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健:《台湾13首》

作者:陆健 | 来源:中诗网 | 2018-01-01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台湾”采风作品。作者陆健,著名诗人、书法家。1978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在中央电台、河南省文联曾有任职,现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员、中国传媒大学书法学会副会长。曾出版文学著作19部,获多种文学奖,有作品被译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华诗歌百年精华》等书。

 20171222191253_IMG_9296_副本.jpg

 

秋天的树叶飘在一片心田
——写给余光中先生
 
落潮将你的笔墨渐渐送走
回潮又把你迎进家来
弥漫着波涛的海风和鸥鸟
衔着——乡愁,乡愁何多多
 
如今一片心田回归
一片秋天的树叶,回归一束光
一次简单的刷卡,小小的邮票
也许是镶嵌齿孔的飞毯
窄窄的船票变为思绪
达摩一苇渡江,却满江是泪水
 
矮矮的墓碑上添了你的名字
来年也会写了我,我们——
涂写了断断续续的诗篇
我们乐意用生命见证这一切
 
海峡浅浅,海峡深深
终会结满浪花之上的莲藕
在现实的泥泞之中
 
坐化成佛啊。人类的事情
说小不小,说大不大
时日流年,血液里抽丝
已抽出炉火与华发
 
梦里江山,如何成果而甘?
时不待人,肝肠寸断
重庆兄弟刚刚发给我
一声鹧鸪的啼鸣,绵长,纠结
而秋天依旧重重地压在心上
 
2017年12月15日
 
 
在光中
 
既然是涅槃,是升华
我们就还会在高雄、在北京再见
既然生命是一团火
我们的躯体是枝形的火焰
 
在光中,在温度的氤氲里
感受世间的温暖
 
在光中海浪涌动,鱼儿欢笑
啄木鸟抱紧青青的合欢树
我们的诗歌碰撞出火花
吮奶婴儿的嘴角拖曳着琶音
融化尽另一个天地的清冷
 
既然是场域,既然是熵
只转换,不湮灭。在光中
既然……
 
2017年12月16日,首都机场
 
 
与日月潭石合影
 
你来,我来,千百人排队
来和这位石头合影
 
幸运,高兴,疲惫
无数表情。石头无动于衷
人们心甘情愿给石头当陪衬
 
已经到这份上,还有什么话说?
在石头面前,大家都是软弱的
连当年的大总统也只是匆匆过客
掸掸丝绸马褂,拄拐杖苦笑着离去
 
只有玄光寺几个台阶下面
那位卖茶叶蛋的阿婆
坚守她的生意和执拗,不走
从妙龄一直煮大锅
到八十多岁。就这样,就这样
 
只有这六十多年
鸡蛋碰过了石头
 
2017年12月17日,日月潭边
 
 
释迦果
 
但愿这不是出自
人类的谵妄     
 
释迦果,状如释迦牟尼
双鬓、头顶部位的饰物
 
它甜,沁入肺腑
使人惊奇,猛醒的芳冽
它传递出佛祖的智慧、初心
 
物,误,役我半生
不得开悟。释迦果等我在
日月潭边,去往玄光寺的路上
 
也许是阿难,也许是普贤
菩萨化身一位售果的大嫂
在释迦果旁边憨憨笑着
 
2017年12月19日,高雄
 
 
佛光山成佛大道
 
熙熙攘攘,俱欲成佛
 
从山门一路行过去
众生消逝,只剩嗡嗡唁唁之声
细如蚊内
 
自佛前慢慢踱回
红尘之音尽褪,惟余模糊人影
四下苍茫
 
有佛。无我
 
2017年12月19日晨,高雄
 
 
经过爱河
 
这条河的平静
彻底冲决了我不肯涂改的心
 
汇聚起所有人所有的泪水
名之“爱河”都是奢侈
 
幸福的人在爱中泅渡了一生
悲苦的人为爱挣扎了一世
 
我们到底有多干净
才配拥有你的一滴?
人伦,道理,泛着泡沫。爱河
 
所有传统的抒情,都是这么开篇的
我看到被顶起的波光
和顶起波光的爱河——涌动的肉体
 
2017年12月19日高雄西子湾
 
 
蹦火船歌
——看清晨五点的东森财经新闻
 
蹦火船的火长,是渔船夜渔之眼
蹦火船的船长,指示渔船的走向
鱼群的行踪
 
北海岸金山火把渔业,一千年
我们父亲的船我们祖父的船
随着乙炔的刺鼻气味,和
对眼睛突然灼伤的一瞬
即将走进传奇
 
那擎着汽灯的身姿,将随
一景多图的镜头影像沉入水底
古老捕鱼网,那么多妻待夫归的
月明月黑夜,淘火将无人肯淘
无人会淘。那神明的幽灵
也不肯迈出它梦幻般的细腿
 
走进传奇就是跌入一个个漩涡
随着黑潮而来就是随着诗经
的词汇字斟句酌,再贴上性命
满脸皱褶满船船钉
这仅存的五艘船中的一只
 
神话是沉向时间深处的锚
没了你我,没了他。每年的
五月——八月,青鳞鱼只识得阴历
 
2017年12月19日,高雄
 
 
一个和平主义者遥望基隆军港
 
横七竖八的炮舰
