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寻找生命的碎屑,那是光亮

——评论诗人冬箫的诗

2021-11-30 17:21:21 作者:谷风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谷风,本名王熙文。山东人,现住武汉。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谷风诗学院院长,《谷风诗刊》总编。作品在《诗刊》《诗选刊》《绿风》等100余家报刊及诗歌选本。著有诗集《谷风》,诗理论集《谷风论诗》《玫瑰诗论》等。
好的诗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包括鉴赏本身和文本意义外延以及审美,已构成了从语言形式到语言内质介入到存在的体现。马克思在论及美与艺术时,更看重人的内在固有的尺度和其他物种的尺度的统一。在马克思那里,于是美的规律就是人的规律,即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其实,诗,作为一种文学表现形式即是最古老的也是最鲜明最包容的文学表现。就像黑格尔说的一样:诗,是艺术的艺术,是所有艺术中最高的艺术。我觉得黑格尔说的意思很明确,因为在诗歌中包含了一切类别的艺术渗透力。当然包括绘画、音乐、雕塑等。
 
诗人冬箫的诗,特别是我读到的这些诗中,最突出的艺术表现是“虚静”下的沉默意识美学。他的诗歌文本中有一种压制的缓慢低沉诗写情调。他是一位行走在生活底部的诗者。通过细心的洞察和对事物存在于现实中的种种状态,而进行刻心入骨的,雕塑成一个沉默中的“呐喊”。诗人将眼睛内化到了心灵,将那些惯常性的生活现实和现象,在退位到一个理性上时,他将那种人本的善意和真诚的敬畏之感一一还回到一个直观化、质感化的人文现实。读他的诗都有一种亲切和搓洗心灵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被文字漂洗过,剩下的是那么些怀揣敬畏的存在,那么些让人走进去又走不出来的景场和心理真实的触摸。他的诗就像印第安人的木质雕刻,但区别与并不夸张,但同样是将生命底色至纯的本性展现出来了。有悲悯、同情,有矛盾,有敬慕。这一切都在文本中舒缓的释放出来。事实上,我真切的读到了一种文本的“虚静”中的沉默意识美学的渗透。而,这种虚静中沉默意识产生的可能性,几乎是诗人在对审美生活的一次精神活动的升华。也就是说,他将一切眼中的生活现实或者说那些跑进他眼中的个体存在事物,在一瞬间获得了一种心理上的反馈和思考。并带着种种忧虑的静默之心去还原原本的现实。其实,诗人冬箫的诗无不在消化一种现象到另一种现象的过程,这个过程的动机就是他一次次的释放的“爱”,一个诗人的爱和同情之心。我经常说,一位好的诗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因为热爱生活才能够发现生活的各种不同差异的存在,才能去发现和发声。好的诗人就是在不断的发现中发现现实中不完美的一面,因为诗人比常人更爱戴生活,因为爱才有挑剔,才有趋向于完美愿望的心境。那么,好诗人就是一个不断发现和发声者。不管是沉默中的意识形态,还是隐喻的心灵释放。都有一个精神指向:那就是诗人不断的在文本中替代他人出现,诗人是一个代言者,或者是一个将美好的或缺失的东西积攒在一起时刻发力的人。
 
诗人冬箫的诗具有普遍性的“同情”感。那种悲悯意识低垂而沉实。就像一处低处的小小光芒,不远不近的牵扯到读者内心。他有一首《鞠躬》的诗。诗中的写作对象是一位女乞丐。那肯定是一位充斥着波折和个人苦难的人。诗人冬箫在诗中并没有直接的去陈述女人的身形面貌,而是排除这些惯常性的描摹,转换到一个相对客体(自身)的内心去体现。那是一种缓慢的内心生发,就是他在“搬运内心”。诗人将一种内心的关怀通过语言的诗意化疏导,形象的再造出一个个体存在的具有个性的女子。诗人在这里重点是发展了内心,而不像其他的写作者一样去直观的直述表象,其实那种直接行为的可观性并不会带来更好的阅读效果。正因为冬箫把自己降低到一个低处的位置,他的语言才具有一定的生动性,沉潜质地的触摸。
 
