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大展:戴潍娜

作者:戴潍娜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10 | 阅读: 次    

  导读:80后不再是代表未来的诗人,而应是当下扛鼎时代最活跃和最重要的写作者,虽未真正成为诗歌写作的主角,但我不认为这拨年轻人没有这个实力,这与他们散淡的写作态度有关,与时代的加速度影响了他们的专注度有关。就目前那些闪耀在诗坛的80后诗人来说,不论是思维还是理念都已经完超他们的前辈,只是他们还缺乏集体地走上前台。为此要感谢中诗网的眼光和责任心,将这些有实力的诗人集中推出来,感谢本栏目主持人青年诗人马文秀,我想这些80后诗人肯定像捆在一起的炸药一样,让诗坛地震一下。(李犁)


戴潍娜,毕业于牛津大学。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学者。致力于智性与灵性相结合的写作与研究。2014中国星星诗歌奖年度大学生诗人;诗刊30届青春诗会成员;2014现代青年年度十大诗人;2017太平洋国际诗歌奖年度诗人。出版诗集有《我的降落伞坏了》《灵魂体操》《面盾》等,童话小说集《仙草姑娘》。翻译有《天鹅绒监狱》等。2016 年自编自导意象戏剧《侵犯 INVASION》。主编翻译诗歌杂志《光年》。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

  
 
方丈跟我在木槛上一道坐下
那时西山的梅花正模仿我的模样
我知,方丈是我两万个梦想里
——我最接近的那一个
一些话,我只对身旁的空椅子说
 
更年轻的时候,梅花忙着向整个礼堂布施情道
天塌下来,找一条搓衣板儿一样的身体
卖力地清洗掉自己的件件罪行
日子被用得很旧很旧,跟人一样旧
冷脆春光里,万物猛烈地使用自己
 
梅花醒时醉时,分别想念火海与寺庙
方丈不拈花,只干笑
我说再笑!我去教堂里打你小报告
我们于是临摹那从未存在过的字帖
一如戏仿来生。揣摩凋朽的瞬间
不在寺里,不在教堂,在一个恶作剧中
我,向我的一生道歉
 
2017.3.12

 
 
面对面生活久了
好比
平躺在镜面上去死
 
卧室的镜子一定要买贵的
它决定了你自以为是的形象
家中的男人也一样
这些虚构之物,帮我们订正自己
 
鞋子一定要买贵的
人一辈子不在床上,就在鞋上
它必须高跟,且有本事典雅地磨出血泡
正因为你付出了这许多
才能收获我如此多的痛苦
 
床也一定要买贵的
跟鞋子不一样,你不能对死亡吝啬
什么时候做爱?
——每当想死的时候
 
枕头当然也要贵的
万一做梦太认真、太严肃
还能摔到现实比较丰满的部位
 
书架则要又贵又乱
贵得,让人有胆气穿过群书垒起的森严高墙
乱得,最好能塞进一打姑娘
 
玉石、古玩、钱币、艺术品统统要买贵的
我不用了解你
爱你就好了
 
请问:你脑子里都是这同一类事情吗?
当然不是,如果一直反省一类事,那是一个学科
恭喜,你已经建立了关于前男友的一门学科
 
那好吧,反省一定要贵
但不能太深刻,否则药丸
我每天对着镜子面壁
我每天对着男人面壁
……
 
2017.9.6晚饭后

 
知识的色情
 
你的后背不曾跟我的脚踝亲热
我的肩胛骨从未触碰你的腰窝
二十年在一起,我不认识你
就像不认识我的房间,
和家门口的三尺土地----
它的体温,我的赤脚从未体会
隔着词语,隔着网络,隔着逻辑
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如同一场禁欲
我爱上的全是赝品
 
