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李成恩  

作者:李成恩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2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作者简介:
李成恩,80后诗人、纪录片导演。现居北京。著有诗集《汴河,汴河》《春风中有良知》《池塘》《高楼镇》《狐狸偷意象》《酥油灯》等,以及随笔集《文明的孩子》《写作是我灵魂的照相馆》等10多部,另有《李成恩文集》(多媒体12卷)出版。
 
胭脂传(节选)
 
                   李成恩
 
1.浮云
 
胭脂,脸上的一团浮云
胭脂,宫殿上空飞过的军队
 
镇压封建的极权统治
磨刀的杀猪佬爱上了封建的小姐
封建的小姐恨死了地主家的少爷
 
最后还是磨刀的杀猪佬获胜
他走在清朝的乡间小道
啃着美味的猪蹄,风吹起他的胸毛
 
一个鲁莽的人也会唱颂歌
生活多美好,爱情人人有
 
他油光闪闪的粗布衣襟上
全是清朝的阳光,他涂满
猪油的嘴唇上挂着浪漫主义
 
他大声喊叫:清朝的小翠
我是清朝的杀猪哥哥――
 
家有老母,双目失明
提着一盏马灯,小脚尖尖
头上缠花布喊杀猪儿子
 
追一朵浮云
在清朝的乡间小道
杀猪佬爱老母亲
感人的野花开得欢乐
 
胭脂姑娘在成长
乡间土财主在成长
 
2.虚无
 
胭脂是大爷还是姑娘?
我还要掀开帷帐,需要为这个虚无的人
把脉。
 
世上的好意全归于一心一意
世上的罪过全归于自作自受
 
但好人以胭脂蒙面,以毛笔描眉
我乐于看春光一寸寸骑在我家的屋顶
 
我乐于与虚无的神仙神聊
今天你吃了二两榆钱
昨天你饮酒了
 
哦你是一个胖子,他是一个清瘦的
一生都没吃饱过的和尚
清规戒律是人间最美的诗篇
一代代相传,一代代丰富
到了我这一代,我想略作删减
 
和尚的后脑壳最智慧
他们是一群可爱的男人
低头念经,专心致志
 
我在寺院门外站了一下午,直到晚课的钟声
把我催促,我该进去了
我该替母亲、外婆、奶奶,我家里善良的女人
还愿。
 
我跪下,脸上蒙着宗教的光辉
我的耳朵被木鱼敲打,流出了禅
溢出了爱。
 
我向僧侣讨要一碗清水
我喝下后,通体清凉
那干净的寺院里养育的水
与脏肮的河沟里的水有什么不同吗?
 
我一路回味
我一路默记僧侣的话:
水都是一样的,你喝它怀着不一样的爱憎
 
我的爱憎是什么样的呢?
我的立场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你憎恨河沟里的水
你自以为它脏肮,其实它脏吗?
它为什么脏了呢?
 
我一边行走一边发出小声的质问:
河沟里的水带着泥土味
那是我身上的味,我不能讨厌它的味道
 
我喝下了寺院里清凉的水
佛祖的面容清彻,我喜爱佛祖的面容
我以佛祖来清除内心的杂念
 
那我为什么会有杂念呢?
我为什么不能喝下蒙尘的河水呢?
 
