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梗:《城中村》(组诗)

——中山翠亨村走笔

作者:张作梗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02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伟人故里南朗诗歌作品选。张作梗,男。祖籍湖北。现居扬州。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近期兼及随笔、文学评论的写作。作品散见国内各大报刊。有诗入选多种选本,部分作品被译介海外。获《诗刊》2012年度诗歌奖、首届反克诗歌奖。曾参加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第16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水洼
 
草丛中的水洼清亮得像一只猫眼。
什么样的云影在其中洗浴过?
哪一只虫子临照过自己的面影?
 
甚至风也不愿打扰它,踮着脚,
高高地掠过草尖而去了。
——万物流向低处的静谧。
一条盘山公路,在上方游动若蛇。
 
我几次打它的身边走过。
草丛蓬松、茂盛,从四周搭围过来,
像是护卫着一团静美的梦。山坡上,
桃花开得正艳,蜜蜂忙于编织甜饴的光线。
 
唔那沉落水洼底部的几颗石子多么闲逸。
我敢打赌,如果将这水洼无限放大,
它们一定是空中的星星,各安其位,
默守亿万斯年的秘密,静静地飞着……
 
草丛中的水洼像一只清亮的猫眼。
什么样的歌声能为其缀上花边?
哪一只手能把它端走,给置放于神明的额头上?
 
 
庭院
 
在村乡庭院一角,
我发现如此幽秘的一窝雨水。
它被古老的瓦缶喂养着,
羞怯如枝叶掩藏的一枚青桃,
娴静又像一个“从未照过人影的泉眼。”
 
——这是六月的黄昏。祈雨的
风再次被乌云瓦解。
我看见一窝星星的梦,掩映在庭院一角。
青草簇拥着它;
瓦缶漆黑,
愈加衬映出它冷暗的清亮。——
 
它来自哪一场雨?由多少滴檐雨组合而成?
多少风流云散才能平复它一度动荡的
身体——慢慢,沉落为这
偏安一隅的静美?
 
此刻。三两声虫吟,东一针,西一线,
为它编织着寂静的花边。
院墙侧身而去。
我站在那儿,像一棵偶然
闯入陌生之域的树,掖紧纷披的
枝叶,不敢走动。
 
 
郊外
 
夏天。郊外比市区更激荡、新鲜,更具活力。
那儿,甚至风筝也想一飞冲天。
甚至花房里的小人儿,
也在练习蹦出体外。
——凡醒来的,都用嫩绿色的嗓音打着招呼。
 
公牛不是来自田野,而是来自配电房,
那儿,十二万伏的电压正把郊外的春色输往城市。
田野解冻,比人心更彻底,
稻草人从去年的秋风中探出焕然一新的头颅。
 
我该说说那些雀鸟了——它们的鸣叫,一直可以
将屋顶抬到天上;返青的
喉咙,啄破缠裹种子的地衣,
那儿,淌出第一首奶油色的黎明之歌。
 
风还是后来的事,尽管它们总是掺杂在
树叶的生长中。公路上,卡车驮着白云飞跑,
静止的是水塘喂养的天空——那儿,
我经年练就的垂钓功夫仅限于不停抛掷时间的诱饵。
 
至于地米菜、野芹、芦蒿、茭白,身处中国广大的
郊外,这些寻常之物就像是我的左邻右舍,
——尽管它们被城里视为珍馐。
夏天,我独自在
这儿享用无边的晨光,羞惭而愉悦。
 
  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伟人故里——“同一首诗吟咏南朗”,本次采风创作活动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诗人叶延滨、丘树宏、梁平、祁人、李犁、周占林、世宾、赵智、张况、李木马、张作梗、祝晓林、刘建芳以及来自港澳的施维和荒林。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