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键:《狂草艺术空间与时间的交叉变化》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8-05-25 | 阅读: 次    

  导读:狂草作为书法中最高、最难的艺术形式,既丢掉了绘画艺术的呆板,又删除了音乐艺术的虚妄与不可捉摸,她在时空交叉变化的过程中,充满神奇莫测的丰富性和立体感。这也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文人表达内心感受的最佳样式,也是中国文化奉献给世界的艺术瑰宝!

 
一 
绘画艺术给人具像的空间感,却没有时间流逝的活动感;
音乐给人丰富的时间流动感,却没有具像的空间感觉。
书法艺术(狂草)却兼而有之。
书法(狂草)因为其物质的属性和形象的外化,无疑得到了空间的支持;另外,因为人们按序阅读,而获得了时间的流动过程。
 
二 
舞蹈艺术在时空概念上与狂草艺术极其相似。舞蹈既给人空间具像的享受,又满足了观者对时间的认知与体验。
很明显,书法艺术(尤其是狂草)也有这些特点。
然而,我终于发觉了狂草艺术与舞蹈艺术的不同点,那就是——每一个舞蹈作品,一旦完成,就不能重复欣赏,这是她留下的巨大遗憾与缺陷。当然,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也可以录像再看,然而,舞蹈所具备的具像性空间美感又因此而受到严重的损害。
狂草艺术与她的不同点正在于此。一幅作品完成,她可以反复观赏。
由于观者的文化素养不同,或者观者各个时期的心情不同,对作品的内涵作出不同的理解与诠释。狂草以恒定的时空姿势,向人们展示变化莫测的审美世界和哲学趣味。
 
 
三 
舞蹈艺术每一次表演都是一次新的展示,不管再怎么重复,也不可能是绝对的,起码舞者的心情不可能同与上次舞蹈时绝对一样。所以,我们允许她的舞蹈行为,在一点范围内尽可能少地带一点失真。一个高超的舞蹈家可以将这个特征,变成优势,即——她(他)可以将同一个舞蹈,赋予新的不同的内涵,增强其美学价值。然而,一个低劣的舞者,在同一个作品中,却会降低其审美趣味与价值。可以说,舞蹈艺术是追求瞬间的艺术。
狂草艺术与它恰恰相反,追求永恒。狂草作品一旦成型,就永远不会改变。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作品的载体(如纸质等)存在着某种残损,但其内涵的真实性和原创感勿庸置疑。
对舞蹈来说,观者是被动的。他们花钱去观看一场演出,其价值因舞者不同而无法等值。而狂草(适用于所有书法作品)的艺术价值是恒定的,其主动权永远掌握在观者手中。所以,在书法作品之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尽管可能会因观者不同而得出完全不同的效果。
 
四 
狂草充分发挥了空间与时间的交叉融合与神奇变化。
他利用字大字小,墨色浓淡,布置的错落参差,强调了空间的存在;同时又利用书写速度和节律的变化,使时间的概念从中突显出来。
观赏一幅书法作品,必须沿着书家的墨迹,从头至尾作一次心领神会的流览,才会体验到其中的真趣。这种时间流动过程的拥有,把书法艺术与一般的平面艺术(含美术)截然分开。在这方面,书法艺术又与文学艺术(尤其是诗歌)有了相同的特质,她们都是通过阅读来获取审美信息的。
五 
文学作品使用各种手段,塑造了一个虚空的艺术形象,尽量使读者感觉到形象的立体存在。
而书法艺术(尤其是狂草)本身就具有这种形象表现的优势,她的目的就是使用各种不同的符号形象,塑造一种立体的情感世界和个性特征。
所以,她们的表达目的虽然正好相反,审美方式却极其相似。
 
六 
狂草在时间与空间的变化上,显示了艺术的高度自由状态。
舞蹈的人体条件局限了艺术技巧的表达,如跳跃,它不可能获得更大的自由。又如圆圈的体现,由于人的体能是有极限的,所以也不可能无限制地发展下去。
而狂草艺术可以把舞蹈般的语汇发挥到极致!
狂草作为书法中最高、最难的艺术形式,既丢掉了绘画艺术的呆板,又删除了音乐艺术的虚妄与不可捉摸,她在时空交叉变化的过程中,充满神奇莫测的丰富性和立体感。
这也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文人表达内心感受的最佳样式,也是中国文化奉献给世界的艺术瑰宝!
  作者简介: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湖南省常宁市人,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艺术研究院《艺海》杂志编辑。发表多篇作品,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戏剧电影集《孔丘与阳货》等五部。好读史书及《周易》,热爱书法与绘画,喜欢鉴赏。有数部戏剧及影视作品行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