我也是一个蒙尘的人
我蹲在河边观看我的面容
 
我喜爱佛祖的面容甚过爱凡人的面容
我回味寺院里清水的味道
人呀与生俱来的自我否定
 
我不应该做的事,不应该想的事太多了
如今我怀揣虚无的往事回到清朝的庭院
 
3.清朝的庭院
 
无人打扫的祖宗的卧室供奉着一尊菩萨
它周身散发道德与灰尘
 
这正是我要面对的,道德沦落由来已久
不只是从清朝,前朝就有妓院
虽然寺院不见得就减少了
 
道德写在祖宗的脸上,脸可以腐烂
交给了一尊菩萨
而菩萨一身灰尘,寂寞代替不了沉思
 
现在我必须翻看每一寸灰尘
灰尘里有骨头烧焦的味道
每一寸灰尘都是祖先的骨骸
 
我反思,灰尘降落
庭院杂草齐腰深,无人光顾祖宗的卧室
 
我隔窗观看,一张雕花木床如一具历史
静静的光线上下翻飞
旧瓷瓶,那是祖母的最爱
泛着幽静的蓝光,曾经富甲一方的人家
死的死,杀的杀
 
翻墙逃命是哪一年
兄弟抢碗吃粥是哪一年
朝庭的欢乐传到民间
饿死鬼腰上系草绳
 
4.草绳
 
一条清晨的蛇
也是饿死鬼腰身上的草绳
 
一条清晨的蛇
也是一条童年的玩具
 
它从少女的梦里溢出
光滑的肉身,闪烁金子般的光泽
 
我躲在十月的晨雾里
等待汴河水涨船高
 
我坐在船仓
背诵唐诗,宋词丢弃一边
 
要到小学,我才回到船胘
翻看宋词像看汴河的秋月
 
岸上的人,腰身上的草绳
像他喜爱的家蛇,缠着他
 
我大叫蛇叔叔
对着水里的月亮大叫姑姑
 
她的长辫子,她的粉脖子
在汴河水中像我亲爱的蛇
 
姑姑呀汴河水凉
朝霞如胭脂,照在姑姑的脸上
 
 
5.姑姑
 
姑姑-姑姑
你薄薄的嘴唇,你乌黑的长发
 
你走路像汴河肥硕的鲤鱼
你的笑声,你光亮的额头
 
永远是少妇的笑声,少妇的额头
少妇-明亮的动词
 
永不衰老的姑姑
姑姑-鲤鱼似的姑姑
 
晚上月亮升起来
我看见姑姑在汴河发出泼刺一声
 
她的欢乐
她的幸福
 
在点燃胭脂的那个晚上
她月亮般的脸像削尖了
 
姑姑在我少女的天上行走
姑姑照耀我青涩的少女时光
 
6.少女时光
 
携胭脂盒,手打一把阳伞
赤脚,眉毛清楚,如一边倒的小草
 
我时而忧愁,那是因为成长
我时而喜悦,那是因为迷茫
 
在汴河边欣赏一棵白杨
我抚摸细瘦的树杆,抚摸我嚓嚓作响的骨骼
 
我跑起来,额头迎风有疼痛
我跳起来,脚板如泥土有酥庠
 
回忆我的少女时光,如同回忆胭脂那美呀
在祖国,在故土,在田野,香气浮动
 
我沉迷少女时光的香气
我收藏少女时光的那个盒子
 
盒子上雕刻了我的格言――
以少女的标准生活,终究甜蜜
 
7.甜蜜
 
生活之甜何等甘美?
我用舌头抵住牙床,我分辨小小的烦恼
 
青春之蜜何等刺痛?
像一只蜜蜂在我耳朵里叫喊――
 
成恩-成恩
你沿汴河一直往南,可遇到项羽
 
他怀里躺着虞姬,娇美的生命咽咽一息
我叫她虞姬姑姑,我叫她胭脂之神
 
骑自行车,中学生在春游
我们翻过铁门,咦一座孤坟
 
那是虞姬墓,一个甜蜜的爱情的坟墓
在中学生集体春游的黄昏,我晕倒了
 
我闻到浓郁的胭脂香气
我的故乡啊埋葬在胭脂香气里
 
胭脂的坟墓,胭脂的美人躺在英雄的怀抱
再过两三年,我才知道爱情是一柄生锈的剑
 
杀死故乡的美人,结束故乡一场战争
香气里大王醒了,他大哭――
 
我的甜蜜成了历史的痛苦
我的香魂烧成了一把泥土
 
 
 
