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仁琪琪格:《在祁连天境,还没离开就已眷念》(组诗)

作者:娜仁琪琪格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04 | 阅读: 次    

  导读:娜仁琪琪格 蒙古族。生于内蒙古,长于辽宁朝阳,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大型女性诗歌丛书《诗歌风赏》主编。参加诗刊社第22届“青春诗会”,著有诗集《在时光的鳞片上》《嵌入时光的褶皱》。诗集《在时光的鳞片上》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从书,《嵌入时光的褶皱》系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


●翻过大冬树山垭口就是祁连县
 
 
不是晕眩、不是缺氧 、更不是从茶卡盐湖而来
金银滩、天峻草原、青海湖
雨后的刚察县,这些路上的途经
是通往天庭的路径 
 
沉积的云、奔涌的云,阳光突破厚重
一枚红日照耀,倾洒万道光芒
挥袖间,又是浓重的云
倾洒细雨 、大雨,骤然又是雨歇息
远山巍峨苍茫,近处草原延展辽阔
黑的牤牛、白的羊群 
它们不只在吃草,是走在去往天庭的路上
 
神的气息、雨的气息交叠,弥漫在雪峰明亮的高山
芳菲飘逸的草原。若隐若现
神的踪影,在巍峨刚健中,在苍茫的雪线之上
当翻越了海拔3847米的关角山 
又翻越到海拔4120.6米的大冬树山垭口 
我的脚下已是踩着一朵云 
 
是谁在煨桑、谁在诵经、谁在为众生祈祷  
挂起经幡?
恢弘、壮阔,  在高处不胜寒的云端
是谁命令我闭上双眼—— 
“翻过大冬树山垭口就是祁连县了”
谁在这里布道做法
往来的众神啊, 哪位是我前世的亲人
我不能看见?
 
是连绵的群山,抬高了人类的瞭望
是转动的时空,把我们送抵雪山的高度
时间还没到——
翻江倒海,轰鸣与闪电
我必须以弱小的身躯,来体验沧桑巨变
我必须以紧闭的双眼  来回避
不慎道出的天机  
 
      2019-7-2 清晨
 
 
 
●梦里梦外,祁连八宝镇
 
 
迷离、恍惚,是我进入了仙境
还是仙境潜入了我的梦中? 
曾来过啊—— 
又是在哪一年,哪一世?
 
我的脚下是轻软的,身体披着羽翼
只要一纵身,就会飘起来 
一跃,就能飞到高邈的天庭
回望人间
 
而此时,我着红装走在丛林指出的小径
野柳、刺槐、云杉、圆柏
它们以青葱的绿,给出另一个维度
颠覆了,一路走来领略到的苍茫
 
天空碧蓝、明镜高悬,在灼人的光曜中
走进花海。金灿灿的黄,软悠悠的黄
招摇手臂,亿万朵油菜花
肩并肩,手挽手,把温婉曼妙
延展到阿咪东索的近旁 
而我在花海中俯身、啜饮、沉迷
千回百转——
 
伟岸的阿米东索耸入云端,神秘了我仰视的双眸
每一缕青葱,每一道沟壑,都隐匿着传奇
每一道光影,都是神的踪迹
镂刻在阿咪东索肌肤上的化石树,是多么坚定
上达下承,传递着神、人 、万物的信息
滔滔的八宝河,潺潺流过
 
2019-7-2
 
 
注:阿咪东索为藏语,意为千兵哨卡,汉俗称牛心山,蒙古语称之为"乃曼额尔德尼",意为八宝山,根据藏族地相学的介绍,阿咪东索四周的地形呈吉祥八宝之相,祁连地区的藏族、蒙古族、裕固族等信仰藏传佛教的群众更是敬奉阿咪东索为祁连众神山之王。
 
 
 
人间万古的河流,湍急奔涌、潺潺缓缓
 
 
娇娆的、明艳的卓尔山
另一个好听的名字宗穆玛釉玛,她女性的身躯
从未辜负每一缕光照,以丹霞似火
宝石的光润,回以照耀与恩慈
 
而我们来,她收起华袍锦服
敛起耀眼的明艳。美丽的红润皇后
着素衣、穿白袍,于高邈之云端
盈盈款款、风姿绰约
 
静极、虚极、空极
倾洒的雨止息。嘘唏、惊叹中来到天境
空气清冽、洗涤肺腑;
凉风袭人、穿透脊骨。
翻涌的云、缭绕的云、飘飞的哈达云
礼毕,众神向远方撤去
为我们让出了天街  
 
洁净、清爽、空濛
万古的空、万古的辽阔 ,高邈耸入更高的云端
飘逸、袅娜、气定神闲   
我又回到了我  
 
人间万古的河流,湍急奔涌、潺潺缓缓
 
2019-7-3
 
 
 
●卓尔山,一只小鸟等待与我相逢
 
 
响翠、清亮—— 
如欲滴的雨露,如融化的冰雪 
悦动着阳光、欢愉
惊喜——  是你啊,可爱的小鸟
突然,现身在我的面前 
以一朵小花的柔软与曼妙
 
在海拔3100米的高峰 ,在无限的空冥
与辽阔中,一只小小的鸟儿
将我从恍惚、迷离中唤醒
却又陷入,另一个迷幻
 
亲亲的小鸟,我知道
你的歌鸣,是唱给我的
你的雀跃,是跳给我的
在我转身离去的路口,与我近在咫尺
面面相对——
你唱啊、唱啊、唱啊
朝我不停地点头
 
可是,小鸟。我是一个
饮过忘川之水的人,从遥远的凡尘而来
早已忘记了我是谁。那么
你又是谁呢?你又是谁?
 
