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情纯赤子

作者:情纯赤子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3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情纯赤子,男,1987年出生,藏族,现居青海西宁,80后藏族新锐诗人,诗歌、散文、新闻、评论已发表多部刊物上。


格尔木 我与石头恋爱一百年(组诗)

绿洲和戈壁之间
月亮掀开寂寞莹白的胚胎
星星窃窃私语人间故事
远方的爱人
车轮驶过德令哈
忘记河流 
忘记幸福
只需记得它是清清的
 
它是缠绵的
多年来   我
以诗做人
以诗生活
现在
成全与石头恋爱一百年
 
今夜  我是被风抽干在南山口上
一条满目创伤的鱼
将变成化石之前
让那些麦芒般骨头打碎的诗篇
从人类无休止欲望的眼泉里
打量鱼水晒干的泪水
暂别了  善良的人们
还有卓玛  李毛  央金
你们深爱的赤子
此时  以石头和钢铁的秉性
化作永恒的活石
在美丽的格市完成最后一次
真爱的绝唱
也以如此微薄的方式
感谢你们温暖的陪伴
感恩吐蕃特大地深情的养育
 
今夜  带着对太阳的热情与崇敬
写一首离别的挽歌
献给世界上仍遭受枪炮、饥饿、苦难的种族
渴望和平、光明、平等的人民请继续挺起
我的情纯   我的博爱
我的正直   我的忠诚
伴着格尔木荒凉的山谷
          炙热的气体
没有金权万杖
没有好利嗜名之心
用贫穷的双手  用鲜血的生命
犹如人生起伏不平的山岩上
刻下:
     诗人啊!背上你诗歌的背包
             装上爱情①和自由
             去寻找一代人丢失的
             正直与善良的品德吧!
 
 
①情:这里指人与自然万物或人与人之间和谐、友爱、信任、诚实、平等的相处氛围。
 
西藏的梦呓
乌云密集天空
阳光的翅膀断飞在天边
所有鲜花都走了
西藏没有挽留这些天真生命
我的悲伤如一弯秋月
没有温暖
冷飕飕的挂在墙上
无法掩盖疼痛
像时针嘀嗒声音
开始敲响土地心脏
 
青稞生长的地方
青稞生长的地方
那是土地和河流贫瘠的发源处
堆积所有财富
便是父亲留下一头老牛
伴随着一个发亮铁犁
我不知道铁犁与故乡纠结多少个春秋
又交叉摩擦了多少个处女地
但我看到铁犁的身影闪烁在
故乡每一个山腰和田间地头
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们生活
淳朴男人们如同
谷粒一样饱满和健壮
勤劳妇女们顺手摸到的
只有青稞的温暖和关爱
纸钱上的爱情
不在乎真情
不在乎贞操
他们的爱情
在纸钱上燃烧
没有温度
没有忠诚
这是一堆纸筑成的堡垒
谁能保证它的根基坚如磐石
为什么啊
现在这个社会
什么都会和钱扯上关系
真他妈
是现代
埋葬骨灰的地方
向前
一把黄土
向后
一堆骷髅
分不清谁是谁的身影
分不清谁是谁的儿子
一阵风
把泛着白光的骨头
埋进黄土的身怀
之后
那座黄土成了埋葬人们的棺材
那座黄土成了落叶归根的故乡
在坟头上唱歌
这是一个人类遗忘的坟头
四周长满杂草
没有野花
没有泪水
更没有上坟的人影
肉体腐烂于土地中
一个个零散的骨头敲响着灵魂
不幸的人啊
躺在现代的村头
没有人问起他
没有人在乎过他的存在
更没有人追寻他的姓氏和血统
时代的心跳
清晨
一束温和的朝阳
照得我满身对生活希望的膨胀
公园里晨练的马夫
车轮取代了他心爱的马匹
但保持着习已成惯啪啪作响的皮鞭
抽打着人心似物价上下浮涨的频率
弄的我们忐忑不安
摇的我们憧憬不停
 
我深信一日之计在于晨
公交站和地铁站上
赶班的人群
就像筑巢或觅食的蚂蚁
密密麻麻  只快不慢
面对高不可攀的大厦
还有正在新建的期房
我看见
只剩下人们望洋兴叹的眼神
我听见
传来的时代高低不就的心跳
 
这是一个时代的心电图
更是70、80后男儿当自强的舞台
岁月就像木匠手下的刨浆
消得青春日渐消瘦
消得成熟越发沉默
而房价始终就象裤腰带
使我们不得不勒紧了往前跑
使我们不得不防着小人算计
使我们永不改变正直和忠诚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