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禅说画》(十一)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20-12-02 | 阅读:

  导读:《狐禅说画》是贺文键2019年创作的一本论述中国画的语录式小册子,现编辑第十一部分以飨读者。

 
《狂想·爆裂》之二 贺文键 四尺斗方 2018年
 
101
花鸟画,徐悲鸿好而为之,他经常画喜鹊、柳枝、墨竹等,意境是有,但用笔比较拘谨,品位还不是很高。走兽应该归于此类,而他的奔马、狮子、猫却画得形神兼备,生动至极。他还善画狗、猪、鹅之类的动物,都非常有趣。
说到悲鸿先生画马,是中国画画坛中的一个盛况。由于西画重结构、造型,他对马的体格观察细致入微,故在用墨的表现时,突出马的肌肉、马鬃以及动感,虽然只有寥寥数笔,然而大写意的妙处跃然纸上,感染力极强!
他有个学生吴作人,继承了他的衣钵,后来还做过全国的美协主席,在画墨骆驼上也很有方法,得其师承之妙,值得一看。
他们的西画功底均很强,写形状物的能力无可挑剔。人物画他们涉及都很深,然而,吴作人在作品的开掘上,与其师相差甚远。
徐悲鸿曾经推崇齐白石的画。齐白石的墨虾也为当时一绝。齐白石先生在花鸟、人物和山水方面,均有造诣。他的画简练朴拙,色墨绚烂,视觉构图尤有出奇至胜之感,可称意趣盎然!鲜活之生命力,呼之欲出。
白石老先生的笔墨功底,是徐悲鸿赶超不及的。我以为,不是其巧不及,而是其拙所不及,不是其繁不及,而是其简所不及。故英雄相惜,才有了“白石与悲鸿”之间的一段佳话。
假如没有徐悲鸿的极力推崇,齐白石后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谁也不敢作此想象也。
 
102 
现在大陆画国画的人太多了,每个人所画的画,数量也多,可以说都是天文数字。表面上,这种艺术行为是代表了艺术的“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其实,是在大量制造文化垃圾。到处是“艺术家”,我看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对中国画来说,还是一种很深的伤害,什么乱八糟的画,什么乱八糟的人,全都在扯蛋。
没有文化的,冒充文化; 不会书法和画画的,冒充书法和画画; 或者,干脆胡乱搞,以博眼球,这都是名利惹的祸。这些人中,绝大多数是些不学无术的,有少部分人懂一点皮毛,但在传媒如此发达的当代社会,吃饱了撑的,不刷刷存在感,对不起时代。
 
我注意一个地方很长时间了,那个地方叫台湾。
台湾的地方不大,但在中国当代的文化艺术坐标中,绝对不能忽视。几十年前,晚年的张大千在台湾定居,所以台湾成了中国画泼彩大写意的发祥地。请你试为想象一下,这种画法假如发生在大陆,能有什么结果?当然这只是假如一一首先,不会有那么多人欣赏,更不会有那么多资本进来收藏。大陆有钱人是不力,但实在缺乏学养与眼光,一般不买最好的,只买最贵的。所以,结果是大泼彩这种技术也可能会被淹没。
当代台湾还有一位叫刘国松的画家,此人曾在美国学习多年,对中西方美术均相当了解。他在中国画的材料和表现手法上,有着非常了不起的建树。这个人对中国画的现代化发展,所作的贡献不容小觑。
先说材料吧,他发明了一种纸,当然我们姑且可以称作宣纸一一但其实并不是宣纸,这种纸有许多纸筋。在画水墨山水画时,把纸筋一剥,山体及山石就会现出许多自然的纹理和线条,十分优美、奇特,意趣盎然,实在让人倾倒。
另外,在国画的表现手段上,对艺术形象与肌理有独特认识,他经常采用喷枪以及拓印等工业用具与行为作为方法。他本人从前学过版画,所以他把老本行的劲头都使上了,如他的水拓画、石拓画等等。他的作品经常让我们惊奇。
另外,他的思想情怀也与一般的国画家大不相同。如他在六、七十年代的宇宙绘画观,带有浓厚的科幻色彩,有着一种上帝般的人文关怀。假如,这样的富于创造和开拓性的作品,产生在中国大陆上,我敢肯定基本上不会获得成功,不仅没有收藏与发展的空间,也许,还会引来主流的笑柄。
台湾的中国画,相较于大陆的中国画,在传统及开掘方面都要高很多。刘国松多次来大陆讲学,可惜无缘去现场聆听。然而,他的演讲稿我读到过,非常神往他的治学风采。
 
