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常青:《云南纪行》

作者:柏常青 | 来源:中诗网 | 2017-03-14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写作并在海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作品,部分诗作选入数种选本,写有《诗歌白皮书》、《西行之书》、《纸上流浪》等;现居河西走廊,主编《禾中》杂志。

柏常青001

 
一枚龙润茶叶,可做一块理想主义的飞毯
我把自己收缩进一个梦里,变得更轻一些
从河西走廊飞起来,正午飞过八百里秦川
似乎沉重了;但在四川盆地也不需要歇息
掌灯时,落在彩云之南,我谓之世外桃源
 
 
一腔理想情怀,总在进退两难中不知所终
一杯龙润茶水,可以稀释这半辈子的疲倦
良言有道,心的方向,焦先生奉赠两本书
我的双手不再空空。这是曾经骑着自行车
在高原上用明媚的花开为未来歌唱的男人
 
 
现在是滇池之上飞翔的众多鸥鸟中的一只
把酒临风,踏波击水;翻山越岭地寻找着
一枚根除病毒的草。让一个春天侧身躺下
他的诗情比甘河的水还要悠远些,比野花
还要烂漫一些;从此在火焰中饮茶和沉思
 
 
高原红土绵绵,春城细雨霏霏;再往前走
在路上会遇见失散多年的穷亲戚和木棉树
焦先生,还在倒春寒里寻找第一个陪跑者
茶还没有凉,在等那个杳无音信的小员工
午夜,诗人在海埂边上自顾不暇地吃烤鱼
 
 
这些唱诗班的顽童,现在逃离了芸芸众生
相聚在龙润的理想墙下,握手,饮茶唱诗
在百家茶中找到自己的姓氏,听茶花之歌
记住一个传奇故事和那个行色匆匆的背影
我背着受赠的书和茶叶,不觉得日子短暂
 
 
凌空翩飞的海鸥,鸣叫着欲言又止的物语
我饮尽三千弱水,也说不出一句金玉良言
大路朝天,破败的村庄挡住雄鸡的地平线
洒下一把种子,野草便淹没了流浪的羊群
自封为诗人,我真为这样的收成感到惭愧
 
 
仅有的沧浪思绪,抵不过今夜的一场沉醉
缨已稀疏,足已污秽,一根朽木能否雕琢
洁白的墙面,鲜红的理想,留下一帧照片
会不会是茶余饭后无奈的念想?焦先生说
“沿着花开的方向,苍生无恙,大道迢遥”
 
 
于是我又看见高黎贡山上万里无云的天空
一场盛大的花事正在酝酿;比理想更现实
祁连山下的血色残阳,也不肯坠落在泥淖
这是我最后的种子,丰盈和照亮崎岖长路
这是诗本来的核心,拯救和挽留病态人间
 
 
写到这里,一滴清泪就流落进面前的茶杯
犹如一颗星星在漫山遍野的雾中不知下落
与人对饮,抑或自斟自饮,都将折挫英雄
问道山中,樵者不语;怒江是旷世的绝响
就做一个纤夫吧,爱上永远拉不动的江山
 
 
再回首眺望云蒸霞蔚的七彩之地,刹那间
满眼幻象:遍地都散落着无人组合的诗行
晓雪、于坚、海男、焦家良……躬耕垄上
我用茶的余韵、诗的呼吸与他们悄悄作别
天黑我就到了北京,又混迹车水马龙之中
                
                      (2017.2.28昆明~北京)

柏常青004

作者和著名诗人晓雪

 

柏常青003

作者和著名诗人、书画家雁西

 

柏常青002

作者和著名诗人、作家洪烛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