发往长春的火车晚点了
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我关注着阜阳至上海的时间
秒针跳得很慢
一个小男孩高兴地说
我要去大城市喽
他的爸爸点点头
暑假是该让孩子
与自己呆在一起的
虽然呆不到两个月时间
但是却能证明
他真的是我生的
 
 
 
《细节》
我听到有人在说话
通过声音的层次
应该是三个男人
偶尔还会笑上几声
 
外面艳阳高照
到处都是阳光
辽阔
足够装下这些阳光
 
我在屋内
窗户高过眼神
阳光斜着进来
带来无数只尘埃
 
我扬起巴掌
打疼了这些阳光
也把尘埃打进黑暗
但阳光的伤口却很快愈合
 
外面的声音
被汽车的发动机带走
我躺下
也许一觉醒来
月光就代替了阳光
只是不能确定
那些遭到排挤的尘埃
是否能够适应外面
真正的黑暗
 
 
 
《弯腰》
楼梯上第二层和第七层
各有一只回形针
应该是从文件,档案盒
笔记本,或者嘴唇中漏下的
 
七天了,楼梯上的灰尘
随着雨水而增多
它俩仍然在这里
看着不同的鞋子激扬尘土
 
透过它俩的眼神,我知道
它们渴望有人弯下腰去
像收割平原上的麦子一样
将它们收获
 
可一直没有人这样做
包括我
都认为它俩远不如一根草芥
不配自己弯下腰去
 
 
 
《父亲的啤酒瓶》
我的父亲不是农民
是农民的儿子
我也不是农民
是农民的孙子
这好像不符合逻辑
可这是事实
小城里有许多这样的比喻
后来被一些孙子当成了夸张
 
夏天是父亲的一瓶啤酒
他总是在夜晚带我出去
用牙启开瓶盖
然后给我买一块钱的羊肉串
一块钱十串
现在是撸
一斤一斤的撸
 
父亲把三十八年的啤酒喝完
就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啤酒瓶也藏了起来
我还有四年就到三十八岁了
我总是不愿意提到他的年龄
还有,他藏起来的啤酒瓶
我至今都没有找到
 
 
 
《等,那片虚张》
我想把它当成你的长发
思想爬满我的脊梁
脊梁在冬季的下午
独自一人走走
 
这是第几条巷子
巷口也如初冬一样寒凉
墙头的仙人掌未播出
迁徙的慌张
 
这时没有雨
只有口中呼出的热气
每个人都一样
每个人都不能不一样
 
我没有动那片泥土
我知道有些东西就如我一样
如我藏起的那扇门一样
不能动
 
我也有痛心的时候
痛的无法打开
只能等,等它自己
走进一片虚张
 
 
 
《真相》
我从楼梯上去
为了避一场风
而遇到另一场风
 
衣角带起浮灰
风开始在我眼前隐瞒
蛛网下的真相
 
上面覆盖一层谎言
个别数字的缺失
让一整段话失去意义
剩余的站在风中不知所措
 
接着,谎言上面再贴上一层谎言
蛛网会持续陈旧
风,不像水
静止的风,从来都留不住
 
 
 
《踌躇》
初秋的中午仍是炎热
穿过前洼村
不规则的乡村水泥路两旁
两米多高的玉米仍站在地里
平原上的雨在前段时间
有些多
 
这些玉米没有打伞
在生长的过程中
羞于将身体裸露于世
思想发霉
虫子不再触碰它们
 
我蹲下身去
按了一下软的黄土
看到远处一台红色收割机
也在田边蹲着
却比我多了一些
带须的踌躇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