她一定在黑暗的心中翻滚一些措辞
这些措辞一定光亮
但她没有说
一个字,在她的喉结里咯咯作响
 
这是其中的一段。在这里诗人其实是在替代女子,他将一种外化感的个体给放在了自身,这种将外在的表象;内化到一种心理上的真实,其实就是情感上的软着陆。在诗写意义上来说,这也就是彻头彻尾的客观写作意识。
 
评论冬箫的诗,我是从理论本身去阐述某些存在。就他的文本细节:比如在用词方面,在语言的上下承接方面就不再具体叙说。因为他是一位成熟的诗人。成熟的诗人是时刻消化了的外在世界本身。在写作上,文字和语言并不是重要的问题了,其重要性就在于其延展出来的精神意志和心灵世界的重建。当然,现代汉语诗歌写作还有一定的特殊性的。因为汉语诗歌写作在一个语言体系当中,不单单具备语境发散的提醒效果,还不排除文字和词语本身持有的那种意向性。这也是汉语写作当中关键的写作渗透。比如说:“她一定在黑暗的心中翻滚一些措辞”。在这里“黑暗”词语的本身指代了一个人本生活的时期性。也就是说,那个不可言说的“片段性悲剧”一直延伸到“翻滚的一些措辞”。“翻滚”在这里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承接,那么承接了什么?那就是女人的某种遭遇映现她身上,又被那种人本善良的动机给暖化到一个“措辞”上了。我感到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却带着生动的人物心理显现,这种语言的重置的换位将人物的个性一下子拉近了。这也是写作上的功力。假定,这么一句话放到一般写作者来说,那可能是会浪费很多的语言和文字才能说到位。但是诗人冬箫是将一种“措辞”视作的“光亮”。他几近完好的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了,很明澈的呈现在读者眼前。这种阅读上的感染力就像一束光照亮了你。
 
冬箫的语言善于在细节上发生一种具体的生动性。比如:“一个字,在她的喉结里咯咯作响”。就这么简单的文字结构,他通过具体的细节再现了一个人物的个性;甚至是面对诗人本身时候的那种尴尬和局促面相。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读者看到了生动下的同情意识的在场,也是诗人内心感知到的东西一再运化的显现。就像叶芝说:诗必须具有无法分析的完美性,必须具有新意层出不穷的微妙之处。那么,诗人冬箫的诗歌美妙之处,应该就是那种对细节拆分到个体存在个性上的融合了。因为他时时刻刻内化和消化某种存在的具体。实质上说,当一个诗人,他的文字只适合于自己,那不具备任何文学性,当然,除非语言本身保持了诗意的自觉,除非他的文字能突破语言本身的设置,否则将不在诗之内。诗的寄存方式就是时刻提醒读者达到另一个地方去获得更有效的体验,那么,这个时候,此种体验必须有社会性和诗性的延展意义。冬箫的诗大多都是对等现实生活的具体呈现。他不单单呈现了一种存在理由的背景,还呈现了个体囤积的东西返还到一个心理承受。其实,这种心理承受是一个震动下的沉默感。文本中释放出来的沉默意识是最有力的了。诚然,他的诗是表现在“虚静”状态下的一个“玻璃制品”,透明而映衬或深藏的心理动机。这取决于对生活本身的审美,取决于一个诗人在写作当时的心理位置,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写作心理背景。当然,话说回来。背景,分为文本背景和心理背景。一个是外在的,一个是内在的。这种背景的出现并非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那种“假设”性的现场只将存在为一种诗写意义上的发展而存在的。重点就在于诗人本身的位置。一个写作者的心理位置决定了作品的导向和价值观,一个具有大爱意志的诗人,他的作品绝对不是私人性的,而是突破自我情感的防线放置到一个普遍性上面来,以此影响或提醒读者。
 