103 
大画看气象格局,小画看笔墨意趣。
当代许多的展览,喜搁大画,画者纤毫毕现,描之又描,名为层次,拘谨至极,气韵全无,观之索然无味。此乃纯粹是用西画之观念,要求国画之趣味审美,实则已堕为一幅设计作品尔!
笔,小道尔。在大画中,过于追求雕虫小技而不自觉者。格局也!墨不敢施,彩不敢敷,循循因因,谨小慎微,不越雷池,乃画匠也!
难得者,结体宏阔,色墨飞扬,大画而不拘泥于小节,神采奕奕,含光吐秀,乃佳作也!
世上好大而喜功者,众矣。其作各大展览会常有所出,似乎宽大严谨,细致入微,实则僵尸还魂,徒有其表,形具而力有所不逮,精气神魂皆亏俱损,实乃朽木而不可雕也!
 
104
崔如琢好画大画。时有一、二十尺者,最大者凡几十尺也。
其画山水,布局宏阔,墨色淋漓,不拘小节,气象万千也。画之最高境界,即“气韵生动”,此公得之者也!
他的画在境内境外价格实在太高,遂有好事者言: 炒作也!然画价始终居高不下,走势愈来愈强劲,遂谣言不攻自破也!
崔是少拜李苦禅为师,兼学各家之长,擅大写意,花鸟山水无一不精。20世纪80年代移居美利坚国,领绿卡。他勤研西方绘画,眼界大开,又回头研习中国画,大写意益精,文气充溢其间。
他的画得海外艺术界认可后,屡创华人画家拍卖之最。国内艺术品市场也逐渐认可。奇货可居,画价水涨船高,众甚奇之,质疑声一直不断。
崔公极好收藏,奇珍异宝,古玩字画,家藏颇丰。其中最著者,有清石涛亲笔画罗汉图一部,共一百单八帧,其形状有高古之风,实在精妙。我曾购罗汉图复制品十帧留观,极善极佳,妙不可言。
崔公之画,山水大气磅礴,非常人可比。花鸟中数荷花最佳,墨色荡漾,神采飞扬。崔公用笔尤其大胆,睹其画可一荡胸中浊气,陡升浩然之慨。
 
105
当今之世,写意画颇受白眼,历尽辛酸,频遭排挤。尤其是大写意,被许多人讥为文人墨戏,不登大雅之堂,齐声喝叱。
各大展览,鲜有见焉。其入展之作,大多是描而又描,山水皴法繁琐,花鸟工笔重彩,人物姿态多为摆拍照相,满厅作品,大则大焉,乏善可陈。尤僵尸坐堂,了无生趣,媒介则多以为是,厚颜吹捧。
画人画匠,因”名利”二字,趋之甚众。”创作”二字常在口中,画前起稿,查找资料,拍摄图片,方法极多。
大家苦不堪言,画之乐趣早已九霄云外,画之神妙缘木求鱼。若又逢协会选举,则满面红光,志得意满,画无宁日。
当此时也,有极少人等,画画自娱自乐,不求闻达,不求卖钱,料中国画之神技,不致消亡殆尽。
呜乎哀哉!何日拨云见日?试能得三昧真火,将画堆付之一炬,还我清白世界,朗朗乾坤!
 
