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况:《与太仓有关》

作者:张况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27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太仓】 张况作品。张况,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中国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之一,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市政协委员。已出版诗集《大秦帝国史诗》《大汉帝国史诗》《三国史诗》《大隋帝国史诗》、长篇小说《南越王赵佗》《雅土》《小镇上的鼓手》等文学著作25部,主编诗文选23部,代表作有100000行21卷《中华史诗》,与陆健、程维、雁西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张况12.jpg 

太仓是天下最大的粮仓
太仓里装着一个殷实的江南
太仓嘴角流油的富庶
是田园牧歌最好的归宿
朝野的希望,如水墨悬一帘烟雨
窗外绝伦的笔画,信手以一池春水
浸润郑和浩浩荡荡的阵势布局
那些从刘家港起锚的海船
沿着季风难驯的尾部,以七次巨大的决心
驶向朝代浩渺无边的深蓝
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合拍的狂欢
按捺不住爪哇、苏门答腊和彭亨兴奋的神经
真腊、暹罗、榜葛剌和阿丹手舞足蹈
与天方、左发尔、忽鲁谟斯联袂
以海鸥的矫健身影,跌宕
海上丝路蓝色的壮阔心跳
出海是一种藐视艰辛的心理冒险
没有船长的领航与掌舵,再多的船
也只能是不堪颠簸的败叶,免不了望洋兴叹
我真不敢想象,倘使三宝太监裆下
当年依旧完好保留年少时的弹丸激情
凭他颠荡而挺拔的一脸男人味
在那个鹰视狼顾的疯狂年代
他究竟还会做出怎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那实在是一个不好预测的未知数
 
锦绣江南金太仓,绝非信口开河的虚誉
在古代,这里就是臌胀的钱袋子
花不完的银子,锃亮得像习以为常的雪
飘一宿,就能覆盖人间高高低低的恩怨
而那些会飞的民谣,在雪地上打滚
也能沾上一身白花花的豪气
 
太仓地缘真好,人缘就更是众口皆碑了
自从郑和走后,江岸的暖风,就再无半丝门户之见
她轻轻一吹,就能消弭江湖与庙堂之间的裂缝
看吧,三五只白鹭,拍打着悠闲的翅膀
它们乐于在现代农业园围蔽的水草间
觅食往事,看一群好玩的诗人
大声讨论农业与诗歌的逻辑关系
轻松导出园内热带植被结构松散的辈分
 
菱角乃是江南采不完的湖底心事
把它们放到阳光下晾晒,恰如你我今日的偶遇
注定要掰开彼此严丝合缝的心事,顺便亮出
生活的底牌。卖土特产的江南女子
将笑声拽在手心,稍一使劲
就能将远年的爱,拧出一箩筐水一般的故事
 
沙溪古镇的两排商铺
是龚璇八字胡上如假包换的两撇籍贯
三家市缩编为村,那是古人无心插柳的智慧
村口八百岁的银杏颤巍巍站出来指证
龚璇儿时的玩伴,至今仍在廊桥上嬉戏打闹
而他那两片风风火火的屁股,却已经从
发改委主任的位置上,悠然转岗为
压力顿消的文联主席座次
如今的龚璇,吟诗作对乃是主业
我吃惊地发现,这位爱喝酒的诗人
眼睛里时刻放射着五十三度以上的光芒
程维悄悄告诉我,太仓酒旗上摇摇晃晃的醉意
此刻,正飘荡着四公子酒繁体的酱香
 
拱桥的拐角处藏着更得体的风景
一位盲汉竖起耳朵,仔细谛听烟桥下低调的桨声
他左手灵巧的十指,娴熟的按压出二胡咿呀的曲调
在江南诗歌馆与政协丘主席品茶
我看见紫砂壶中浮浮沉沉的青翠
瞬间幻化成太仓绿意盎然的春色
 
历史打着饱嗝,听太仓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叹息
郑和老去的影子,伸手推开了临河的一扇窗
我看见,一幅美得令人窒息的江南烟雨图
瞬间刷新了我的太仓印象 
 
 
2017年9月27日深夜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雁西:《金太仓》(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