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尹宏灯

作者:尹宏灯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7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尹宏灯,男,汽车职业经理人。1981年4月生于江西宜丰,曾漂东莞十余年。1997年开始诗歌创作,2010年获江西省首届南风诗歌奖、入围2016年华文青年诗人奖、获中诗网2017年度优秀诗人奖。已在《诗刊》《星星》《绿风》《阳光》《诗选刊》《中国诗歌》等百余种刊物发表作品;著有诗集《奔跑》《而立书》。

诗家评论:
 
《问鼎人》诗社社长爬藤
   尹宏灯的汽车诗让我读出一个诗人的存在状态,或者说,让我读出一个诗人血液里的成分。他很不错,将冰死的机械——汽车(城)诗意地与村庄结合了起来,其实是在诉说自己的情感状况。在诗歌中诗人将“汽车城”、“后视镜”、“远光灯”等,有关汽车的因素,都诗意地联想书写,很是独特,同时也看出作者的诗歌天赋。诗人借现代交通工具“汽车”,阐述一系列地对人生、生命的哲思与发问,异曲同工。从“每一个机器都是花朵”等作品或诗句中可以看出,诗人是喜爱自己的职业的,将自己的职业喜欢地比喻是农田里“雨露”,很是愉悦。更让我记忆犹新的结尾是,对于汽车的快速度、行驶的方向及身处车内等感触,都有真切的情感抒发。而“只有当方向驶到一个小山村,我们才找回自己的影子和钥匙,才找到真正出发的地方”,很乡村情结,我真是欲言又止,就止于此吧。
     ——引自:爬藤诚言《问鼎人第12届:WDR尹宏灯诗歌展  》
 
◎在汽车城,我要亮一盏马灯
 
我在守望一个村庄
我把这个村庄叫汽车城
 
村庄没有月亮。有耀眼的灯
闪烁在漆面上的光,在光环之下
远古的文明,在奔跑中遗失了罗盘
 
我在汽车城打坐,在仰望的星空里
写下碑文:我要亮一盏马灯
去燃烧古老的村庄
 
 
◎后视镜
 
镜中的村庄被尘世的风刮远
镜片下,滚滚的车轮扬起城市的雾霾
 
在汽车城,青草长在画框里
长在记忆的大山深处
整个春天,我莫名地想起客栈和马车
周身长满了成片油菜花瓣
 
这是一种幸福的姿势
我不肯挪动身躯,忽然觉得
有些饥肠辘辘,在后视镜的窗户里
我望见了冉冉升起的炊烟
 
 
◎远光灯
 
远光灯的出现是必然的
它在黑暗中摸索干渴的眼睛
一束不长不短的光,划出熟悉的轮廓
 
村庄的牛羊草垛已经安睡
旷野上住着熟悉的星辰。一阵风过
一群行色匆匆的人
被一堆城市的谎言安放到路边
 
没人发觉,凌晨的汽车城
体内生长出一个茂盛的村庄
 

◎总有一辆车,驶入我们的身体
 
总有一辆车,驶入我们的身体
起先并未察觉,我们一直在跑
偶尔停下来,瞅一瞅路边的风景
——山川也在跑,河流也在跑
后来发现,奔跑就是身体的一部分
像粮食、庄稼扎入土壤的根
从未停歇
 
在岁月的刀锋上,我们偶尔
会按一按喇叭,只是怕
被时光漠视或者淡忘
 
 
◎车灯或者马灯
 
这些年,车灯与马灯
老是交换着出现
我似乎走不出这种梦境
在汽车城,有时,会默默地
把车灯看成了马灯
看着它,远远地朝我走来
 
只有在此时,我找到了恰好的位置
内心落满的尘埃,被完全裸露
我表现得安静,守着光
像个慈祥的老人
 
 
◎十台车的去向
 
第一台车,跟了一个开发商走了
第二台车,跟了一个矿老板走了
第三台车,跟了一个某领导走了
第四台车,跟了一个富二代走了
第五台车,跟了一个大学教授走了
第六台车,跟了一个卖药的走了
第七台车,跟了一个开饭店的走了
第八台车,跟了一个白领丽人走了
第九台车,跟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走了
第十台车,来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他告诉我,刚卖了十亩地
 
 
◎血管和根须
 
从城市出发,上高速
下高速,走国道,省道
然后到县道,乡道
 
无论走哪条路
终点都是通往一座村庄
或者一座座村庄
 
如果把地图摊开
这些道路多像一条条
扎入大地深处的血管和根须
 
 
◎三代人
 
爷爷推着板车去卖绿色食品
父亲骑着单车去买绿色食品
孩子开着小车去找绿色食品
 
 
◎梦想
 
为了奔跑,我们制造了汽车
为了快速地奔跑,我们建造了汽车城
 
在铁的栅栏里,我们竖起一座碑
坚硬的风吹不动它
它的内部有坚硬的梦想

我一直在想,当所有的事物
都成了奔跑的碑
我们的栅栏里还能装得下什么
 
 
◎车钥匙
 
一把车钥匙就能启动一次奔跑
很多次,我们却不知道
该奔向何处。把自己丢进车厢
丢给道路,丢向山川
 
我们在何处弄丢了自己
我们又是在什么时候丢失了钥匙
 
把车一直驶到终点,驶到一个小山村
我们才找回自己的影子和钥匙
才找到真正出发的地方
 
 
◎钟声
 
寺院的钟声跑着跑着
便丢了。很多人还没来得及
虔诚,竖起干净的耳朵
便在荒野中,消失了
 
这时,汽车城在荒野之上
拔地而起,像立起一鼎鼎巨钟
一群饥渴的眼睛,便蜂拥而来
 
钟声却始终没有响起——
所有人,在来的路上
弄丢了钟杵
 
 
◎上车途中
 
起先,我们没被通知就已经上车
然后,没做任何准备就已经出发
紧接着,没准备好就已经奔跑
之后,没思考好就已经沧桑
开始不惑,知天命
继续一路搭顺风车
很快,我们会被抛下车
——依旧不被通知
 
从车上往下看,一趟趟早班车
正在出发的路上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中诗简牍】2018年7

    【中诗简牍】2018年7月卷(总第74卷),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烂柯人等8位诗人上榜。
  • 情人节为经典名画配情

    中诗网近期将组织“情人节为经典名画配情诗”主题征文活动,投稿邮箱:994729556@
  • 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

    本次论坛就文明与危机语境下的当代诗歌写作,以及人被物驱使下的当代诗歌,围绕三
  • 当代著名诗人伊蕾女士

    伊蕾是中国当代诗人的杰出代表,是新时期女性诗歌写作的领军人物,是开创、推动和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