106
中国画与西画的不同之处,不仅是表现形式和画具、用纸不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目的不同。
我们许多国画家画着画着,忘了自身的目的,逐渐与西画越来越像,最后除了用具及画法不同外,其余几乎都一样的,这是一个天大的失误,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同究竟在哪里呢?西画主要是表现客观现实,当然,自印象派出现之后,对主观现实重视起来,光色变化的,造型扭曲的,理性抽象的等等都有。但是他们的基本点还是客观现实,有一个恒定的参照系作支撑。
而中国画不一样。中国人画一座山,说是哪座山就是哪座山,画一条水,说是哪条水就是哪条水。譬如张大千临死时画的《庐山图》,谁也不会质疑他是否真去没去过庐山,画得像不像。我们画一个人,说是李白就是李白,说是杜甫也就是杜甫,说是屈原,他就是屈原。无所谓像还是不像,这都不重要。画了一堆花花草草,完全没有现实中的参照物。当然,现在学校提倡写生,去名山大川写生,也对照庭院的花草鱼虫写生,这个方法基本上是向西方学来的。
古人不是这样的。古人多半只是背着手看看,记到心里。画的还是不是这朵花,这根草,这条鱼,这只虾,完全不需要去对应。
中国画在干什么呢?原来,中国画是在画世界的另一面,即未知世界的情况,你说是理想世界也可以,你说是想象世界也行,精神世界也好,主观世界也对。反正,全是一些虚构的事物。历史人物对我们来讲,其实仅仅是一个影子,画的人物说是谁就是谁,这不需要证伪。看看齐白石画的宰相吧,傅抱石画的屈原吧,李可染画的钟馗吧,关良画的戏曲人物,黄永玉的漫画人物,等等。还有宋代的梁楷的仙人,清代石涛的罗汉,都是奇形怪状,吹胡子瞪眼,莫衷一是,然而,趣味都在这里,不知为不知,知之者会心一笑,可矣!
山水村落,花鸟鱼虫,更是变化无穷,与现实的真物相差甚远,然而却墨趣横生,意趣盎然,大家相视一笑,各得其乐!
中国画可以把人的想象发挥到极处矣!只有你想不出,没有你画不出。从最平凡、平常的,你身旁的琐事碎物中找到真趣真味,这是一种真正的艺术观,西洋画是不懂的。因为西洋画的目的是物质的完美塑造,而中国画的目的是内心的完美塑造。虽然西洋画也弄了许多抽象的玩意儿,但远远没有我们的祖先玩得高级,玩得开心,玩的艺术。
我为中国画而自豪。
 
107
中国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抽象精神,那就是大写意。大写意其实是一种典型的抽象。中国画的抽象,不像西画的抽象,她的出发点,是对多维度的世界的浓缩和概括,对生活与现实的高度认知,有着浓浓的感性特色。她关注心灵的空阔与灵魂的滋养,而西画中的抽象,则经常处于潜意识之内,描绘的是人性的压抑与冲动,对世界的解构或对道德秩序的反叛,对生活的更多角度看法,注重人本身的天性与自由。
中国画注重更深层的意念和大自然的协调,简约,统一。西画注重表象与理性,繁博而多变。
我扪心自问可能是二者喂养的产物。在许多方面,我无疑受到中国化思维的影响极大,但在另一方面,我又不知不觉地受到了西方的思想的怂恿与占领。
我是既矛盾又复杂,既想作为哲学家,而又是形式主义的追慕者。有时候,我很恼恨自己是一个这样的人,甚至经常不愿意去碰画笔。我宁愿写诗。
 
108
我其实并不了解自己,在画画时经常感到自己目的模糊。
我好像只会朝着一个方向走,但路上出现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我基本上不知道明天或明年会画些什么,也没有一个计划。我不知道灵感会在哪一个点爆发。没有灵感,我无法画画。这可能就是我与别人的最大区别吧。
我的生命经常处于空白状态,思想更是一团乱麻。
灵感有时候几年都不造访,心灵处于极度的恐慌与绝望之中。我经常觉得自己已经完了,再也找不到创作的出路,灵感女神已经完全抛弃了我。我就这样和大家一样浑浑噩噩地活着,象行尸走肉地生活。
我无法正常地去训练自己。从心底里瞧不起所有的经典,包括西方,也包括东方。这是我心里最为隐秘的秘密。
我的一生都在坐卧不宁、望眼欲穿中,等待发生一场奇丽的奇遇。
这种际遇还真的发生了,时间就是去年的春夏之交。
我疯狂的画画,以为自己马上就会死去,幸福,狂放,纵情泼洒着生命,留下了大致几百幅作品。
就是那么一次美丽的相遇,我与艺术完成了交媾。
 
109
画画怎么看来,都是一件形而下之的事情。但是,恰恰就是这么一件形而下的东西,你如果把她做成了一个形而上的事情了,你就是一个大师。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的。对他们来说,一幅画就是一幅画,色彩、线条、水墨,都是可以看得见的,然而,往往一些看不见的,远远比看得见的东西要重要的多。
看得见的好训练,而看不见的就无法训练。这要靠日思夜想的积累,对生活与世界的洞察,对生命价值的体悟。
你可以很有才华,但不见得很有思想。
而当你获得了某一种属于你自己的思维方式,你就获得了一种你自己的绘画语言,获得了一条通向艺术之巅的路径,一个发现宝藏的洞穴,一份别人无法比拟的分量。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0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