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国华:《台湾采风10首》

作者:于国华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28 | 阅读: 次    

  导读:于国华,吉林省梨树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作家》《海燕》《诗歌月刊》《诗潮》《文艺报》《解放日报》等。出版诗集《于国华抒情诗选》《兰馨集》《西窗雪》《想念麦子》等八部。二零一七年荣获“津巴布韦诗歌奖”、吉林省文学等。系全国公安诗歌诗词学会副会长、吉林省作协八届全委会委员、吉林省文学院聘任制作家、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四平市作协副主席、四平市公安文联主席。

 微信图片_20171226203756.jpg

 

那颗辽远的星
 
夜空那颗辽远的星
是谁放在天边的一块石头
那可是一块宝石呀
此时我多想掏出身体里的口袋
拾回你天涯的离梦
但现在只能对视
 
我一遍遍地阅读你的闪烁
很想知道你那里冷不冷
如果冷你就喝一口金门大高粱
天黑你就提一盏灯笼
如果害怕你就大声喊出来
兄弟呀  我能听见
 
我要把炉火烧旺
重置喝翻的酒坛和打碎的酒杯
兄弟也好亲人也罢
如果你在天边不好过就回来
没什么不好意思
我们是一家人
 
(2017年12月16日为访问台湾而作)
 
 
 
日月潭
 
日月潭  顾名思义
潭中有日也有月
可是我站在岸边或乘船游览
都没看见
也不想被阿婆的茶叶蛋干扰
 
也许在夕阳西下
也许在新月东升
碧涛和云雾以及玄光寺的僧人
都像在讲述一个故事来提醒我
比如光华岛上的白鹿
 
我更愿意去相信传说
那么日和月的秘密就不难想象
只不过被一潭晶莹的蓝
挡住了我们的眼睛
其实玉山和阿里山比我们清楚
 
(2017年12月17日于台湾南投)
 
 
 
阿里山
 
好高好陡  不知转了多少道弯
我的诗再短也让我的头晕
 
樱花树闭口不语
挺立三千多年的神木去哪了
 
在邓丽君演唱的一首歌里
美如水  壮如山
 
其实我想见的是阿里山的姑娘
同行的女诗人们不一定这样想
 
反正我的心已属阿里山
是神木旁的微笑还是涧水边的回眸
 
当我走下九曲栈道的时候
看见一只落单的猴子比我空虚
 
此时我只能寄希望于山脚下的茶园
以及最后一班的红色小火车
 
出山了  我彻底地失望了
仅凭一厢情愿是远远不够的
 
(2017年12月18日于台湾嘉义)
 
 
 
爱河
 
是哪位闺秀的一滴眼泪
是哪位才俊让你心伤
怎么走到高雄的西子湾
你舞动清澈的细语
句句都向往爱情的蓝
 
可能是为一段前世的缘
也可能寻找爱情回家的方向
看似平静的你一定在想
这里并不是你的目的
因为你眉间写着乡愁
 
(2017年12月19日于高雄)
 
 
 
猫鼻头
 
猫鼻头  你被夸大了局部
是想问你嗅到了什么
是巴士海峡强盗偷猎的鱼腥味
还是台湾海峡对岸小学
《小猫钓鱼》的读书声
 
你被一块招牌写上了猫岩
这是一个很客观的称谓
不过我更想知道你的前世今生
被风吹浪打到底想些什么
比如你的老家  你的爱情
 
其实你很像赌气离家出走的人
很想搭乘一艘回家的船
因放不下自尊就只好等待
我真想用一万只蝴蝶的舞蹈
换回你戏耍绒球调皮的样子
 
(2017年12月20日于台湾巴士海峡)
 
 
 
三仙台
 
我走在波浪形的跨海步桥上
风浪中我有一种长龙卧海的感觉
如果吕洞宾  何仙姑  铁拐李活着
会不会同意修这座桥
 
当然  神仙就是神仙
他们喜欢的都是常人所不及的仙境
如飞龙涧  仙剑峡  太液池
那三双足印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关于三仙台上的合欢洞
给上岛的游人留下许多疑问
只有吕洞宾  何仙姑知道
那个嫉妒的铁拐李知道也不会说
 
下岛返回时巨浪滔天
我再一次体验了长龙卧海的感觉
仿佛穿越了一次远古
就像滩涂上被大海涅槃的卵石
 
(2017年12月20日于台湾三仙台岛)
 
 
 
花莲
 
花莲首先是祖国宝岛台湾的后花园
其次才是太平洋卸妆后的闺房
 
我们说着说着就到了清水断崖景点
岸风一吹  大洋就变着样地蓝
 
慵懒的太阳还藏在厚厚的云被里
伸出一只手来想遮住我们的眼睛
 
清水碑前拍照的情侣害羞地笑着
而太鲁阁的火车却一闪钻进山洞
 
我们的视线大巴士一样慢慢地爬行
结果被天上飘下来的公路带进饭店
 
我的诗写到这里只好就此打住
缺少一个题目被写在饭店的匾额上
 
(2017年12月21日于台湾花莲海岸线)
 
 
 
醒来吧  女王
 
女王  美丽的女王你真的绝望了吗
为何让我看不见你婀娜的肢体
 
可你的骄傲与高贵还仍然活着
震撼所有前来观光的眼球
 
醒来吧女王  换上你洁白的长裙
亚洲与非洲已拉手走进了地球村
 
你穿过的鞋子和使用过的烛台
以及戏水的小象匍匐的花豹都带上
 
有位诗人说得好  月光
照耀的地方  便是你的家我的国
 
(2017年12月21日于台湾野柳地质公园)
 
 
 
士林官邸
 
大门还在
门卫还在
防弹车还在
不在的是枪炮声
玫瑰红和梅花香
依旧相得益彰
 
官邸还在
窗纱还在
大铁门还在
不在的是开门声
亭下茶和花间语
已是江山旧梦
 
(2017年12月22月于台北)
 
 
 
先生走好
——悼念余光中先生
 
余光中走了
他留下了一首《乡愁》
不如说他留下了一根针
这根针是母亲灯下缝补的那根针
拿在先生手中要缝什么
 
这根针好重
它连结的是分离许久的两头
先生用尽一生的心血
最后累倒在高雄
离长江  黄河还很远很远
 
先生走好
这根针兄弟们继续拿
心里的裂缝  海峡的裂缝都要缝
为先生送行哭红的眼睛
就是一盏照明的油灯
 
 
1308662476.jpg
 
 
20171221080821_IMG_8849.JPG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