我的脑海是如此的浑浊啊,无法打捞起
沉潜的记忆,无法追踪过往的烟云
我就这样将你的样子储存在记忆里
带着迷惑,从卓尔天境
一步、一步,返回人间
 
我叫你云儿,如何?
亲亲的小鸟,在这个尘世
我就这样想你 ,唤你
 
2019-7-3
 
 
 
●在阿柔草原,兼致昌耀
 
 
阿力克雪原的大风/可还记得我年幼的飘发?
——昌耀
 
 
这是被您叫做阿力克雪原的阿柔草原
那飞扬了您记忆的大雪,在阿尼玛卿的山顶
与厚重的乌云接壤。有区别于云层的光
有区别于云层的白,有区别于云层的恒久
 
我们来时,阿柔草原的上空正飘着细雨
午后雨止息。我们纷纷涌向草原
涌向写着经文的玛尼堆、 五彩的经幡
天空密布的云依然浓重,压迫着绵延的阿玛卿雪山
压迫着我紧促的呼吸 
 
除了远方气定神闲游走在青草上的牤牛、羊群
我总感到还有,更多生命的存在
在青草、在花朵、在静静穿过草原的八宝河
在近旁、在腹地、在绵延的山麓与草原的
衔接带—— 
让我想到您说的:巨灵
 
阿柔草原,有别于我走过的所有草原
因阿玛卿头顶陈年不化的积雪
因苍茫坚毅怀抱中的柔软
有您沉重的呼吸、眺望的双眼。罡风吹啊
您的身影——
 
2019-7-3
 
 
过阿柔大寺
 
 
山一程、水一程
修炼了多少世,能来这里?
在阿尼玛卿雪山脚下的阿柔草原 
诵经、祈祷——
 
苍莽、辽阔啊,又是多么细润、温软
飘飞的雨丝、潺缓的河流、纤弱的小花
盈盈的碧波——
庞大的,黑色的母牦牛哺乳着小牦牛
眼光、体态
是多么慈爱、多么温情
 
盈盈的碧波啊  在母牛的眼中
在天上人间的阿柔草原
滋养着万物生——这磅礴、沉郁又轻盈
美妙的,不可思议的祁连高原
古老的经文在尼玛堆、经幡、风马旗
空气 、多维的时空流转 
 
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我在六字真言中,心潮翻涌
我在六字真言中默默祈祷,向着擦肩错过的
——阿柔大寺 
我心中的酥油灯,已点燃
 
2019-7-3
 
 
 
于峨堡古镇
 
 
辽远、广阔,草肥水美
游走的牛羊 、飞奔向天际的骏马
招展的经幡在这里——
 
也曾刀光剑影、金戈铁马 
而绵延不绝的商旅驼队
商贾云集的古道丝路,茶马古市
一起都隐没于时间的瓦砾
 
有什么能成为永恒?
我站在古城的残垣断壁前凝眸眺望
历史的尘烟、风云滚滚
 
2019-7-3
 
 
在祁连天境,还没离开就已眷念
 
 
请原谅,我如此贪婪
在自然山水的美中,总是深陷得不能自拔
在祁连天境,我还没离开
就已眷念——
 
这里的雪山、这里的云霞、这里阴雨
这里的晴空、这里的曙光与暮色
这里的星空与河流
这里的植物啊,柔软的、坚韧的
我还没来得及细细打量
 
一如我在清晨猛然醒来,扑向窗口
急于拉开吉缘饭店406房间的
窗纱。一眼望去仙气围绕着卓尔山
缥缈、曼妙,我还没来得及掬一缕在手心
嗅一嗅,而后把它放在胸口
 
祁连啊,这神、仙 、人
万物往来,共生共存的绝密之境
我如何来传递好,这跌宕而来
纷繁丰富的信息?
我该动用那些色彩来表现好你的光影与明暗?
我该动用那些词汇来传达出你的神秘与微妙?
 
2019-7-3
 
  6月25日,由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青海省文联、海北州委宣传部、祁连县委县政府主办的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祁连暨“天境祁连诗歌艺术节”在祁连县天境大剧院盛大启幕。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昌,州委常委、祁连县委书记韩向晖,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诗人叶延滨,著名诗歌评论家、威海学院教授燎原,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企业联合会秘书长、诗人杨廷成及吴传玖、祁人、高旭旺、谢克强、傅天琳、杨泥、李自国、李犁、周占林、项建新、谷成栋、萧寒、诗扬、李南、三色堇、娜仁琪琪格、花语、马海轶、牧白等国内著名诗人及评论家应邀出席诗歌节。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