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树莹:《雁江行》〔三首〕

作者:曹树莹 | 来源:中诗网 | 2018-05-09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雁江曹树莹诗歌作品。



临江寺边的一垅蚕豆地
 
在这最后的春天 我看见青青的蚕豆
互相簇拥着 在它从小就依靠的枝叶间
默默地被风吹拂 被阳光照耀
 
它们看到过太多的同类 被捣碎
但要保持身躯的主要骨骼 除去尖锐的部分
只有圆润的东西才有利于入口
 
而对付青涩人类有的是智慧
可以让你在盐水里泡 还不投降
再加上红辣椒 闷在缸里 再反复地捣
 
成熟一定是经历过变形或者磨难的
标准就是所有的味道统一成一种味道
奇怪的是所有的僧人都从这里搬走了
 
而我是个俗人 我带走一盒豆瓣
是要带走我的过去 这块蚕豆地只是我的童年
用一万吨水冲淡自己  这是我余生的愿望
2018/5/5明天立夏
 
 
白鹭飞过字库塔
 
字库塔外 云白草绿
一行白鹭在我们面前如一道闪电
 
上过青天的鸟 饮过杜甫的诗句
一边飞行 一边观察着我们这些登塔的人
 
必须诚实地说 我们不曾在塔里烧纸 焚字
我们的纸已经很沉 早没力气搬到这里烧掉了
 
我们这些自以为深爱文字的人
对于珍珠与垃圾失去了应有的判断力
 
我们愧对无数的先贤 谁不是
看云的脸色 语言穿上防寒的衣裳
 
白鹭飞过字库塔 构成一个高高的坐标
即使将来满头白发 也要回首这个地方
 
注:字库塔,四川叫"字库"或"惜字宫",其他地区亦有叫"敬字亭"、"惜字塔"、"焚字炉"等的,它是古人专门用来焚烧字纸的建筑。据史料记载,字库塔始建于宋代,到元明清时已经相当普及了。
2018/5/7
 
资阳人头盖骨化石
 
三万五千年之后 才知道泥土敌不过头颅
肠子可以腐烂 骨头也可以成为泥土
唯有头颅 时间将它掏空了 却依然故我
 
眼珠子没有了 眼眶还在 还能注视
你的子孙们像江河一样流淌和泛滥
现在该有了自己的田舍 自由和祖国
 
你现在再不能走到阳光之下了
炫目的光芒容易煽动眼睛对眼睛的背叛
白的光芒与黑的颜色同样使眼睛空无一物
 
还能看到什么呢 还想看到什么呢
我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自己的头颅  这一碰
就碎的脑壳 比起老祖母…就差得太远了
2018/5/8
注:资阳人头盖骨经考证,系女性头盖骨。
 
  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雁江,来自全国著名诗人叶延滨、傅天琳、张新泉、龚学敏、周庆荣、祁人、陆健、牛放、谢克强、杨泥、李自国、柏常青、周占林、龚璇、程立龙、张宏、李永才、阿诺阿布、曹树莹、吴海歌、王老莽、金铃子、刘燕、王妍丁、张若离、爱斐儿、陈亚美、马文秀和本地作家诗人一起深入基层,采风创作。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河山组诗

    曹谁,诗人、作家、编剧。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现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
  • 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

    李犁:父母起的名字是李玉生。辽宁人。上世纪八十年开始写作诗歌和评论。2008年
  • 杨廷成:青稞与酒的歌谣

    杨廷成,青海省平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出版个人文
  •   荣斌组诗:《在人间

    荣斌:本名韦荣兵,壮族诗人、编剧、影视出品人。1970年代出生,祖籍广西来宾市凤凰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