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李川李不川

作者:李川李不川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19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李川李不川,原名李川。青年诗人, 画家,作家。1989年9月生,甘肃庆城人,现居北京宋庄。有作品在《中国青年》《青年作家》《幸存者诗刊》《飞天》《北京晚报》《青年诗歌年鉴》《中国当代汉诗年鉴》《北漂诗篇》《中国当代诗歌赏析》等选本杂志报刊发表入编。曾为十多本书籍创作插画,2014年和2016年分别在北京举办个人画展,参加全国各地艺术展十多次。著长篇小说《找鸡》,出版诗集《一切都很善良》。
 
 
《和时间聊天》

时间,你过的真快
你能否慢下来
再坐过来,看着我细腻的笔触
我们慢慢过日子
让茶叶在壶里多睡一会儿
让狗多撒几个欢子
懒猫会梦到自己的新娘
鸡会多下一个蛋

一日当一月过,一秒当一分过
看着你爬过我的身体
爬过词语的陷阱
爬过镜子里的沟壑
直到我们老成一座血肉相连的小山丘
晚风吹着,灵魂变成野草

2018年1月31日,北京宋庄
 
《送你,爱的十四行诗》

我走时不要你送,你送,我会更孤独
挤在人群里的人没有自己的头

一列高铁划开城市的伤口
疼痛无声,我看见在旷野烤土豆的瘦哥哥

一只忧伤的乌鸦,被人悄悄抹黑
女人哭泣后涂上口红,继续微笑

你用眼神击穿靶心,你没有猎枪
等老虎变成鸽子,等老乌龟变成蜜蜂

若世界上的花蕾都不在季节里绽放
香没有答案,等流浪的风吹开自己深藏的故事

若跌入爱情的陷阱,希望你凌迟我的灵魂
每天早晨一刀,黄昏一刀

让我告诉你,在时空里永恒的爱
能背起十字架上路的人都不是肉体强大

2018年2月6日,西安
 
 
《在故乡》


我听着秒针,听着自己的心跳
听着星星一颗一颗地隐藏起自己的光
爬在陇东这厚厚的黄土坡上
灵魂像一只疼痛的钢针插着

在黎明破晓之前
是赤子,还是一块离经叛道的顽石

2018年2月28日,甘肃庆城
 
《把一生的良言留给春天》

大地睁开自己的耳朵
鸟翅永远为自由突围着天空的边际
要把一生的良言留给春天
与一棵小树话别
戴着小雨
父母在田地里等着万物复苏

铁轨如哭泣的双手
却抓不住一列开始远行的高铁
生命在过往中磨开自己

2018年3月6日,北京西

 
《孤鸟》

有时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孤独
就像鸟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飞翔
俯视城市里的车流如蚂蚁匆匆地爬行
才知道这个精彩的世界有多么悲伤

习惯了孤独就像鸟儿习惯了翅膀
孤鸟注定要流浪于天空

用影子触摸大地的伤痕
孤独的人却流浪在黑夜,无边无际
孤独得闪闪发光像一颗行星

2017年10月13日,北京宋庄
 
 
《微信时代的爱情》

 
你说你上班很忙,北京空气太差
我在后山上种了一片假花
 
你说你想去爱琴海看海
我在稿纸上画了一架私人飞机
 
你说现在的人都很冷漠
我正用炉火烤自己的手臂,炉中无火
 
你说爱情不再美好
我在屋檐下给老牛装了一个鸟窝
你说人群会淹没人头
我正在看一棵老树变成涌动的大海
 
你说你想有个信仰
我把那被钉十字架的人,又钉了一遍
 
2017年3月9日,甘肃庆城
 
 
《半夜雨》
 
雨下大时,有一群野草在院子里舞蹈
那些小脚丫合着我打字的节奏
围墙们手拉着手唱起儿时的歌谣
房顶是一把大伞永远撑着沉默着

父母熟睡着,上苍继续悲悯着土地
大树继续在雨里自由的飞翔
甩丢的鞋子变成了小水窝
我继续躲在自己的文字里生火做饭
等天亮,等人类和动物们都睡醒了
我们围成一个圆桌祷告,开饭,爱人如己

2017年3月22日,甘肃庆城
 
 
《你我》

1
把孤独的身体沉入水底
是两尾天真的鱼
靠近了身体
能否灵魂相拥?

