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朋:《诗过雁江》(两首)

作者:杨天朋 | 来源:中诗网 | 2018-05-10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雁江杨天朋诗歌作品。


《字库山》

1
终于来了
我不是诗人
却以诗歌的名义
贴近大雁掠过的清晨
我小心翼翼
像藏在大师身后的背影
我脚步轻轻
深怕腹中倒不出墨水
 惊扰字库山
诗意泼墨的仙境

2
字库不是山
山中有诗文
轻风摇我上云梯
汉服挽我穿玉庭
我同大雁齐飞
我与山花调情
一座山的形象
就是一段多情婉约的
文字  穿越时空
款款而来

3
山上
只有石头  树木  花草  流水
远远不够的
它只是一座山  即使曾经
荒芜流泪  芭茅滴血
它也是让我心疼不止的故乡
谁依偎在它胸口  不知不觉中
下起一场薄薄的雨

4
我不会写诗
我会用生命为你填词
我将救赎我久违的良心
像字库山上的一朵墨莲
文字只是一种名片
随时 请君笑纳

5
顶上风大
头皮发麻 诗歌遇冷
阳光还在偷懒
还是逃吧  尔等草民  别学
高处不胜寒的诗人
纵有十八般武艺
也得为了山前的麦子
愁眉不展

6
下山也不轻盈
真的喝醉了
为字库山的字
为字库山的景
总之  夜色扑上来
一杯烈酒下肚
诗歌还是扭动
人早已不行
次日醒来  头重脚轻
忘记了
为诗歌干杯的神
记住了
为诗歌干杯不喝酒的人

《安岳,一个让人提心吊胆的春天》

安岳是一个穷县,也是一个大县,
它有一百六十万人口编织的童话,
二干七百平方公里土地撑起的蓝天。
它与元帅相邻,它住——蜀相之南。
官由小做到大,普州为何拆州变县?
或许,我慓悍的祖先,生性刚烈,
像满山坚硬的石头,从不服软。
我一出生,就与安岳这片多情的土地,
生生相息,血脉相连。
我纠结于它的贫血,它的变迁,
我丢失很久的家啊,十年未还!
我迷失于粮食与精神残酷的交战,
怀疑于民生与扶贫,谁担道义与攻坚?
相传安岳遍地都是黄金,石头会开花,
菩萨会显灵,“东方维纳斯”美上了天。
神佑好人,一生平安。殊不知,
人只得靠自已,北门口常游的鲤鱼,
自然死的多活的少。纵使柠檬花开似海,
钢筋水泥热闹捅硬天,房价疯长如野草,
物价乘火箭飞天。一个婴儿的孕育过程,
也是挖掘机在土地的伤口上撒盐。
恰是我苍凉的母亲,躺在黑暗的墓地,
一声一声——喊疼!正如我,
一个土生土长的安岳人,貌似不可一世,
风光无限。然而,浮华落地,一地鸡毛。
打开安岳现实明镜似的窗口,殊不知,
还有多少安岳人,风餐露宿,流浪在他乡
艰辛的打工路上。这是为什么?
我又爱又恨的安岳啊,你是一轮让人心酸
牵挂的明月,一个让人提心吊胆的春天!
  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雁江,来自全国著名诗人叶延滨、傅天琳、张新泉、龚学敏、周庆荣、祁人、陆健、牛放、谢克强、杨泥、李自国、柏常青、周占林、龚璇、程立龙、张宏、李永才、阿诺阿布、曹树莹、吴海歌、王老莽、金铃子、刘燕、王妍丁、张若离、爱斐儿、陈亚美、马文秀和本地作家诗人一起深入基层,采风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