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艾茜

作者:艾茜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16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艾茜,女,1982年生,闽籍,居沪。

纪念日

今天,我要
 
向一朵花致谢
向一棵银杏树致谢
向一座山致谢
 
向一匹白马致谢
向一只猫致谢
向一条狗致谢
 
还要
 
向一本书致谢
向一副眼镜致谢
向一顶帽子致谢
 
向一双手致谢
向一个微笑致谢
向一段回忆致谢
 
今天,我要将所有感谢都汇聚。
最后一次,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想象力
给阴雨天,也给你。
 
今天,是我一生之中最贫穷的日子。


梅花日记

1、
夜里,有人轻敲我的窗
胸腔里有一匹豹子
没来由得一通撒野后,匍匐于跟前
我拿起耳朵,小心贴近窗边
那微弱声息便长了腿似的
遗少许慌张,就急急散去
 
忙乱中,我扶起翻倒在地上
藏匿已久的悬念,要你盛开
我说过的,在陡峭的冬天
 
 
2、
表象空间里浮着凉意
不久后渐渐上升
深吸入,再吐纳
如此动作反复了几次
丢失的香气又好似回到梦里
 
这次我睁大双眼,看得仔细
窗子被打开,梅香迎面袭来
瘦小的红与雪白的大床单拥簇
 
那虽不是我热爱的,
却叫人热泪满腮。
 

局外人

天刚黑,它们又来造访
它们穿上了冬装,温度刚好高过我的体温
在我面前,它们伸出一双双手
搓揉着陌生人的骨头
 
我翻开夹藏在一本旧书里的狡黠
仿佛昔日挚友,从那些扑闪扑闪的羽翼上
摘下几片深红色羽毛
夜里,它们发出暗紫色的光芒
 
我将这些薄薄的光,裹在身上
透过光帘,看着它们渐渐长成的模样
耳边似有东西蠕动
如群蚁爬过,悉悉索索

故乡的痛.

浣衣女子向着神明跪下
羞答答的。桃花,开了
系在桃树上一串串清脆的欢笑声
从这个枝头跃上
另一个枝头
.
我这样回想起故乡
在半卷孤烟里
想到它和我一样,
痛的时候,也是默不作响
想到它和我一样,
风轻轻一吹,就要散了
 

七夕前一天或者后一天


黎明赶着火车,从北方呜呜呜地奔来
红眼航班驮着鲜花
带回西海岸一匹衣食无忧的骏马
 
这是形式表现主义沸腾的一天
拥挤的声浪盖过体内的伤
 
姐妹们早就不谈玫瑰了
改野罂粟,带一点点毒,比玫瑰虚无
它在七夕的前一天或者后一天,
盛开。
  

过隙

 
我们发明了幸福
用少量食物
喂养好奇与惊恐
使它们存有意识
以便接纳,突如其来的变故
不论白天或夜晚
为了不伤及肠胃,我们
小心翼翼,避免讥讽
与争执相握
也总是很快重修旧好
 
那时,我们走在钢索上
介于疯子与尸体之间
 

 

蝴蝶飞 

                ——赠轻轻
 
 
铁皮飞舞,疲倦
只消抵给清风
 
小桥水流对仗边陲荒漠
黄昏追你,又蹦又跳
 
饱食草木、罐头,牵瘦马
晚来宿毡包
 
小哑巴,咿咿啊啊
 
我们出发吧!去见更多陌生的
玛格丽特花
 

叛变

去和仙人掌谈一谈
它被小说家写在沿街餐厅的窗台上
被命运揪住了头发
 
细密的尘烟缓缓飘落,粘附
在茸毛与尖刺上
 
其实,我并不谙熟某一类行动
我正站着的这个位置
也只是勉强辨认得出
自由的方向
 

10号作品

——兼寄小葱
 
 
那些不太尖锐的理由
在黄昏散步时,光秃秃的树枝
又重新赠予你一些 
 
再没有什么箴言,可以给了
 
现在,我们之间,谁怀着甜蜜
谁孕育了巨大的痛苦
 
你别指望,朝着
同一个方向摇摆的棕榈树
能准确地分辨出
 

上访

 
车子驶过某大楼前
从树叶轻微晃动的空隙里
看见一群被驱赶出来
的“苍蝇”
 
由于霜降,
他们靠得很近。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