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广才:《收到涟漪和苍鹰的口信我就来了》

作者:罗广才 | 来源:中诗网 | 2017-04-25 | 阅读: 次    

  导读:罗广才(1969~ ),祖籍河北衡水,《天津诗人》诗刊总编辑。作品被收入《中国新诗300首(1917—2012)》,《中国诗歌精选300首》《读者》《书摘》等270余种选本和文摘报刊。诗歌《为父亲烧纸》在中国民间广为流传。被评为“2009—2010年度天津市社会科学界学会先进工作者、获得《西北军事文学》文学期刊的“2011年度诗人奖”、中国当代诗歌奖(2011—2012)贡献奖。著有诗集《诗恋》、散文集《难说再见》、诗文集《罗广才诗存》等多部。

罗广才.jpg

春天来了,我还是擦不干城市的雨水
扶不起润得沮丧的花草
这一切都打下伏笔:
穷极一生也无法枝繁叶茂
短暂的雄伟最终还是输给一株香樟树
既不能耐温也不能抗腐的我们
甚至抵不过低矮的月季
无法药用,只能用药的我们
 
收到涟漪和苍鹰的口信我就来了
有谁不旋在涟漪之中求生求安?
有谁不喜雄鹰舞其上且在春天之上
在转世的水面上笑谈高深莫测
有云的天空会给我一丝满足
是的,悬挂云朵远比霾气缠绕
来得气定神闲。
 
这是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
也是一座吞吐了前朝风雨的城。
停留易通神,尤其在铜都。
柔软的金属,人和铜终于相遇了,
我们都是被锤击或滚轧后
变薄而没有破裂的金属。
来,让我们席地而睡
在彼此的脉筋深处
完成彼此命运的兴亡交替
然后都站立起来,依依惜别。
 
要捧起信江的水和龙虎山告别,
如同来来往往的机帆船
对宽广、自由、纯净和冒险
还有那么多的流连。
和张道陵告别
在人间炼丹何其艰难
我的炉鼎熄火很久
无法在龙虎胎息中若存若亡
我的吐故纳新多为俗事
多为施人些小恩小惠
或收获些小恩小惠
就约等于“复归于无极”了。
 
老人说:“人不净水洗,水不净沉底”。
而我看到沉底的水却如此澄澈
在鹰潭,地下水比地下铁多
地下铁养生活,地下水养人间。
所以收到涟漪和苍鹰的口信我就来了
然后再走,像这水的循环。
 
  初稿于江西鹰潭龙虎山道源山庄宾馆
  2017年4月19日05:18

中国微诗城009.jpg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善美:《龙虎天下绝》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