8.虞姬
 
很多年我都在一段故乡的脖子里
磨一柄生锈的剑
 
很多年我只对一个爱情烈士
痴情,把痴情当成传世的武器
 
很多年我在汴河洗了又洗断了的脖子
历史的河流在我的伤口咆哮
 
很多年我追随项羽
只为那千古一死,把垓下变成我的情场
 
很多年我快马加鞭
只为了赶赴故乡的鸿门宴,饮泪高歌
 
                        
9.李清照

我一度反对你的风格
我一度反对谈论你的生与死
死了就死了
美人变成了鬼魂
如果我为你立传
那也是因为你的姓氏
没有人反对我叫你老姐姐
没有人反对我在深秋的庭院
一边割草一边在松软的土上为你
写下这些微寒的文字
我总能感觉到你的凉意
深秋的诗人
脸上有了露水
腰上有了蛇爬过的痕迹
嘴唇上的胭脂淡了
牙齿上不朽的光辉照亮了
清澈的李氏
 
 
 
10.秋瑾
 
秋姑秋姑,我在辛亥年为你摆上
一盘供果,一柄没有杀过人的宝剑
 
仪式上的公鸡弹跳起来不压于
一个朝代在生与死之间的挣扎
 
那样血淋淋的场景我时常回想
一个女人站立于朝代的仪式上
 
谁在扮演公鸡?谁蒙着双眼
嘴里念念有辞?在装神弄鬼
 
而秋姑偏偏是不信邪的女人
这一点我也是。背上的骨骼
 
在辛亥年突出来了,秋姑秋姑
我背上莫不是长出了一柄宝剑?
 
 
11.黄蓉
 
桃花岛,桃花岛
女儿练武,父亲制药
 
我无限怀恋武侠里的世界
身体在剑术里分裂
青春在爱恨情仇里成仙
 
我无限沉浸于桃花的芬芳
我出生于桃花,我脱胎于北丐系
 
丐帮,我亲爱的丐帮
洪七公与郭靖,我生命中的桃花
桃花中的丐帮,衣衫灿烂
曾经――那个肮脏的假面
呲牙咧嘴的年代
打狗棍敲打江湖
 
我亲爱的洪七公
我桃花岛上的亲人,嘻笑怒骂
是一生的事业
 
我亲爱的郭靖
江湖上点灯照亮你的前程
骑江湖,跑了十里地
 
我桃花的面容
好是好,但不如我的厨艺
不如我的奇门循甲之术
我要穿墙,我就穿过了旧时代的墙
 
我要做最美的饭菜招待天下丐帮
那乞讨的人呀,风雪中送来了春天
不屈的斗志像紧追不舍的江湖
十里江湖,桃花一小片
 
酒肉甚好,好不过我的五行八卦阵
我迷信其中的哲学,如一朵桃花藏在袖子里
 
我叫喊师父
我叫的是师,喊的是父
我清晨下棋,傍晚画画
我夜晚研习星相,午间写字
 
在我的才华里渗进桃花汁
在我的眼里滴进了郭靖的泪
 
我的传奇是真的,桃花开时我出生
我是黄蓉(1208-1273),括号里的生卒年份
是多么的真实
我是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冯蘅的女儿
我从奇门循甲之术里揭露了江湖的真相
 
我15岁入江湖,从此江湖有了我的笑声
江湖一声笑――指的是我的笑
 
而女诸葛――这样严肃的称呼
与我不相称
 
请不要谈论我的肌肤
请不要把一个少女与博古通今混为一谈
 
冰雪聪明,玲珑剔透――
如此形容就太过分了,请不要把黄药师的女儿
描述成江湖郎中
 
我只接受桃花岛武功
我只接受天地灵气
我只接受艳绝天下
 
保家卫国是必须的
穿越墙壁是必须的
 
如此判词:“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百计守城池,暂缓赋诗。”
 
如此《水仙子》何人所写?
我羞得要露一手奇门循甲了
 
江湖上的事后人喜欢猜测
而我生活在另一种真实里
 
如果非要我说出什么道理
我只能用厨艺 、哑语、术数之学
来回答――这些都是失传的道理
 
如果你还不知足
我只有作诗、唱歌,或者潜入桃花潭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