把湛蓝天空的边缘切割
露出高低错落的牙齿
威武——对一介书生来说
 
媒体视之花里胡哨的危险玩具
 
解放军的北斗卫星,无人机
制导炸弹十米内的准确距离
俯视基隆——
这些难给自己壮胆的东西
 
山姆大叔才叫牛,一家独大
航母,大驱,石油美元战略
核武器,像变形金刚里的
天王。川普自信,得意
鲜红领带摇来荡去
 
但他的眉宇间也埋藏着焦虑
飞碟怎么办?外星强盗
打击,攻击,袭击,地球脆弱
他的表示轻松,摊开双手的动作
其实主要是无奈的动作
 
2017年12月19日,高雄
 
 
猫鼻头
 
鼻头前凸,在巴士海峡
与台湾海峡交界处
 
不得不如此,你在这儿
嗅出去往欧洲那海轮
或漂向菲律宾方向的腥味
 
你的它,抵达欧罗巴,作了
锦衣玉食的猫王,在世界各地巡演
亮相,掌声如潮?
抵达婆罗洲,流落街头,嘴角滴答口水
受尽驱赶辱骂,生死不堪?
 
猫鼻头,它不懂宿命,只知等待
在你的记忆中,它步态雍容
皮毛鲜亮。你惦记,任疯狗浪
倾倒天地,打湿前世与今生
你惦记它,像一个人苦苦
惦记着另一个人
 
2017年12月20日,花莲
 
 
花莲
 
花莲,莲花
花一样的土地
对应——浪花
一个外来者,一次
磕磕绊绊的敬礼
 
台湾的后山
以和平为斗笠的花莲
它的原住民,从祖先那里
得到土地与血脉
气息,心肺,手脚的人
像草的籽粒与花儿一般
粗砺的生命开放
 
他们的子孙已不那么
礼拜圆圆脸和直角四肢的图腾
其子孙,铜刀已由铁器打制
黝黑皮肤由护肤霜滋养
海港的升降机交给按钮
刀箭开始由锈渍书写
 
东欧式的酒店,哥特式的居所
遥远的事物并不陌生
古代酋长的胡髭
桧木坚硬饮血的矛尖,依然锐利
海风问候槟榔,潮讯摇晃椰子
十六个民族的少女围绕月亮
展开青春
 
怀抱着五大洲诸多节日的花莲
海狮海豚海象的表演
乡村音乐的芳草地
自行车赛,环绕本城区域的
步行健身活动,凡与争斗无关的
事情,人们总想到你
“莲”、“和”的本名与别称
 
全世界都可以到此休闲
黄皮肤,黑、白、棕色皮肤的
必须与和平同行。至少要
放松,微笑,心有甘饴
夹带点硬通货更好,而
美貌只是亚洲太平洋沿岸的时鲜水果
 
阿美族的竹节舞,已经脱跳出
当今生活的猎物。活转而回
花莲薯,凤梨酥,麻薯
和曾经路过此地的
日本天皇的御用丽池饭包
 
只有布氏鲸、瓜头鲸、抹香鲸
这些巨型鱼类才配做花莲的
水上朋侣,花莲港
大洋也只是宽一点的通道
 
南来北往的客人,有秀姑峦溪
的琴弦弹奏,有木笛吹响,有
和南寺钟声偶尔想起寒山寺
瑞穗红叶温泉的润浸
可洗车马劳顿,宝马、奔驰、劳斯莱斯
长虹桥连接东京、纽约、阿姆斯特丹
去来。枫林步道。四海只是邻居
——我的长思短吟顷刻湮灭
 
2017年12月20日,花莲
 
 
在野柳地质公园开个国际玩笑
 
一位逊位的非洲女王,远渡重洋
到台湾北海岸的海岬边
躲清静。她雅致的发髻与
天鹅般的高贵脖颈有目共睹
一位仙女,也许是女王的侍女
冒险投奔,被新国王的勇士
化装成鳄鱼前来追杀。她
渴饮壶穴水,饿了吃状岩
的香菇,仓皇中竞跑丢了一只
鞋子。遇见这头猩猩正陷入
对动物世界的冥想,那只
不以为然的玛伶鸟有意与它
拉开一些距离。烛台烧伤夜色
蜂窝中亮起乱纷纷的萤火虫
天明后博弈的智者能否如约而至?
假如你的想象力够用又将看到
山羊驮着灵芝走向带着长须的
黑云,妖怪们当道已经很久了
那只衔珠缓行的乌龟被
俏皮公主当作菠萝面包的宫廷
她对中国金刚好感大增不难理解
那条威猛的龙默默注视周边一切
一切都像是,一切又都不是
 
2017年12月21日台北
 
 
猫鼻头
 
我要去看猫鼻头
我要陪伴她凝望一会儿
她一直凝望着的海
让两条海峡分别搭上
我的膝盖。我也曾歧路而哭
有伤痛搅扰阴雨天气
我要揉揉猫鼻头她湿湿软软
的鼻尖,听风浪稍事安静
我要为猫鼻头写一首诗
如果写过了我就再写一首
 
2017年12月21日亞士都酒店
 
 
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台阶上
 
故宫可以有两个
祖宗的牌位却不能掰开
江河可以分流,水流无法折斩
简化字繁体字有差异
皮肤,眼睛,血脉不变
 
人民币新台币汇率有高低
但必须方便兑换
 
富春山居图的后半幅,思念
前半幅。毛公鼎与司母戊鼎
里的酒,共用一个铜勺
它们的木炭是薪火相传的火种
 
枝干萌发而生杈,兄弟长大
有分家。但根不能刨筋不能断
父亲的照片虽已泛黄
却不能撕成两半
 
2017年12月22日台北
 
 
 
20171221080821_IMG_8849.JPG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赴台小记》(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