其实,好的诗歌文本具有一定的精神提挈,那就是精神的引导和疏导作用,也就是带动读者向着“美”伸张。我觉得这样的诗才具有一定的意义。诗歌的存在如果缺失了意义,就不能有其存在价值。好的诗读后给人教育,给人美的收获,给人艺术上的鉴赏。就像每个人眼中的世界一样,每个人看到的角度是不同的,这种主观世界的存在性是被分割了的。但是,在好诗人眼中,他是将一种“患难”或“意志”或“美与丑”的存在给予象征化了。有时候是具体的象征,有时候是抽象的象征。就像诗人冬箫在《太阳的波纹》一诗中写道:
 
 
水面上的波纹
是太阳撒下的网
由此可以相信:
太阳也在捕捉大海的自由
 
当然,风吹得大些
网也会密一些
再大些的话
这张网就会壁立起来
像一场囚禁与反囚禁的搏斗
很久都停不下来
 
这首诗中出现的“太阳”和“波纹”作为文本主要的意象重点。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太阳和波纹在这里充当了一个抽象的象征。应该排除具体象征性存在的可能。这里的太阳和波纹的出现,已经大大拉宽了文本的视野。那就是当你感到某种存在,其实此种存在已经发生了某个存在条件上的超越了。那么,我说的条件就是一个大的“环境”。可是这种环境的存在一定是居于我们的这个外部世界。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诗人只是一个发现者,冬箫在这里是根据存在的表象世界去理性的靠向了一种“悖论”的可能性。悖论性,在这里显现的非常理智。因为诗人感到了一个存在本身所具有的“对立”性本质的东西。这充实了我们所生活的所有物质现实和精神现实。应该说这首诗诗靠近一个哲学命题的诗写意义。好的诗人拿出来的都是精神和思想。语言和文字对他来说并非重要环节了。就像黑格尔说的一样:真正的诗人拿出来的诗思想和意志。冬箫在针对这样的主题存在的时候,他肯定是思考和渗透了更多的理性。面对正反两面性的通达表述,一直到某个社会观念和人本存在的真实,去隐喻到一个命题存在。当然,这个命题是抽象化的象征性存在,也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某种荒诞意识。我在这里说荒诞意识,是指的哲学上的人文存在现象上的本质性理解。如果在诗歌文本中出现,那应当是一个大的思考命题。也就是说对人文的关怀和关注,对一个外部世界的关照。那么,返回来说,在诗人冬箫这首诗当中的“大海”,其实是一个具体性的存在。当然有它的宽泛的指射背景,那就是我们的生活和社会构成的这么一个生存背景空间。之于太阳和波纹这种抽象象征的存在意义就是投影到一个现实的影响力的现象。当然,从这个角度去说,应该是某些秩序性的范畴。从影响到被影响,从一种价值存在到另一种实现的存在,那是彼此互为的现实。当然更是理性的现实制约。这已经表现在人本化世界的相互关系问题。那么,诗人冬箫的《太阳的波纹》正是以此为基点发散到一个存在性质上去的。也就是一种理念的寄存。但从个体意识到普遍性大众意识的现象上来审视主题含义,就已经构成了一个诗性的哲学“图解”形态了。就像哲学家尼采的诗意化哲学语言一样。他用一种诗化的语言去解说哲学,构建起自己的哲学理念。当然说到这里就偏离了冬箫诗歌的本位。但是,如果说冬箫的这首诗是诗性哲学呈现一点也不过分。这首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好的诗一定带着思想的动机行走的。诗人冬箫的诗最大的亮点就是:心理的疏导。那种心理活动的生动性一直外化到主题存在下,所涵盖的具体或不具体的事物上。关键是他写作上的主动,是试图淡化自我主观干预的写作意识,使得他的诗有一种自然渗透和带动引导的磁力。
 
诗人策兰强调“诗歌是孤独的”,强调诗的个人性、独特性;然而,他却并非主张绝对封闭:“注意,诗歌试图给予它的相遇者的所有的注意”,“诗歌并不因此就停下来,就在这里,在这相遇之时——在相遇的秘密里”——和谁相遇?和读者,和知音。------我觉得理解策兰的这段话也等同于理解冬箫的诗歌写作个性。一位好的诗人应该站在生活的内部,蹲居于语言的内部。强调淡化语言本身的功能性,将一种良知上的写作意志升华到精神实现的一个方面,才对应到诗文本与诗人之间的那种最高尚的品质。说道这里,我依然想到冬箫的很多诗都是带着温和的面孔,带着提醒的意识面对着每一位遇见他的读者。像他的《盲人歌手》、《倾斜》等都是优秀的诗歌。也是值得大家阅读和鉴赏的诗歌。他在《盲人歌手》中写到:
 