我从未尝过泥土,从未舔过雪冻
我这一副身体不够来爱这世界
可我依然活着,依赖种种传言
流连他们口中一天比一天更可爱的蓝
罔顾启示录里一年年延迟的末日时间
盲目幸福着,如草原上一只獴苍凉的小背影
只一次机会,造访这宇宙的深情
它汗腺和血液中的冰川,抵御----
那来自知识的色情
而最终用一首诗打发掉这些
如表演中的无实物练习
我再一次辜负你
 
2017.6.3 冰岛


 
 
那年头,月亮还很乖
坐在那里,叫人看
我不会鞠躬不会笑
跟谁都可能遇见
种种称谓之中
我只愿做诗的表妹
 
月亮蹭过窗户,门板
连同植物的叶片,像个小阿姨
伺候在家坐监的你。表哥,
玉兰花一开,你就将白纸杀伐
我要你浓墨,我要你婆娑
我要你踩着高跷才吻到我
我要你每天将我安葬一遍
像烧掉一页写坏的稿纸
 
我要你每晚喂给我一勺悲伤的笑话
我要你负责繁衍,如同科学世界
在假设之上推敲得兢兢业业
这座幽灵之城
我要你男子的长发与我秘密相连
 
我愿你认清字中的荡妇与烈女
还有那些被革命嫖过的词句
我要你练习反转,双关,押韵
无限的停顿,妖娆的喘息
我要你做我生命中悲伤伟大的休止音
一生都在未完成的欲望里
 
我可以风雪之夜,死在街头
可以白日里永远拒绝,却逃不过
梦中男人的追捕。表哥——
这样叫你时,我就能获得
一些伦理上的障碍,像面对
所有因艰难而迷人的事业
 
世界蜿蜒向前——
可以随时起舞,可以四处原谅
我还想滥情,对所有信所有疑
月亮它还没长大
种种称谓之中
我只愿做你的表妹
 
2017.4.8
  

炒 雪
 
喜欢这样的一个天
白白地落进了我锅里
 
这雪你拿走,去院外好生翻炒
算给我备的嫁妆
铺在临终的床上

京城第一无用之人与最后一介儒生为邻
我爱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何不学学拿雄辩术捕鱼的尤维亚族
用不忠实,保持了自己的忠诚
这样,乱雪天里
我亦可爱着你的仇家
 
2015.11.23
  
用蜗牛周游世界的速度爱你


拨动时针般拨一回脑筋
我躺在林地 数历次生命的动静
苔藓是赶路的蜈蚣精
白肚皮擒到它绿色的小鞋子
莫惊 莫惊
 
每一夜的星空逃得太快
我的爱还未来得及展开
一次初吻就将我覆盖
舍不得就这样把世界爱完
如同婴儿嘴巴里的味道还没长全
爱很久要更久
我用蜗牛周游世界的速度爱你
在两次人生之间


2014.8.5

  
雪下进来了
 
老人没有点菜,他点了一场雪
 
五十年前相亲的傍晚,他和她对着菜单
你一道菜我一道菜,轮流出牌
雪下进了盐罐,火锅,玫瑰旁的刀戟
他们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人
 
快爱与慢爱,就像左翼与右派
他每周五去布尔什维克俱乐部
她一再严申婚后柏拉图
新世纪和雪一道掺进鹅绒被,坚固大厦,
以及——心的缝隙
他们都把硬币翻过来了
 
还剩点时间,只够迷恋一些弱小的事物
弱小,却长着六只恒定的犄角
他一个人坐在静止的小餐馆
雪下进了火柴盒,抽屉,冰冷的尸柜
他们曾挥发在某个夏天的年轻,洁白地还回来了
 
2014.7

 
 
