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辛夷

作者:辛夷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7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辛夷,本名张泽鑫,1988年生,揭阳人。广州作协会员。作品见《诗刊》《草堂》《星星》《诗潮》《诗歌世界》《中西诗歌》《中国诗歌》《诗选刊》《广州文艺》等期刊,入选《中国年度诗选》《中国朦胧诗》等选本。
 
【诗评】
 
辛夷的诗里透露出一种细腻和忧郁,这种气质是独有的,而“发乎情”以及口语化的语言又拉近了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余史炎这样评价他的诗歌:他的诗歌中,看不到刻意营造诗性氛围的痕迹,呈现出一种独特迷人的气息;忠诚于内心的书写的人,其诗歌自有其不同凡响的特质。
和大多数现代诗人一样,辛夷受过中国古典美学的濡染,但他的诗明显已进化出“现代性”,找到了新旧诗良好的契合点。他秉承“目击道存”的传统哲学审美,道存于器中,他所见到的景、物、事大多染上了浓厚的情感色彩,散发着他独特的诗味。其叙述区别传统叙述在于,既非“情节性”的叙述,也非事件状态的普通呈现。他叙述事物的“非真实行动”或与事件“相关的局面”,并通过主观的“意动”产生“非真实行动”并与“局面”相互生成。(梁彬《辛夷的细腻与忧郁》)
 
【诗歌作品】
 
家族史
 
曾祖父被草席卷着埋到土里
他的胃装满饥饿以及对食物的渴望
无碑坟墓。每年我们给它清理一次杂草
当初哭曾祖父哭瞎一只眼的曾祖母
没有这福气,她只留下骨灰
装在精致小盒。她挑盐要走很长山路
我的爷爷讲述他母亲的故事,像是谈
别人的事。爷爷胆小,一辈子规规矩矩
如阡陌框出的水田。他现在和奶奶
终于重逢于另一世界。十几年前
奶奶过世,他把她的所有遗物
都搬到楼上。当他走时这一切也没了
我的父亲和我二叔,清空它们
在旷野焚烧。烈火熊熊
跳闪。我能感觉到他们眼里的悲伤
没有了父母,他们就像两个孤儿
在地球表面,单薄得像飞起的灰烬
一阵风吹来,倒伏的草
也比他们更有力量
 
花瓶
 
窗前立体的孤独主义者
色彩静止  小小的  动人的
瓶颈  收缩起累赘语言  弧形思想
深陷自身之中  不可描述
像夏天从花朵的梦中经过
留下  不完美的河流
在相似的时间里
反复出现同一场景
月亮
倾倒于露水集体的脸上
阴影捂住瓶嘴
看不见的
不安  浮起错觉
的黄昏  在破碎之前
一只瓶子的  孤独
深邃而迷人
 
应如是
 
鸟鸣在周围环绕,此起
彼伏。仿佛触手可及
的喜悦。我考虑用传统的方式
赞美来自树梢,或林间深处的精灵
它们使我和面前老树清晰地
呈现各自的处境。枯枝上
三月,已经重来
鲜绿,沉默制造出一场
柔软的惊奇。专注,并且
几何级,增长,改变枝条的弧度
我有突然仰望的深情,顺着
泥塑雕像,往上爬。穿过风的
漂流,及呼吸的阳光
在半空,枝叶覆盖的地方
新生的气息聚集,成型
内心声音发出叶子形状
我在呼应
鸟的鸣叫
 
寒夜喝茶
 
舌尖上小剂量的甘
逆流而上,回味,一种清香
卸下白昼的浮嚣,体内的河流停止了咆哮
平静是与墙壁独对时的沉默
是两个喝干的茶杯,以空对空
是冥想的云,落在打开的书页
而我看到茶叶舒展的肉身
静置壶内,超越茶的本我
以另外的方式
在寒夜完成对生活的顿悟
一杯茶的哲学不是在水与火之间
简单的浮沉,当它放下一身妄念
整个世界
也就寂静了
 