2
火燃烧着,水就沸了
孤独燃烧着,思想就沸了
事物都有它的临界点
我的临界点就是你

3
我们平躺着就很善良
潮白河的水又涨高了
水草翻着跟头
命运也翻着跟头

4
宋庄
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又吹向四面八方

艺术与诗歌
打着死结又解开死结

5
翠珍一天下三个蛋
它们在窃窃私语
葫芦娃结在百年的屋檐上
它们在窃窃私语我们

6
看着你睡着
我把自己倒挂在月亮上
生出翅膀

7
一支笔爱上一张纸
生活与创作的本真是简单和真诚

2016年5月20日,北京宋庄
 

《我的分娩时刻》

诗行从身体里取出,分明是我的骨肉
我的性是和母亲一样的性

你父亲给我的闪电让我频频兴奋
你的父亲可能是一只葫芦
一只过度兴奋的猫或一座村庄
你的父亲拥抱我的是那裹紧我的黑夜
在他巨大的怀里我被爱的差点窒息
我要抽出我的灵魂去爱你
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全部

你的父亲是个独裁的流氓,是个纵火者
是个凶手,他杀人不眨眼
他温情过后是一片冰冷,转身就会爱上别的女人
可我依然死去活来的深爱着他

我还是一行一行的打字,安胎
不会让你流产,会在第十七行生下你
你不会像你的父亲,你会像我
你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骨肉

2015年9月24日,北京宋庄
 
《春的横断面》

落在时间里的稻草
是个正在独自呓语的精神病人
站在原地
反复打磨着春天这个词语

拉几笔线条
麻雀便飞下屋檐啄食草芽
或母猫努力生儿育女
耗子会心脏病突发,含恨离世

读几句纪念的诗
土里的树根就不会寂寞
仙人掌叫几声
就会有长颈鹿来敲门
盆子里的水草又哭又笑
我只顾往思想里斟茶

2015年3月24日,北京宋庄

《第七天》


星期一暴雨,老鼠一家五口被活活淹死
星期二多云,国贸头戴十万顶帽子都不是绿的
星期三风太大,掀开了女孩的裙子和一页稿纸
星期四万里晴空,天空不拘一格下起了猪
星期五蓝天白云,新娘揭开了新郎的红盖头
星期六流星划破黑夜,我和我的影子、灵魂坐在房顶上喝起了白酒
星期日无天气预报,在去教堂的路上狭路相逢一只大老虎

2018年5月21日,北京宋庄

 
《路过野花店》

天气一圈一圈的冷了下来
足够冻坏多余的想法
冻弯笔直的眼神
冻开梦里的桃花
把眼睛装在衣领里偷窥
才能一统江山

野花守住腰间细腻的部分
芳能洁身自好
野猫躲在炉边想起烤鱼
用煤球一边一边的喂火的人
想不起昨天的事

2016年1月23日,北京宋庄

评论:
 
李川李不川是诗人艺术家。
李川的诗是肉身受难,李不川的画是灵魂受难。记住,诗画使他道成肉身,也使他肉身成道。他宽阔健硕、神秘莫测的诗之胸膛和画之鬓间,是赤子的良知,是战士的决绝。亦即,李川李不川既是技艺的别具一格者,又是灵韵的独特沉思者。他的诗性是超现实的,他的画觉是先验性的。我们能从他的诗里看到透明和褶曲,以客观呈现对现实世界的爱、恨、念、做,我们能从他的画里看到澄澈和深刻,以主观隐喻对圣灵时空的受、想、行、识。他的作品引导人们从凝视、沉思、玄游抵达绝域之境:地狱或天国。最终是天国。我们大不可不必挑剔李川李不川的意象、色彩、语词、气息,这一切诗的侍从和画的仆者皆存于他细心铸造的真理之中。这个追求真理的人,站在世界心脏的路口痛哭、大笑,大笑、痛哭。他的真身真相便自行隐匿于作品中了,然而又将显露无疑大白于人间。这是因为——
诗之破碎处,无艺术存在。
——[中国] 托马斯·苏明(青年学者、诗人批评家)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