神女眠着
像一所栈房,黑话进去住一阵
白话进去住一阵。一出门
乌漆的山顶,贴着脸面升起
那些最先领到雪的白色头顶
 
都泥醉了
良知胞妹,连五尺雪下埋着的情热
恋爱是最好的报酬
轻誓如瓜皮,爱打滑了
鬼子母出招:尝一嘴石榴
跟你家官人肉香最近,都酸甜口儿
 
旋过去了
年岁卷笔刀。得活着
像一首民谣,不懂得老
邪道走不通,大不了改走正道
古代迟迟不来,那就在你的时代
挨着
 
不殉情了。不殉美了
试一试殉鬼
争吵不断的坟地,喧嚣比世间更甚
无数个死去的时刻讨要偿还
活着的人,以一挡万
你空想的自由
时时为千百代的鬼所牵绊
 
今天,整个世界都是雪的丈夫
为这粉身碎骨扑覆的拥抱
启程即是归途。紫铜色的臂力
一朵一瞬地掸开
 
2015羊年春节


帐子外面黑下来
 
你说,我们的人生什么都不缺
就缺一场轰轰烈烈的悲剧
 
太多星星被捉进帐子里
它们的光会咬疼凡间男女
便凿一方池塘,散卧观它们粼粼的后裔
你呢喃的长发走私你新发明的性别
把我的肤浅一一贡献给你
白帐子上伏着一只夜
你我抵足,看它弓起的黑背脊
 
月光已在我脚背上跳绳,顺着藤条
 好奇地摸索我们悲剧的源头
 
一斤吻悬在我们头顶
吃掉它们,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
亲爱的,你看帐子外面黑下来
白昼只剩碗口那么大
食言,就是先把供词喂进爱人嘴里
 
为了一睹生活的悲剧真容
我们必须一试婚姻
 
和平是多么不检点
人们只能在彼此身上一寸寸去死
狮群弹奏完我们,古蛇又来拨弄
它黑滑沁凉的鳞片疾疾蹭过脊柱
你我却还痴迷于身体内部亮起的博物馆
辛甜的气息扎进丘脑,雨滴刺进破晓
在这样美的音乐声中醒来
你是否也有自杀的冲动?
 
遗忘如剥痂,快快抱紧悲剧
趁无关紧要之物尚未将我们裹挟而去
 
这些悲伤清晨早起歌唱的鸟儿都死了
永夜灌溉进我们共同的肉身
愿我们像一座古庙那样辉煌地坍塌
你背上连绵的山脊被巨物附体
我脑后反骨因而每逢盛世锵锵挫疼
——你的痛苦已被我占有
帐外的麻将声即将把小岛淹没
我渴望牺牲的热血已快要没过头顶
 
2015.6.18
  
坏蛋健身房
 
你每天睡在自己洁白的骨骼上
你每天睡在你日益坍塌的城邦
 
对什么都认真就是对感情不认真
对什么都负责就是对男人不负责
餐前用钞票洗手,寝前就诽谤淋浴
你梦醒,从泥地里抬身
你更衣,穿上可怕思想
你读书,与镜中人接吻
你劳作,渴望住进监狱
你生育,生存莫过复制自己
罪恶也莫过复制自己
 
你拜托自己一觉到死
身体里的子民前赴后继
那个字典里走出的规矩人
那些世世代代供养你的细胞
一天不强行苦练
后天长出的坏蛋肌肉就要萎消
瞧瞧这身无处投奔的爱娇
 
去他们斤斤计较的善良
还有金碧辉煌的空无
你想用尽你的孤独
 
2015.1
 
十八个白天
 
白天过后,白天仍不肯退位
像失眠者摸不到进入夜晚的门
一个星球的停车场,蓄足燃料
让每一刻饱和 时间会隐退
 
自由成为自由的最大束缚。敌人
正把热烈握手行贿给相机
有谁计算过漏掉了一次夜?
一只坐等天明的
失眠夜莺 必须高唱
连轴的白夜将我们从睡觉的瘾中解放
无知觉的劳役拯救我们有关不幸的苦苦推敲
真相是:真相与你没关
你看见,有个人午夜出门,头上戴了两顶帽子
你不由地猜,他去向的是夜,还是白天
 
2012-11-13凌晨4点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80后诗歌大展:年微漾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