在博物馆看陶瓷
 
聚合在它身上的光,正在改变
一个时代的面貌。它成为了静物
在密闭空间里,组合它的泥土时间止于
某一刻。我们听不到土从窑里发出的呐喊
看不到塑造它的手,化身为草木
从被制造出来,它的命运就不为自己掌控
作为饮食之器,它会知道主人唇印里的秘密
如果只是陈设,在博古架上,它还可以
配合阴翳,为生活产生美学意义
但这些可能,或者愿望,都落空了
它在玻璃柜里。安静,可怜。
一场海难,把船上的人和所有物什
全带到大海深处。盐腌制着一切,蓝色
囚禁了它好几个百年。它的身体早已
倒不出一滴水的恐惧。我知道
它还会成为教科书里的配角,被救赎
被赋予更深的使命。而它不会知道
在我面前的陶瓷,一声不响。
洁白的肉身,盛开了一朵优雅的青花。
 
无可说
 
不写诗的日子,发呆,一个人面对坏天气
“小楼一夜听春雨”,新句未成,旧词如漩涡
明朝地铁恰遇博尔赫斯,说到时间和未来
身体已无起伏山水。过往放肆皆幻觉
我是我的附着物和最好的心理医生
 
风中有我的私人史
 
远离了她,她的手她的脸在我面前
变成白雾。午夜的纸屑
跑动在车流声里。过马路
我遇到呼吸的尘埃,跟随灯火起伏
天桥下,醉酒的流浪汉呼出远方
悲伤是一块铁,沉沉的
压低伸向我们的枝条
我的爱人,乘着末班车回去了
她变成车厢里所有的陌生人
我遗落了什么
在大街上
月光养育着它
 
山居一日
 
到了傍晚,整座山的清凉全从木格子窗
涌了进来。在眼所看见和变化之间
秋天正遗弃一个喧腾的话题
寓意是山,最后存在镜子中模糊的曲线
时间松开了我
顺着风奔走的方向,我们看到
拱形桥金色的背脊,闪闪发亮
有人从桥上走过,如此漫不经心
流水快速捕捉到这个瞬间
弧形的天空从远方寄来明星片
这一刻,我在灯下看书
“一切都无目的除了那永恒的
美之外——”
 
水井
 
下坠的力是一个信号
夏天在提醒我
再放两米的绳索
经过两分钟等待
又可以,打上来
曾经清凉的感受
这井好深,如渊
我总是很害怕
桶底会触碰
人们不愿意提及的回忆
所以,我只能小心翼翼
做这一切,我身旁没有人
又时刻,觉得有人在扯桶绳
井中的空荡搅拌一群星子
我得尽量不打碎它们
睡觉的水应该保持完整
像我离世的爷爷,他躺在冰棺
面容也要和活着时一样安详
 
海之书
 
燃烧的蔚蓝几近灵魂的纯粹
一定有数不尽的精灵居住在这辽阔的海中
不然,为何我一到此,体内的水
就会跟随潮汐起落,变幻,而那记忆的盐
总试图穿透传说的云雾,对进化表达谢意
 
你看,海风携带远古的密码,借助海鸥
划出弧形的解释,及洁白的想象
轻盈的浪花走到顶端,又重新变回白云的模样
涛声碰到风声,就变成一行行时间里的诗
 
那古老的礁石,我凭借它粗粝的外表猜出造物的神奇
游的,飞的,跑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生物
刹那间,仿佛经卷上的文字,使我变得明净起来
海鸟的清醒给我方向感,石斑鱼喜静,与我相似
贝类告诉我,坚韧可以将痛苦转化为珍珠
在这岛屿簇拥的世界,海是启动灵魂之门的钥匙
而万物都有灵性,即使是脚下毫不起眼的沙子
日落时分,也会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岁月的尘埃
 
其实,我的内心是一片原始森林
雨水充沛,并不需要气壮山河的动作
“划”——让水在时间里更为立体
 
那些带有仪式感的锣鼓声
每年,都会抬高历史的水位
我们深知河流的曲线迷人。我们发酵。
 
在五月的热烈里,身体的火焰
点燃传说的硫磺。河山永远那么好
我们适合谈的,唯有玻璃般的爱情
 
彼时,妖与人的缘分很虚无
此刻,我和你道德边界明显
奇迹降临永远都带有鸦片性晕眩
 
我在午后梦到你颤抖的双肩时
落叶又重回枝头,绿得漫无目的
只有我知道镜子破碎,无法完好如水面
 
我们的疼痛都是真诚,并且无助的
我们习惯了忽略彼此,躲进各自的阴影
呼吸节制。那片岁月的空白落满尘埃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