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况:《站在王桐乡故居前》(外一首)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8-03-16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临高作品选。



站在王桐乡故居前
 
 
故居前站着的,都是先生的故人
虽未谋面,但情义更比金坚
他们远道而来,只为辨认你御状里的泪迹
是否依然清晰可见,贞烈可辨
 
临高打个喷嚏,琼海台风骤起
我看见,五百岁的礼魁坊浑身震颤
它附耳告诉先生:再不启程
国子监的书案,就该长草了
船若不见,回头无岸
 
母亲的叮咛,是处方外的良药
煎熬着关于世道的万千艰难
往前一步是苦、是烦
后退一步,是断崖、是险滩
而原地踏步,注定难有胜算
 
母亲说了,做人要过九十九道难关
在哪一道门槛跌倒,都不好玩
这世上,谁都不是铁汉
谁也难保不被苦难摔得面目全非、血迹斑斑
 
母亲还说,空想徒耗斗志,生活尤多短板
写诗不易,但写诗要比下跪值钱
读书人不写诗,还有啥事可干
赴京赶考,没有盘缠
家里闲着,无人点赞
写寿联,胡子太短,没人买账,横竖难以混饭
擎挽幛,泪点太多,容易将南海哭干
 
官场险恶,阴云万幻
乡间的日子,虽然寒酸
但至少有涛声相和、虫鸣作伴
蓝色的鸟鸣,能将天空瞬间啄穿
 
还是那句老话:朝中无人擢拔
所有努力,等于白干
临高籍贯的学问,穿不透京城出生地的残垣
笔做的桨,别指望能划破官场那池浊水
看透腐朽的功名吧
先生毕竟拥有一双名列前茅的天眼
 
母亲说了,骨头比功名峻拔
遗训比利禄受用千年
浊水可以当墨,男人燃烧自己的骨头
就能淬硬天下澄澈的誓言
 
香雪海读梅
 
大面积撤离的寒冷,是对江南的另一种亲近
到香雪海读梅,四公子无疑是最佳标配
打开光福梅蕊状的履历,我必需以一张机票
省略心情的距离,才能感受太湖平静的存在
谛听离眼睛最近的鸟鸣,我必需摘除所有视力
才能亲炙范小青换届后的苏州热情
 
我是离江南最近的那个人
离江南最近的人,也是离梅花最近的人
离梅花最近的人,仅用一瞥惊奇击鼓
就能听到香雪海的心跳、闻到臧棣的芳香
 
毫无疑问,我是离春天最近的那个人
离春天最近的人,也是离悬念最遥远的人
离悬念最遥远的人,心里住着一座芬芳的海
海里飘荡的,是梁晓明《诗江南》头条的落英、梅花的骨骸
 
在香雪海徜徉,叶延滨就是光福常青的福音
陆健稍一弯腰,雁西的耳畔就响起汗漫的惊涛
谷禾长出菱角,不经意撑开方文醉酒的柴扉
我看见香雪海的喧响,在程维寻寻觅觅的脚印里绽放
 
胡弦与龚璇合奏,唱出黄尚恩的小调
一枝梅瘦下去,就成了乾隆的那杆御笔
梅花亭外,矗立着缪克构褪色的碑刻
中岛上的每一缕芳魂,都可以点燃育邦落魄的春天
车前子褪下药理的外衣,泼墨就是梅花清高的典故
啊!每一朵梅,就是一个春天形态的香雪海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中国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出版诗集《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等文学著作25部,主编诗文选23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为“中国诗坛四公子”。现居广东佛山。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雁西:《临高》(两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