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甲记(组诗)

作者:彭志强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27 | 阅读: 次    

  导读:彭志强,四川南充人,现居成都,供职于《成都商报》。当代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杜甫研究专家,《诗歌集结号》创始人兼吹号手,著有杜甫踪迹史诗歌传记《秋风破》,唐末五代宫廷乐舞诗歌札记《二十四伎乐》,成都文博地理诗歌三部曲《金沙物语》《草堂物语》《武侯物语》,以及散文集《蜀地唐音》。曾凭借诗集《秋风破》荣获《诗刊》第三届“李杜诗歌奖”新锐奖。




 
《黄甲广场》
 
 
起风了。从牧马山赶来的秋风
是一头头肉眼看不见的麻羊
 
这样的秋风有皮,黄褐色
这样的秋风有斑,镶嵌着黑色的夜
 
因为早熟
没有膻味
 
白天,广场上的天空
空出的地方叫做黄甲
 
夜晚,慕名而来的人
不论男女,都是饿狼
 
即使不是春天
小镇点亮的灯,也会泛绿
 
站在高处的麻羊说:岷江,府河
是狼吞虎咽之后给黄甲伸出的两只援手
 
 
 
《黄甲麻羊》
 
 
麻羊也要及第
才是黄甲进士
 
秋风是最后一次殿试
枯草是最后一道圣旨
 
过关的银杏叶全身镀金
走进餐桌的麻羊最神气
 
幸存,只是油锅
熬夜时打了个盹
 
羊肉烂在人的肚子里
封为进士,实为进食
 
对于醒着的麻羊而言,牧马山不牧马
就是一座神秘作废的冷宫
 
而冬至是一场持久的冷战
披上雪衣的麻羊都将改名:寂寞
 
要到枝头摇出春天,诗歌重新回暖
麻羊们的冷宫才升级为辽阔的春宫
 
 
 
《八角水寨》
 
 
没有失败的田野
也无装怪的山石
 
梅花落得缓慢
黄甲渐渐变绿
 
这里的水,安静下来
就全身心饲养:鱼、想象和鹰的飞翔
 
麻羊自在,不用抱团取暖
因为水长出了与羊角相似的棱角
 
在八角水寨,寒风、大雪都钻不进
这些八面玲珑的棱角
 
 
 
《牧马山》
 
 
曾经的马
现在是学会奔跑的房
 
飞鸟不懂
马的迁徙,山与水的夜夜激情
 
因为岷江和府河走远了
没有告知双流乳名的真相
 
水泥、砖石和钢筋憋着一股劲儿
把梦做大,其实并无敌意
 
崛起的麻羊从不多言多语
牧马山是否改成牧羊山,要人定
 
如同火锅供养的不眠小镇
黄甲的暮色暖了七倍,皆是用于超度麻羊
 
不过,飞机从双流国际机场降落一次
黄甲的麻羊也会紧张一次
 
咩咩咩的声音从牧马山传出口谕
转世为马,给山正名
 
马对它说过,天上的马车
安全性最高
 
我把经书翻到羊这一章
内心搅成一团乱麻,像似麻羊在肠里挣扎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叶延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秘书长、《诗歌地理》总编辑祁人,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龚学敏,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张新泉,《中国诗歌》执行主编谢克强,中诗网主编周占林,《星星》诗刊副主编李自国,《草堂》诗刊执行主编熊焱,《绿风》诗刊主编曲近,《大河诗刊》主编高旭旺,《深圳诗刊》主编李犁,《诗林》副主编安海茵,《上海诗人》副主编孙思,《大诗歌》副主编程立龙,《重庆诗人》副主编金铃子,《禾中诗刊》主编柏常青,《中国诗人》主编唐成茂,无锡城市学院教授王学芯以及成都本地的徐文中、刘福宇、刘小芳、胡娜、吴德彦等30多位著名诗人、刊物主编走进黄甲。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