她在寻找生命的碎屑
那是她的光亮
 
就像他这样充满诗性的语言表现的那样,我们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在寻找生命中的碎片,那是光亮。
 
在《倾斜》一诗中写道:
 
在狂风中,倾斜是危险的
像一种弯腰
是经历过生活的人
才会有这样一种倾斜的姿态
 
这些语言朴素的表现出生存者的普遍性意义,我们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如此。诚然,冬箫的诗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具有一定的宽泛性提醒意识,具有一定的人文关怀的精神理念。作为一位好诗人,他在诗意的创造,发现,发声。勒律治认为诗人能够综合世人的所思所想,“诗歌的两种基本力”是真理与想象力,而诗的语言必须是经过精炼的,来源于被强烈的激发的想象力。从这一点上来说,诗人冬箫的诗不单单靠近真实和理念,更多的是诗意的发挥和想象力中带着的思考力,是值得大家阅读的好诗。
 
2021/11/14写于武汉
 
 
 
附冬箫原作:
 
鞠躬
 
向着一个残缺的身躯
和一只倾斜的眼睛
我弯下腰
可以看得更清楚
 
我忘却了这是一个肮脏的肉体
忧郁与恐惧从眼中流露出来
这是她的饥饿
没有伸手向我乞讨
她没有手!
 
她一定在黑暗的心中翻滚一些措辞
这些措辞一定光亮
但她没有说
一个字,在她的喉结里咯咯作响
 
我不由揣测她内心的指向
关于荒原、遭遇、离愁或者慵懒
或者一场已经经历的风暴
然而,我却看到
一朵梨花在她内衣的小破口上
干枯如绽放
 
 
太阳的波纹
 
水面上的波纹
是太阳撒下的网
由此可以相信:
太阳也在捕捉大海的自由
 
当然,风吹得大些
网也会密一些
再大些的话
这张网就会壁立起来
像一场囚禁与反囚禁的搏斗
很久都停不下来
 
盲人歌手
 
白天唱,晚上唱
对她都是一样的
在黑暗里唱
 
她在寻找生命的碎屑
那是她的光亮
 
我远远,静下心来看她
那两片薄薄的发亮的
带着节奏颤动的粉唇
分明是
一对已从黑暗中存活了下来的
悖论
矛盾着,刚强着
 
 
倾斜
 
在狂风中,倾斜是危险的
像一种弯腰
是经历过生活的人
才会有这样一种倾斜的姿态
 
这种姿态仿佛总给人磨损的感觉
稍微动一下,就会有一大堆的零件
沿着斜面落下来,落下来
声息全无
但我感到了那种撕裂
甚至耳边
源源不断在响这么一个声音
——狂风暴雨中的低吼
 
 
诗人简介:冬箫,本名邱东晓,1968年出生于浙江桐乡,浙江海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三届中国诗歌学会理事,浙江省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兼诗创委主任。现供职于国网嘉兴供电公司。曾获第四届徐志摩诗歌奖(中国诗歌学会等主办)、第四届中国长诗奖(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指导)、首届中国诗潮奖(《诗潮》杂志年度诗人奖)、 2011年中国网络十佳诗人(《中国诗歌》杂志主办)、2016年度十佳诗人(《现代青年》杂志颁)等。著有“江南三部曲”等多部诗集。已先后在《中国作家》《上海文学》《北京文学》《诗刊》《青年文学》等文学刊物发表诗作千余首,入选《年度诗歌精选》《年度最佳诗歌选》《年度优秀诗歌》等多类权威诗歌年度选本。担任过多个全国性诗歌大赛的评委。作品也曾被译成俄、英、日等多国文字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